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天才命师 > 034 老骗子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是江青鱼。

    江青鱼虽然是个清纯的少女,但却是非常有正义感的。

    江青鱼叫住了秦祥林,然后不解的对着父亲说道:“就让秦祥林看一看妈妈的生辰八字又能如何?他要是没办法,咱们也不损失什么,如果他有办法,那岂不是天大的好事?我可不管其他的什么,我希望妈妈好起来!”

    江青鱼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她的父亲却没有说话。

    秦祥林被江青鱼叫住了,站着没有动,陈秀雅看了看情况,一把拉着秦祥林就走,“小林子,人家不需要,咱们没有必要送上门去!”

    秦祥林点了点头,跟着陈秀雅大步往外面走。

    此刻,最心痛的人莫过于是江青云,他今天安排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陈秀雅,但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这是一次非常失败的邀请。

    “等一下!”就在秦祥林三人走到了二楼楼梯口的时候,江青鱼的父亲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那就看一下吧!”然后,他一脸惭愧的对着冯老头说道:“冯大师,就让他试一试吧!”

    冯老头却只是冷哼一声,表情非常不高兴,脸上怒意浓重。

    江青鱼找来了记录母亲生日的纸张,然后特意给外婆打了电话确认母亲的出生日期。

    秦祥林得到了准确出生日期,快速的在一张白纸上排出来了生辰八字。

    “果然!”秦祥林愤怒的看了一眼冯老头,然后对着江青鱼说道:“你的母亲就是水命之人,她在家里所有的状况都跟红马的玄关有关!”

    冯老头冷哼一声,“如此胡说一通,哪一个不会!”

    秦祥林不去理会冯老头,将目光看向了江青鱼的模样,说道:“你们结婚的那一年属猴,你的爱人25岁!”

    江青鱼的父亲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却不说话。

    “这个又不是什么机密,随随便便就可以打听出来!”冯老头在一旁冷嘲热讽的说着。

    秦祥林看了一眼冯老头,将目光停在江青鱼父亲的身上,淡淡的说道:“你们本有三个小孩……”

    “没有!我只有两个小孩!”

    江青鱼的父亲立即打断了秦祥林。

    一旁的冯老头则是一副报仇雪恨的痛快模样,他大声指着秦祥林骂道:“看吧,骗子!十足就是一个骗子!这下都看到了吧!”

    他此刻已经全然没有了高人的模样。

    陈秀雅和张淑芳也是皱了皱眉,彼此对望了一眼,心中都道:“难道,小林子真的看错了?”

    江青鱼也对着秦祥林摇头,然后小声说了一句:“从小到大,就只有哥哥我们两个!”

    秦祥林却非常沉稳,很平静的说道:“听我说完!我这么说,自然是有道理的!”秦祥林看着江青鱼的父亲,“有些事,我是否要单独跟你说?江先生!”

    “没有必要!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家人的事!你不必在这里故作高深!”江先生冷冷说道,从他的语气可以听得出来,他对秦祥林的态度并不和善。

    “嗯!”秦祥林点了点头,“你们有三个孩子!这一点是你太太八字上显示的!但是……”

    秦祥林说到了这里就停住了。

    “编啊,你接着编啊!我看你能编出个什么狗屁来!”冯老头嘲讽道。

    江先生却已经面色铁青,那模样就跟遇见骗子一模一样。

    “但是,有一个孩子没能够出世!那是你们的第一个孩子,他没能够顺利出生!”秦祥林缓缓的说道。

    这一句话一出,江青云兄妹,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是一脸迷茫,但江先生面色毫无变化。

    “哈哈……”冯老头突然发出了一声猖狂的大笑声,“这种烂理由也只有你编的出……!”

    冯老头的一个“来”字,还没有说出来就听见江先生的声音了,“不错!”

    只是两个字,却像是一颗手雷炸响了一般。这两个字惊得江青云兄妹,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也让陈秀雅和张淑芳提到嗓子眼的心沉了下去,更是炸得冯老头目瞪口呆,像个傻逼一样。

    “那应该是你们的哥哥或者姐姐。孩子五个月的时候,你妈妈摔倒流产了!”江先生半响后才缓缓向着江青鱼兄妹解释道。

    “按照八字记录,那是个姐姐!”秦祥林对着江青云兄妹说道。

    “秦先生,你接着说吧!”江先生的语气已经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改口称呼为秦先生了。

    冯老头一脸哑然,愣了半响,他突然破口大骂道:“江先生,这个小杂种一定是有备而来,这些事他都打听过的!你不要被他给唬住了!”

    江先生闻言,长叹了一句:“发生这事的时候,我们都住在乡下,由于不是好事,我们几乎没有提起过!”

    冯老头碰了一鼻子的灰,颤抖着嘴唇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您的太太八字官印相生,格局不错,必定是公门中人,而且掌握一定的权力!”秦祥林接着说道。

    “我妈妈是老师,现在是校长,不知道算不算?”江青鱼一脸欢喜,略带着崇拜的对着秦祥林说道。

    秦祥林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她升职的时间应该是在三年前,对不对?”

    江先生点了点头,看着秦祥林神色已经由愤怒转变为恭敬。

    “秦先生,最近我夫人总是半夜多梦,精神不振,这是什么缘故?”江先生语气非常的恭敬,这种语气之前是对冯老头才有的。

    秦祥林淡淡的笑着,将目光看向冯老头:“那就是这位冯先生布置的红马引起的!”

    “一派胡言,一派胡言!简直一派胡言!”冯老头已经坐立不安了。

    “那要如何化解?”江先生急问道。

    “其实很简单,移除就好!然后在你夫人的卧室的北方养一盆金鱼,不出一个星期,你夫人绝对恢复正常!”

    冯老头已经坐不住了,“你们就相信这个小骗子吧!我是不奉陪了!”他摸着胡子大步往外面走。

    陈秀雅闻言哈哈大笑着:“老骗子要逃了,老骗子要逃了!”

    冯老头恶狠狠的瞪了陈秀雅一眼,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爸,我这就将母亲接回来,没有必要住疗养院了!”江青鱼欢快的笑着。

    秦祥林看着江青鱼明媚爽朗的微笑,不由得心绪暗动。

    “秦先生,之前多有得罪抱歉!”江青鱼的父亲恭敬的站了起来,鞠躬道歉,“您是真正的高人!哦,对了,我还没有做自我介绍呢,鄙人姓江,名林,在银行工作!”

    “江先生,您好!”秦祥林赶紧站起来握手。

    江林非常高兴,让江青鱼特意出去订一份烤全羊来款待贵宾。

    原本失败的宴会,变得皆大欢喜。在这其中最高兴的当属江青云,他的终极目标就是陈秀雅。

    但是陈秀雅似乎对他不冷不淡,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而江青云也打不开陈秀雅的心门。

    江青云观察到:只有陈秀雅在看秦祥林的时候,眼光才是柔和的,带着温暖的,除此之外看任何人都似乎带着一丝冷光。

    这让江青云很苦恼,在酒席上,江青云有意多喝秦祥林喝了两杯,想借此拉近与陈秀雅的距离。

    “秦先生,我有个请求,不知道秦先生可不可以,也为我看一看生辰八字?”江林举着酒杯很客气的说道。

    “喝了酒,本来是不能看的,但江先生提了,我也不能拒绝,这样吧,我先简单看看,等明天详细给你算一份!”秦祥林笑着说道。

    “好好!那就多谢秦先生了!”江林说罢就报出来了自己的出生时间。

    秦祥林根据时间排出来了八字,仔细算着,突然秦祥林一惊,随即就是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