橘子小说网 > 我在三国有套房 > 第81章 县尉!整顿军纪!
    “公子,县尊大人派人送来了文书。”此时屋外,赵琳惊慌喊道。

    屋内,莫枫眉头一挑,缓缓放下一块马蹄金,拉开房门接过一纸文书,旋即再度关门。

    折开一看,莫枫双目不由一凝,嘴角微颤喃道:“竟然让我担任县尉?有点意思。”

    ......

    日过晌午,约莫两点左右。

    莫府外,已经有一家率先赶来。而院落内,好多个宽敞的房间都被腾了出来。

    此时,王氏、赵琳二女按照莫枫的指示,招呼送粮的家仆将一袋袋粮食运往各个房间。而那一间间房间铺了一层木板,也是用来隔绝潮湿。

    “都小心点!”赵琳招呼着众家仆道。

    此时,一个年近四十的男子搓着手掌,面带谄笑走来,接着弱弱开口道:“不知上仙可曾休憩好呢?粮食已经运来了,至于仙丹....”

    “莫急,等粮食全部入府,我这边就帮你取来。”赵琳没有寻常府邸丫鬟的卑躬屈膝,只感觉给莫枫当丫鬟气势都足上一截。

    “好的,”男子连忙笑着点头,接着催促众家仆道:“手脚都麻利点。”

    半晌,莫枫厢房外。

    “公子,陈家粮食已经清点入府,那个仙丹...”赵琳门外开口道,他可是记得莫枫说过,任何人不可擅自进入他的房间,入夜后甚至不可靠近他的房间,否则杖毙!

    咯吱,房门打开。

    莫枫从袖口取出一物递了过去,接着开口道:“这个你交给他,另外,我要出去一趟,稍后那些世家寻药,就说我尚未苏醒,等晚点会派人将仙丹送与他们府上。”

    说完,赵琳本能想要开口询问,不过还是咽了回去,接过药包福礼退去。

    看着蓝天白云,莫枫嘴角勾起弧度,接着怔怔喃道:“既然让我执掌军权,那就先还武安一个太平再说。”

    ......

    半晌,城中军营外。

    莫枫看着面前半掩半开的木门,接着放眼望去,军营内,除了三两个走动的县兵外,竟然看不到一个训练士兵的身影。至于各种军用物资也是摆放凌乱。

    看着这一幕,莫枫双目微寒,兵乃国家利刃,就算县兵也担有百里安危的职责,可眼前这一幕,却让莫枫脸色彻底沉下。

    一脚踹开木门,莫枫龙行虎步入内,不管几个士卒诧异的眼神,其径直走向校场中央,抓过木锤对着那破旧的大鼓就是一阵猛锤。

    一时间,激昂的鼓声响彻整个军营内外,声音延绵不绝。

    “这谁啊,大白天的敲什么鼓。”

    “他娘的,去看看是何人敲鼓?”一个体型壮硕的大汉放下手中玩物,气愤的喝道。

    其手下当即退去,不过十数息,那手下又是跑了回来,急喊道:“老大,是一个青年,穿着锦衣华服,看样子来头不小。”

    “锦衣华服?”王坦凶眉微皱,接着嗡声道:“走,随我去看看。”

    说完,王坦大步在前,身后二十多个小弟也是跟在身后。

    校场中,随着莫枫的鼓声响起,稀稀拉拉的也有几十人晃悠而来。

    此时,王坦凶着浓眉,抬头看着点将台上的莫枫,不客气道:“小子,你是哪家的人?当初可是说好的,军营的事我说的算。”

    莫枫冷眼扫去,接着冷叱道:“你?你算个什么东西?”

    语出,王坦先是一愣,接着怒了,他自认就很猖狂了,可此人竟然比他还猖狂?

    他原乃山贼,招安入城后,就算那些世家中人,和他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河水,甚至说见面都要礼让三分。

    顿时,王坦凶着双目,瞪着莫枫道:“小子,你莫非没有听过吾名呼?说出吾名,定吓汝一跳。”

    莫枫脸色依旧冷漠,不过此时他脚下生风,一步步向王坦接近着。

    后者见状,不知为何,只感觉心中莫名压抑,只感觉迎面而来的是一尊巨人。

    而此时,在王坦的瞳孔内,一个沙包般大小的拳头带着劲风袭来。不过他毕竟是山贼出身,当即双臂拦在胸前,接着,接着他只感觉一阵巨力涌入他的体内,身体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吸~,”周遭六七十个士卒此时瞪大着双目,齐齐倒吸口凉气,他们,他们将军飞了?而且还是躺在地上摩擦着飞的。

    莫枫漠然看了眼王坦飞出去的方向,接着冷眼扫视场中众人,旋即叱喝道:“我名莫枫,从即刻起,担任本县县尉,若再有滋扰生事者,仗责三十,赶出军营。”

    莫枫声音势若奔雷,顿时吓得场内众士卒一阵哆嗦。

    “门下贼曹,门下议曹何在?”莫枫转身回到高台上,高喝道。

    “大,大人,属下门下议曹徐祁,刚才大人您打飞的那个就是贼,贼曹王坦。”徐祁见莫枫喊道自己,连忙出列拱手道。

    “从此刻起,他只是县兵。”莫枫声音沉冷,接着转言道:“去把军营在籍人的名册取来。”

    “额,属下这就去,这就去。”徐祁面露迟疑,接着快步远去。

    少顷,徐祁擦了擦额头细汗,同样送上来两扎竹简,同时道:“大人,这是本县所有县兵的在籍名单,一共二百一十三人,您请过目!”

    闻言,莫枫眉头一冷,抓过竹简扫视两眼,接着看向台下,沉声怒喝道:“在籍两百多人?为何场中只有六七十?其他人都在何处?”

    “这个,大人,有些人回家探亲,有些人去...”

    “别给我解释。一刻钟之内,凡是没有赶到校场的,一律逐出军营。”莫枫冷声一喝,神情充斥着厉色,没有丝毫玩笑意味。

    时间点点流失,一些士卒也是快溜回营帐,呼唤一些睡觉闲聊的人。

    片刻,莫枫看着不远处台下无精打采东倒西歪的一百多号人,双目瞬间微凝,接着平地惊雷般叱喝道:“我不管也不想知道你们之前怎么样。可从即刻起,全营再有荒延怠慢者,军容不整者,嬉皮笑脸者,滋扰生事者,藐视军法者,皆罚三十军棍,且全营一天不准吃饭。”

    众士卒闻言,瞬间一愣,接着哀嚎漫天,纷纷叫苦连连。

    “给我闭嘴,再有窃窃私语者,全营今晚就别吃饭了。”莫枫冷声叱喝,继而铿锵有力道:“另外,从即日起,违反军纪者、阳奉阴违者、欺压百姓者、私受贿赂者、颠倒黑白者,一律仗责八十,赶出军营,绝不姑息。”

    这回,众士卒不敢喧闹,各个静若寒蝉。不光光还是因为莫枫铿锵有力的声音,更多的是莫枫身上弥漫出一股气息,一股威压。让他们内心深处不敢有丝毫忤逆。

    甚至说,他们脸上的嬉笑都因为这股气势而转化成压抑,歪七扭八的腰杆子也都挺的笔直,虽不标准,可却有两分模样。

    台上,莫枫看着这群虾兵蟹将,心中却清楚,虽然自己说几句他们能装个样子,可能保持多久就难说了。

    接着,莫枫脸色依旧冷冽,不过话音却缓和许多,开口道:“有奖便有罚,本县尉奖罚分明。从即日起,除早晚两餐外,晌午额外再加一餐。除此之外,在你们原有的俸禄上,本县尉再加一倍俸禄。表现优异者,加两倍三倍,乃至十倍。”

    “三餐?十倍?”众士卒愣住了,呼吸都有些急促了,以至于他们看莫枫的神情都变了。此时他们脑海只有一个念头,表现优异!

    “记住,本县尉能吃肉,绝不让你们喝汤。但前提是,所有事情按照我的规矩来,违者会很难看。”莫枫语气抑扬,继而转眼道:“徐祁,将在场所有士卒录入新的名册,其他我不管什么原因未到者,一律开除军籍。”

    “录好后给你们一刻钟时间,回去整理各自衣着、兵器。如再有衣冠不整者,罚!三次以上者,就不用来了。当然,现在想离开的我绝不阻拦,但凡留下的就给我遵守规矩,别逼我动武。”

    ps:日常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