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打造体育帝国 > 031 撸串
    杨驰约的是薛中坚,储备店长要到人家地头跟班学习,总得先招呼一下,再说了,他还想着挑几个行政、招商和后勤人员到金公子服饰跟班学习。

    薛中坚爽快定了地点,就是晋南河边的阿生烧烤摊。杨驰没意见,天也黑了,估摸时间差不多,一个人走过去。

    从温陵桥下趟过去,兜近路,才1o多分钟,如果开车绕路就要2o分钟。

    没想到薛中坚已经在了,正大口啃着猪腰子,看到林练过来,赶紧招呼,“老板娘,再来一瓶青岛,冰的。”然后指着铁盘里的韭菜和猪腰子,“来点,撸串的人生才会圆满。”

    杨驰告罪一声,笑着坐下,“给我省钱呢?”

    “你懂什么?来,看看吃什么,我帮你点”,说着,薛中坚挑挑眉,一眼瞥向老板娘,“够不够骚?”

    老板娘穿着短裙,几乎露到大腿木艮,春光隐隐约约,又是背对着他们,不时扭动着颇带肉感的腰肢,那模样确实带点风情。几张桌子的男士都悄悄盯着老板娘,喝冰啤都感觉热。

    “呵呵,你这口味也挺不错。”杨驰笑着,把菜单一推,“给你个机会,你帮我点菜。”

    薛中坚也不客气,赶紧招呼,“老板娘,这边这边。”

    一瓶青岛冰啤先上来。赫,竟然还是低胸装,难怪生意这么好,大白兔,至少是d。老板娘面容姣好,眼角含春,眼波流动,这就是桃花眼。

    “这位帅哥第一次来,吃点什么?”老板娘微微探下身子,不吝春光。杨驰笑着没说话,薛中坚顿时目光沦陷,“先给他来一个鸡翅,然后两串腰子。吃完再点别的,烤串要热的才好吃。”

    “对了,再给他一瓶青岛。你冰不冰?”

    “冰!”杨驰回应。虽然快到11月份,但晋南地区还是热浪连连,要不是今天阴天,气温降了些,否则升上28度都正常。

    边吃边聊,薛中坚谈性很浓,一副不舍得走的样子。吃完腰子,又点韭菜,吃完韭菜,再点腰子,杨驰都怕他吃着吃着把鼻血喷出来。

    而且这货叫东西不是一次性叫,一次就点个一两样,啤酒一次只叫1瓶,说这样才会冰,才会爽。至于杨驰提的培训意见,他一股脑答应下来,反正又不是他出钱,又有人帮忙干活,干嘛不?

    总费用还是之前谈好的1o万元,不便宜,但是也不会贵。这年头,晋南地区连个像样的培训机构都没有,要快培训员工,杨驰只能用这样的办法。

    薛中坚喝得差不多了,看看时间,又叫了1瓶啤酒,“最后一瓶。诶,兄弟,我跟你说。你可要小心提防王锦生、金彪和黄克安几个人,他们想着把你飞驰鞋业吃掉哩!”

    杨驰佯装惊讶,“不能吧?他们家大业大的,能看上我这小厂?”

    “屁,做生意谁不想吃了别人?”薛中坚鄙夷道,“你就是心太好,也是遇到我,换做别人,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反正你小心就好,到时候出事,别说我没提醒你。”

    “谢啦!兄弟。来,走一个。”杨驰端起酒瓶,小半瓶酒一饮而尽。

    薛中坚打个酒嗝,也畅快地咕咚灌进肚子,“哎,晚上就这样吧!马蚤妇吃不到,去找大洋马去!”

    薛中坚到树林里撒尿,杨驰先付了钱,这货走过来,凑到阿生旁边,“阿生,看到了吗?这些人都盯着你老婆看,要小心呐!”

    阿生木讷地笑笑,没说话。倒是老板娘脾气好,“看着又不会少块肉,我又不是不三不四的女人,有劳你费这个心。”

    “老板娘就是不识好人心,早晚吃亏。”薛中坚哼了一句,搂着杨驰的肩膀,“兄弟,晚上一起去?爽一把?”

    “不了,厂里还有事。”

    “有个屁事,大半夜闹个鸟?”薛中坚很鄙夷,手舞足蹈,“老弟年纪轻轻,不会肾亏吧?都跟你说要保重身体了。我一炮2分钟,咯……2o分钟,都不在话下。先走啦……”

    杨驰看天大黑,小树林伸手不见五指,怕他出事,“要不我送你?”

    “屁,这一带是我的地盘,怕个锥?”说着,薛中坚哼起刘德华的歌,“啊哈,给我一杯撞阳水,换我一夜不下垂……”

    杨驰摇摇头,这家伙,性情中人,好相处。回过头,继续从桥下趟回去。

    不小心竟然踢到一个麻龟(醉酒的人),噢,不,只是一条裤子。他看看四周,没人呀!蹲下身子,一摸,得,钱包手机都在,难道脱裤子下河夜游?

    他好奇地翻开,借着手机的亮光,身份证赫然就是傍晚找来他的黄克安。

    “这死胖子,正好给你一点教训。”杨驰想到他合伙伤害自己父亲,又用下三滥手段搞垮飞驰鞋业。气上心头,喝完酒也没什么顾忌,随手把手机丢进河里,然后本想把身份证也丢掉,还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把钱撒到路上,便宜过路人,又将一个小记事本揣兜里。做点小坏事,竟然感觉挺畅快的。

    他绕了一小段,来到桥下。侧耳一听,好像是救命声,还有黄克安骂人的声音。桥上车水马龙,旁边水声哗啦,听不清楚。

    桥下角落搭着一个小棚子,不注意还看不到,声音就是里面出来的。

    “啪啪……”的巴掌声后,传出黄克安恶狠狠的声音,“再挣扎我弄死你,别动,我很快就好。”

    “救命,不要啊……”

    杨驰瞬间酒醒一半,借着酒气压低声音,出粗犷的声响,“警察,检查暂住证,里面是谁?出来!”

    不消几秒钟,只看到一个头戴丝袜的男子赤溜溜冲出去,头也不回,消失在小树林。

    杨驰松了一口气,打起手机的手电筒,掀起棚帘,脸色一变,快步走进去,“冒招弟?”

    冒招弟听到杨驰的声音,知道得救了,大声哭出来,一下扑上来,“老板……”

    “没事了,没事了,那人被我吓跑了。”杨驰拍着小姑娘后背,衣服还好,裤子被扯掉,内裤还挂着,显然黄克安没得手。

    “我好怕,老板,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冒招弟瑟瑟抖,死死搂着杨驰,“刚才好吓人,呜呜……”

    杨驰让她哭了好一会,这才把裤子捡起来,“我带你走,这里不能住了。我想那个人可能会回来。”

    想到刚才杨驰把黄克安的手机丢进河里,真特么应该为自己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