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打造体育帝国 > 032 凄惨家世
    没想到冒招弟还是衣架子,杨驰不由为她的身材点赞。

    杨驰直接把冒招弟带到商场,购物,买衣服买日用品。反正桥下是不能再住了,危险不说,也不方便。她的行李只有几件破烂衣服,扔了都嫌碍事。

    这不,刚换上新衣服,冒招弟像换了个人,不管是连衣裙还是职业装,都能驾驭。杨驰看她从换衣间走出来,不由点头,“这套连衣裙不错,腰间再加上小皮带,就时尚多了。”

    “这件也可以,适合你。这才是年轻人的样子。”杨驰再次跟服务员吩咐,“都打包起来。”

    冒招弟本来她是拒绝的,但拗不过杨驰的坚持。只好想着以后从工资里面扣除,可杨驰越买越多,工资扣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服务员羡慕地盯着冒招弟,嘀咕着,“身材真好,而且男朋友好大方呀!”

    冒招弟一直红着脸,刚才杨驰竟然还让她自己买内衣,可她哪里懂什么款式?最后还是杨驰忍着尴尬帮她挑的。冒招弟之前都是宽大的旧衣服,很多都是红十字会的赠品,挂身上就保暖,根本衬托不出身材。

    黄克安这货眼睛真毒,一下就看中冒招弟的身材样貌。黄克安这时正憋屈得要死呢!没吃到猪不说,还丢了手机,钱也没了,幸好证件和卡都在,幸好这贼也讲原则。

    就是小笔记本丢了,让他心慌慌。当他带人再次潜伏到温陵桥下的时候,棚子空空如也,人都走了。黄克安摸着冒招弟换下的旧内衣,捂脸上深深吸了一口气,“干,早晚弄到手,刚才到底哪个狗曰的吓我。”

    杨驰不自觉打了个喷嚏。看冒招弟红脸的样子,直想笑,“打包起来,这件也不错,你的身材能撑起来。”

    冒招弟跟着走了几个店,一直红着脸低着头,咬咬牙,心道,“反正老板也看过我的身体,我就是把自己交给他,也没问题。”

    衣服不说,鞋袜也一站式购齐,都是潮流款式,杨驰一口气花了小几千。冒招弟盘算着,这得我大半年工资吧?

    “这几天先住我家里,我父母在美国。”杨驰吩咐着,帮忙提了几个袋子,两人手上都是购物袋,“你好好休息一晚,明天跟我去厦城。过几天我们还要到羊城去,你也去开开眼界。”

    他在办公室附近也有小房间可以休息,如果带冒招弟过去那边住,只怕闲话多,还不如住家里方便些,也安全些。

    冒招弟抿着唇,不敢说话,只能本能地点头。

    进门刚放下购物袋,冒招弟又紧紧搂上杨驰,开始抽泣,“老板,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呜呜……”

    “好了,别再想那件事了,都过去了。”杨驰微笑着,让声音软下来,心道,“黄克安这家伙,我早晚让他跳楼死。”

    他慢慢轻拍冒招弟后背,柔和道,“把你的东西放在二楼客房,你先住那里。晚上这件事,不要向任何人说起,我会为你报仇。”

    “今晚要不是您来了,我以后就没脸见人,死了算了。”冒招弟止不住泪水,“家里人不要我了,老板你要我吧?”

    “说什么傻话,家里人怎么会不要你。”杨驰先让她在沙上坐下,又倒了杯水,“不管怎么样,你是我的员工,我给你出头。”

    冒招弟重重点头,擦擦泪,“家里人不要我了,阿爹经常打我,还想把我卖掉买个儿子。这些话,我从来不敢跟别人说。”

    她说着,她从破烂行李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草纸,眼眶通红,“老板,这是阿妈悄悄给我的,上个月我才知道,我阿妈不是疯子。她叫我走,走得远远的,以后本事了再去救她出来。”

    杨驰接过草纸,是冒招弟母亲给她的信。看着看着,杨驰脸色都变了,原来冒招弟的母亲安悦容是被拐卖的女人,生下冒招弟后就被说得了失心疯,一直囚在牛棚里。前段时间才给女儿递出小纸条,让她赶紧逃跑。

    难怪冒招弟一直带着自卑,难怪他眼角总是噙着泪,原来遭遇这么凄惨。

    “你妈妈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的。”杨驰慢慢说着,这个忙,他必须帮,“过几个月,我们去把你母亲接出来。”

    晚上的事情,即使是别人遭遇到强女干的事情,他也会出头,但是后续帮忙的,完全是因为冒招弟是他的员工,他必须为员工负责。即使冒招弟连身份证都没有,即使她只是初中肄业的中学生。

    冒招弟满脸泪水,“老板,你真好,谢谢你!”

    “好了,晚上就到这里。你好好休息一晚。”杨驰想起来,被冒招弟紧紧搂着,不好用强。冒招弟没有主动放开的觉悟,只是把头埋到他腰间,“老板,我害怕,不要离开我。”

    “傻丫头,到家了,不怕,赶紧去睡觉。”

    冒招弟从小到大没撒娇过,如今扎到杨驰怀里,一脸幸福的泪水,家里感受不到的温暖,在老板这里都有,怯怯道,“老板,我害怕,可以这样搂着你睡觉吗?”

    杨驰无奈地摇摇头,算了,这样就这样吧!我心理年龄都快当你爹了,就算可怜你吧!

    “就一次,下不为例。”

    冒招弟像小猫一样蹭着,“谢谢老板!”

    其实冒招弟睡得很不好,可怜的孩子,一直说梦话,“爸爸,我不敢了,不要打我。”

    “妈妈,我要妈妈……”

    “老板,我害怕。”身体还不时抖,楚楚可怜。杨驰也睡得不好,身体绷着,难受。

    清晨,冒招弟从睡梦中醒来,看着杨驰还搂着她,心满意足地笑着,眼睛似乎也有了神采。

    阳光射进来,杨驰眯着眼,从沙上醒来,洗漱一下。

    早饭已经备做好了,冒招弟换了一身装束,昨天买的新衣服,每一套都很合身,今天穿的是黑色职业装,显得干练,就是脸蛋稍显稚嫩。

    她已经算是出来工作,打扮自然不再是学生的样子,而是朝着职业女性展。

    只是职业装在厨房系上围裙后,显得不够居家。

    “老板,您请吃早饭吧!”冒招弟端出一碟萝卜干炒蛋,盛了一碗稀饭,“醒酒的,昨晚您喝的可不少。”

    杨驰点点头,“你也坐,一起吃,又不是保姆,站着干嘛!”

    “诶!”冒招弟露出笑容,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才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