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天才命师 > 029 好人
    一秒记住【67书吧 ww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祥林愣了十秒,终于侧身去开车门。秦祥林想走。

    但是,华美婷一把将秦祥林抓住,然后直接拉入了自己的怀中。

    秦祥林的脸像是砸在了一块海绵上,感觉很烫,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秦祥林的内心在挣扎着想要离开,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待在那里一动不动。

    是的,华美婷说的没错,秦祥林也是男人。

    秦祥林有一种沦陷的感觉:像是一头非域草原上的猎豹,在疯狂的狩猎一只皮毛柔软的野猫。

    猎豹拼尽全力,爪子如刀,如勾,野猫几乎要被撕裂……

    “我只求你能够帮我……帮我……”华美婷断断续续的说着。

    突然,秦祥林像是栽进了冰窟窿一般,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再一次一把推开了华美婷。

    “求!”这个字让秦祥林想到了“贱!”同时,在脑海又回荡起来了刘纪元说过的那一句话:“华美婷,老子玩烂了的女人!送给你了,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华美婷并不知道秦祥林心中到底在想什么,她微弱的的抓住了秦祥林的手,柔声说道:“不要急,第一次难免会有些慌张……”

    秦祥林的怒火一下子涌上来,一把将温软如玉的华美婷推开,直接开了车门快速的下了车。

    “秦祥林,救救我,我求你了!”

    在秦祥林走进出租房院子的时候,秦祥林听到了华美婷带着哭腔的喊声。

    秦祥林没有停住脚步,径直走上了楼梯,回到了出租房里面,陈秀雅和张淑芳还没有睡,但是她们也没有问,不需要问,秦祥林想说那就一定会说的。

    如果是其他的事,秦祥林也会告诉她们的,但是今晚这事,秦祥林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总不能告诉陈秀雅和张淑芳,华美婷在色诱他吧。

    由于白天大家都玩得很累,张淑芳和陈秀雅很快就进去了梦乡中,但秦祥林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中午暴打刘纪元,晚上华美婷送到嘴边来。

    想起了华美婷,秦祥林不由得想说一句:“活该!”

    之前已经算出来的灾难,华美婷不管不顾,如今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定局,又来寻死觅活求救,终究是一个字——贱。

    人贱必有天收。

    想着想着刘纪元也沉沉的睡去了,毕竟白天太累了。

    清晨秦祥林醒来的时候,张淑芳和陈秀雅已经做好了早点,秦祥林吃过早点后,让陈秀雅和张淑芳自己安排时间,而秦祥林要去找胖子,谈种植的事。

    如今华美婷不再阻挠,事情可以接着做,而且秦祥林做过市场调查,也算好了日子,这一次不再种菜,而是转型种药材。

    秦祥林刚刚走到了楼下,就看见华美婷的那一辆车停在那里。

    “这么早又来!真的是……”秦祥林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无视华美婷的存在,直接走过去。

    但,但秦祥林经过汽车旁的时候,却看见华美婷躺在后排座上已经睡着了,再看汽车的位置,以及华美婷的穿着,原来华美婷一直都没有回去,在这里等了整整一夜……

    秦祥林站在了车窗外,看着里面熟睡的那一张脸,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师父常说:修行之人,行善积德。

    华美婷的确是一等一的美人儿,高挺着的鼻梁,秀气的嘴,长长的睫毛和白皙的皮肤,当年的一偏将花,如今身材火爆更多了一份成熟的诱惑。

    秦祥林仔细看着,心中还是有一丝触动。如果,初恋是第一次喜欢的人,那么华美婷算得上是秦祥林的初恋。

    秦祥林正呆呆的看着华美婷,华美婷突然动了一下,随即就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秦祥林见得华美婷醒来,已经被吓到的感觉,赶紧离开,但华美婷还是看到了刚刚离开的秦祥林。

    华美婷一下子推开了秦祥林,然后从车里面跑出来抓住了秦祥林的胳膊。

    “秦祥林,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对不对?”华美婷抓着秦祥林的胳膊,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秦祥林淡淡的笑着,“你凭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是好人!”华美婷认真的回答。的

    秦祥林却突然自嘲的笑了,“好人?好人就活该被欺负,然后又毫不保留的去帮助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吗?我实在是没有那么高尚!”

    “秦祥林,以前读书的时候,我是不懂事,我承认!但后来……后来我跟你作对,不是真的讨厌,而是因为你对我的无视!”华美婷大声说道。

    秦祥林愣了愣,想起了华美婷担心自己,一再叮嘱自己要小心刘纪元,也想起了华美婷帮自己找工作。而自己没有接她的电话,确实做得有些过分。

    华美婷见得秦祥林没有说话,于是接着说道:“那一次,你去我家的公司面试,我爸做得非常过分,我为此跟他大吵了一架,一个星期都没有跟他说话!我是完全不知道,他会是那么一个态度,我是真的想帮你!”

    秦祥林心有些软了下来,华美婷后来的冷嘲热讽,似乎也不再让秦祥林记忆深刻了。

    此时,华美婷轻轻的抓着秦祥林来到了车上,“你一定帮帮我,我带你去我家公司看看,去看看我爸爸的情况吧,你可怜可怜我吧!”

    秦祥林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我去看看也未必能帮上忙!事情已成定局!”

    华美婷眼眶湿润了,“你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她启动了车,带着秦祥林来到了大华公司。

    还是那一栋楼,但已经没有了人来人往的热闹场面,冷冷清清的一栋楼里面,地上杂乱不堪,显得格外的凄凉。

    还是大华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门口,秦祥林的耳朵仿佛又回绕着华美婷的父亲华高峰不可一世的声音:“五千块钱一个月养一条狗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只要我愿意!”

    那时的华高峰目空一切,不可一世,享受着有钱人的快乐,蔑视底层人民的尊严。

    可华高峰哪里能够料到,在短短的时间里,他就一无所有,陷入了高额贷款的信用危机之中。如今的处境,如能做一个不曾负责的底层人民,已是华高峰莫大的荣幸,

    华高峰颓废的坐在高档的办公椅椅子上,一身名牌西装沾着灰尘,精神的大背头因为许久没有打理而变得杂乱无章。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秦祥林再见到华高峰,竟感觉华高峰已经苍老了十岁。

    此时,华高峰抽着一支烟,像是一个买皮鞋的商贩。华高峰叼着烟看着秦祥林,突然愤怒的说着:“怎么?来看我笑话?我告诉你,你还不配!”

    “爸,你瞎说什么!秦祥林是过来帮忙的!”华美婷赶紧说道。

    “帮?这么帮?他能帮我什么?”华高峰瞪大了眼睛,像是一个输急了的赌徒,“一年几百万的利息……所有的财产都抵押出去了!我还有可能被姓刘的给弄进去!”

    华高峰想到这里,就气得全身颤抖:“姓刘的,这狗杂种下手太黑,狼心狗肺!咱们两家还是世交!”

    正说话之间,就听得楼梯口传来了一声猖狂的笑声:“华伯父,怎么在背后说我坏话啊!”

    说话之人正是刘纪元,此刻的刘纪元穿着一双非常夸张的大头皮鞋,走着嚣张的八字步,脸上还贴着创可贴,那个伤口正是被秦祥林打出来的。

    “哈哈……就这么一栋破楼……”刘纪元猖狂得走上楼,一下子看见了秦祥林,猖狂的笑立即就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