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天才命师 > 076 我看谁敢
    种植基地只有3o亩,但是材料上所写的却是6o亩。

    估计王德林事先也是做过调查,所以直接带了测量人员过来了。

    如果当场被测出面积作假,立即会有一批人惹上麻烦。

    秦祥林来不及多想,立即掏出手机快步走开,在距离王德林一段距离的地方,拨通了李森炎的电话。

    “李哥,王德林带人的种植基地要测量面积!”秦祥林非常简洁的说道。

    李森炎听了也是吃了一惊,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略作思考之后,平静的对着秦祥林说道:“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必须拖住他们,我马上过来!”

    秦祥林挂断了电话,快步的向着基地跑了过去,冲着一个测量人员就是大吼道:

    “狗日的,测量就测量,你他妈为什么偷老子的玛卡?”

    秦祥林吼完已经冲到了那人面前,也不等他解释,抡圆就是一拳打在了那个测量人的脸上。

    其他的测量人员见到秦祥林竟然动手打人,都是被吓了一跳。

    秦祥林一拳打翻了一个测量人员,然后弯腰下去,随手抓起地上的一把玛卡塞进了测量人员的口袋里,然后才从地上捡起来了一块石头,向着不远处的测量人员砸了过去。

    “你们这些杂种,竟然跑我这偷东西!找死么?滚出去,都给老子滚出去!”

    秦祥林大吼道。负责带头测量的张哥和李哥见得此番情形,先是吃了一惊,随后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中年张哥,用手指着秦祥林冷冷说道:“我们是按照要求进行测量,一切都是有依据,你敢阻碍我们进行测量?

    你知道什么后果吗?”

    秦祥林将那一名被他打倒在地上还没有爬出来的测量人员腿拖住,直接拖到中年张哥和李哥的面前,然后怒声说道:“你们按要求测量,我自然不敢阻拦,但你们的人偷我地里的玛卡,这事怎么算?”

    “胡说八道!”中年李哥怒声骂道,“我们的人怎么可能偷你的玛卡?年轻人,说话要负责任!”

    “哼!”秦祥林冷哼一声,“老子可是亲眼看见的!”

    秦祥林说话之间,就从那人的口袋中抓出来了一把玛卡,直接将手伸到中年张哥和李哥的面前,大声吼道:“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难道不是从我这里偷的吗?”

    动手的时候秦祥林是背对着他们的,装玛卡的速度极快,这些人只看见秦祥林弯了一下腰,并不知道他干了什么。

    张哥和李哥面色变得铁青,但却有口难辩。

    秦祥林见状大吼道:“你们要测量,我绝不阻拦,但,要是趁机偷我的玛卡,老子可不答应!”

    “呵呵……”王德林在一旁笑着,“秦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玛卡不是你放进去的吗?”

    秦祥林愣了一下,但随即也笑了,“王哥,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吗?你们对老百姓说的话可要负责任哦!”

    秦祥林也不不知道王德林是真看见了,还是猜测的,反正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秦祥林就来个死不认账。

    王德林淡淡的说着,“我们问问当事人就一清二楚了!”

    “对!当事人就这里,他有没有偷玛卡,一问便知!”中年张哥怒声说道。

    秦祥林却也不敢示弱,“你们见过贼主动承认自己偷了东西吗?”

    “一派胡言!”中年李哥怒声吼道:“我看你是故意捣乱的!”

    “我捣乱?哈哈……”秦祥林哈哈大笑着:“我在自己的种植基地捣乱,这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中年李哥被秦祥林呛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愤怒的看着秦祥林半响说不出来话。

    “你是在给我们捣乱,不让我们测量你的基地!”王德林在一旁冷声说道。说完,他就用眼神示意其他的测量人员,继续测量。

    这些人看见了王德林的眼神,立即就要散开进行测量。

    “我看谁敢!”秦祥林握紧了拳头,“来我的基地偷我的东西,什么说法都不给一个吗?”

    “要什么说法?测量完了自然会给你说法!”王德林脸上依旧带着笑。

    秦祥林却是一把从地上拿起来了一把十字镐,“想这样不明不白的欺负我,门都没有!哪个再敢往里面走,老子跟他拼命!”

    秦祥林目光充血,整个人像是一头饿狼,随时都有可能拼命。

    这些测量人员平时走到哪里都是爷,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全部都被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

    “呵呵……”王德林还是笑着,对着周围的测量人员说道:“去啊,干活啊,他要死敢动你们一根毫毛,有李哥和张哥在这里,你们以为他会好过吗?”

    测量人员中一个胆子较大,又知道王德林背景的人,冷哼了一声:“老子是正大光明的测量,你这无赖能咋地?”

    秦祥林拖着十字镐,直接铺天盖地的向着那个家伙砍了下去。

    秦祥林竟然真的动手了,在场的人无不变色,就算是王德林也吓心跳加速,面色发白。

    那可是十字镐,这么砍下去,人必死无疑。

    “噗嗤!”十字镐直接砍入地下,却没有砍中那人。

    但,那人已经吓得双腿发抖,站都站不稳,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没有人知道,刚刚的十字镐飞下去时,距离他的脸只有一粒米的距离,只要稍微偏上那么一点点,他就没命了。

    在场的众人皆为要死人了,全都被吓的面无血色,此刻见得并没有砍中人,这才如释重负一般。

    “哪一个还想试试?不妨在往里面走一步!”秦祥林怒声吼道。

    在场的测量人员一个个就如同石像一般,丝毫不敢动。

    所有人都被秦祥林的气势给镇住了,包括王德林在内。

    这个时候,王德林的脑海中所想的是那一晚,姐姐说秦祥林一句话:“是个狠人!”

    不远处传来了汽车的鸣笛声,一辆普拉多风驰电擎一般开了过来。

    中年张哥和中年李哥看见这一辆车,脸色微微一变,不由得对望了一眼。

    汽车带着一路的扬尘停在了众人的面前,下车的人是李森炎。

    中年李哥和张哥两人见得下来是李森炎,脸色缓和了一些,赶紧笑盈盈的过来打招呼。

    李森炎下车就对着中年李哥和中年张哥说道:“李哥,张哥,我爸让你们现在就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李张二人一听,立即说道:“好,我们马上出发!”说话之间,两人已经快步走上了车。

    作为沧阳的头一把交椅,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让坐在交椅之下的人立即赶到他的面前,而且不需要任何理由。

    这就是头一把交椅的威严,也是人人想做头一把交椅的原因。

    这两人一走,就只剩下了王德林孤零零站在那里了,王德林的脸上还是笑盈盈的,“李哥,您怎么也到了这里来了?还真是巧了!”

    李森炎也笑着说道,“我秦兄弟的六十亩玛卡基地今日完成交易,我过来指导指导!”

    王德林只是陪着笑,李森炎微笑之间,目光却看准了测量队的人,问道:“王兄弟,你怎么把测量队的人也带来了?这是有什么大事吗?”

    “没有,我听说有人说这面积不太够,所以顺路过来看看!”王德林还是在笑,就像是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哦?”李森炎笑了笑,对着一个年纪稍长的测量人员说道:“孙测量员,我秦兄弟这六十亩的种植基地面积够了吗?”

    姓孙的测量人员,脸上尴尬的笑着,目光看向了王德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