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天才命师 > 040 冯六指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祥林听了心如刀割,知道大马棒说的话并非是空口说白话,他们说得出也做得出。

    “嫂子,你别怕,还有我呢!”秦祥林小声安慰道。

    杜振霞又一次扑入秦祥林的怀中,“我的命为什么会这么苦……”

    秦祥林只是紧紧的抱着杜振霞,只有小声说道:“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突然,杜振霞一把将秦祥林推开,“祥林,你走,你快走吧!我不能连累你!我不能连累你……”

    秦祥林使劲的摇着头,咬着牙说道:“嫂子,你相信我!你不要怕!”

    秦祥林掏出了手机,找到冯老头的电话,然后拨通了。

    “秦老弟,你好啊!”冯老头非常亲切,已经不叫秦祥林秦先生,转而称呼一声秦老弟。

    “冯老,江相派的势力在沧阳如何?我想动几个人有没有问题?”秦祥林语气冰冷的说道。

    “哈哈……这样吧,我让杜莎过来接你,咱们好好聊聊!”

    秦祥林挂断了电话,又拨通了胖子的电话,让胖子过来将嫂子杜振霞母女带到了他家先躲起来。

    半个小时候后,妖艳的少妇杜莎开着一辆红色凯迪拉克出现在了秦祥林的面前。

    她看见秦祥林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是哪一位敢动手打你啊?”

    秦祥林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看着车里的一盒烟,问道:“介意让我抽一支吗?”

    “你随便!”杜莎的回答了一句。

    秦祥林就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将烟雾吐了出来。

    杜莎拿眼睛瞟了瞟秦祥林,“你抽烟的样子挺有男人味的!”

    汽车又来到了那一栋像是宫殿一般的豪宅里面,冯老头已经开好了一瓶好酒,等着秦祥林。

    “秦老弟,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冯老头递给秦祥林一杯红酒,笑呵呵的问道。

    “被一条疯狗抓伤了!”秦祥林喝了一口酒,淡淡的笑着。

    “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有什么事你就招呼一声,不必自己动手!”冯老头说道。

    秦祥林点了点头,问道:“动一个叫王琦的人,你们江相派做不做得到?”

    冯老头笑着喝了一口红酒,悠然说道:“秦兄弟,在江相派我冯六指的名号,你如果之前听过,就不会问这个问题!”

    冯老头说完,看了杜莎一眼,杜莎就走了出去,等秦祥林喝完一杯酒的时候,杜莎已经回来了。她递给了冯六指一个文件夹。

    “王琦,35岁,豪华kTV的老板,父亲王丛林以前是一个文书,母亲无正常职业,独子,手下又二十多个兄弟,其中当过兵的大马棒是他左膀右臂……”

    冯六指合上了文件夹,点燃了一支雪茄,“对付一个身价几百万,并没有太硬后台的人,江相派还是做得到的!”

    秦祥林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好!做成这件事,我也就不再叫你冯先生,而改口叫一声六哥不知道,可不可以?”

    冯六指叼着雪茄,会心的笑了笑,“秦老弟,江相派能得老弟加入,那是如虎添翼,要不了多久就能够重振威名!”

    秦祥林闻言,却是摇了摇头:“六哥,我只与你合作,江相派的事一律参与!”

    冯六指顿了顿,“兄弟,你相信我,江相派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诈骗团伙!”

    “那我也不感兴趣!”秦祥林的态度非常的坚决。

    喝完了一杯红酒,冯六指在一张纸上画出来了一个八卦的标志,但仔细看,却又不是八卦,而是两条鱼。

    有两条鱼组成了一个圆形,一红一黑,一眼看上去和八卦非常像,但是仔细看曲线完全不对。

    “你是江相派的人,本不能参加,但我却想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江相派!”冯六指说完,将纸递给了杜莎,然后说了一个时间:今晚八点,老地方。

    秦祥林只是听着,也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到了七点的时候,冯六指带着秦祥林一辆黑色的本田商务汽车。

    “你就在车里,不要出来,也就不算违背了咱们江相派的规矩!”出发前,冯六指向着秦祥林交代道。

    秦祥林只是安静的听着,却不多问。

    汽车开进了一个大型的地下停车场,停车场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辆车。

    冯六指闭着眼睛,一句话不说,秦祥林盯着四周看。

    宽阔的停车场没有一辆车,就像是空荡荡的一座城里面没有一个人。

    约莫到了七点四十左右,6续有车开进停车场,但是只是停好车却没有人下车。

    66续续的一直有车开进了,等到了七点五十的时候,停车场里面已经停下了四十多年车。

    冯六指突然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对着杜莎点了点头。杜莎下了车,给冯六指开了门。

    紧接着就听见了一阵开门的声音,秦祥林躲在车内看着外面的情况忍不住被吓了一跳。

    此刻,车窗外面已经汇集了至少五六十人,而这些人有男有女,有年长的也有年少的。

    他们看见了冯六指,都齐声叫了一句:“祖爷!”

    冯六指只是微微点头,然后开始说话。

    秦祥林看得呆了,想不到冯六指在沧阳竟然布置了如此深厚的一张网,同时也是一阵后怕:那天晚上,秦祥林在江林的家中那可是狠狠的得罪了冯六指,如果冯六指着急这些人对秦祥林展开报复……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同时,秦祥林也开始相信冯六指所说的,江相派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诈骗团伙。

    只是五分钟后,车门被打开,冯六指坐了进来,杜莎启动了汽车,车子离开了地下停车场。

    “王琦只得算得上一条小鱼,本不必如此兴师动众,不过为了让秦老弟能够多了解了解我们江相派,我觉得值得!”冯六指抽着雪茄,“抽掉王琦还有手下的大马棒,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好!这种小鱼不值得大动干戈!”

    “多谢六哥了!”秦祥林虽然不知道冯六指的计划,但已经很清楚,从此以后再不必担心王琦和大马棒这个祸害了。

    “秦老弟跟我客气,那就见外了!”冯六指深吸了一口烟,接着说道:“秦老弟,你的另外一个对头刘纪元,最近吞并了大华公司,实力似乎挺不错的!”

    秦祥林听着冯六指这么说,知道还有下文,只是点了点头,“六哥你的意思是?”

    “哈哈……”冯六指爽朗一笑,“刘氏集团加上大华公司的资产就成了一条肥鱼,我们江相派别的不会,钓鱼却是擅长,看见了肥鱼,自然是不能错过的!”

    秦祥林知道江相派又要开始设局了,而从冯六指这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基本可以判断,他们已经有了计划。想到江相派做的是设局害人的勾当,便觉得可耻可恨,但一想起是对付刘纪元这种人,就又觉得是印证了那一句老话:“恶人自有恶人治!”

    经过一番权衡,秦祥林还是默认了冯六指的做法。作为合作伙伴,冯六指将这件事告诉秦祥林,一定是有目的。

    “六哥,若有什么需要兄弟出力的,尽管说一声,只要我能做到!”秦祥林说道。

    “好!很好!兄弟果然是个爽快人!”冯六指将一只胳膊搭在了秦祥林的肩膀上,“江相派中都是聪明人,但缺少有老弟这般本事的人,所以,我们每次出手,那得做局做扣,把没有的事做成真事……这么做实在太费时费力,如果有老弟能够帮忙算准生辰八字,那事情就容易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