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九品相婿 > 第二十九章你只要知道一件事
    鼎新公司总裁办公室!

    夏子月精致脸庞上满是愤怒,“王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早上来的时候,她准备处理张倩公司签订合同的事情,算是安排人开始工作,但是一来,就被告知了她不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了!

    她愤怒的过来质问。

    “夏子月,注意你的态度,我是你老板!公司的决定,还需要给你解释?出去!”坐在椅子上的王德源冷声说道。

    “这个合同是我签的,你为什么要交给古经理?”夏子月眼眸冰冷。

    “你这是什么态度?都说了是公司决定!我还需要跟你解释?夏子月,你别以为你签了几个合同了,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别把自己想得那么重要,你能签订合同,完全是公司上下所有员工的共同努力,你以为是你一个人的功劳?”王德源拍桌子,眼睛瞪大。

    夏子月气愤,“这个合同是我老……”

    “老什么?别以为地球离开你了,就不会转了,夏子月,全部公司上下的努力成果,要被你一个人占据?没有你,古经理照样可以签下来!”

    夏子月心中悲愤,这个合同,她最近真是努力了,全部心思都花在了合同上,也是李子扬帮自己,自己才能够签订合同的,可是没想到!!

    这个努力,李子扬的帮助,在老板面前,却如此一文不值!

    “我等会还要见人,你出去!”王德源摆手。

    “我会出去,我不做了!”

    夏子月气愤走出去!

    王德源恼火,“妈的,给脸不要脸,不做就不做,老子早就想开除你了!”

    办公室里传出这么大的声音,夏子月开门,基本上所有公司员工都听到了,下属的错愕注视。

    他们神色有同情,公司鸦雀无声!

    夏子月委屈,被这么多同事注视,她苦涩,自己居然也有这么一天。

    被开除了?

    她低着头去收拾东西,没有一个人说话,她突然觉得无助。

    从她自己办公司出来的时候,她眼眸都红了,她抱着东西直接坐电梯离开。

    “李先生,你怎么了?已经到了。”黄汉宁看李子扬突然想去什么地方,所以开口问了一句。

    刚才夏子月收拾东西的一幕,李子扬看到了,能够感觉到她的委屈和心酸,所以忍不住要追过去。

    “到了,王总的办公室到了,”黄汉宁又说。

    李子扬沉默,眼睛一凝的盯着鼎新公司老板的办公室!

    上次用纸条提醒夏子月了,让她注意小人,看来她没有听,所以被人抢走了功劳,算是被截了。

    “李先生?”黄汉宁诧异,因为他好像感觉到了李子扬眼睛之中冰冷异常,这是怎么了?

    “恩,我们进去看看,”李子扬说道。

    “好。”

    两人进了办公室,李子扬首先就看到了坐着的王德源。

    “黄医生来了?快帮我想想办法啊,吃了你上次开的药,可是没用啊,我最近还是一直失眠,人都没力气了。”王德源诉苦起来,一脸愁容。

    “好,我再帮你好好看看,”黄汉宁走过去给王德源检查,不过还是检查不出来什么,这是焦虑,和情绪有很大的关系,吃药也只能够控制。

    因人而异啊!

    吃药都不行,那黄汉宁也没什么好办法了,他不禁求助眼神的看李子扬,“李先生,麻烦你帮我看看。”

    “李先生?他做什么的?”王德源疑惑,他刚才还没注意李子扬进来了,这个人存在感太低了。

    “他是……”黄汉宁不知道怎么说,现在这个状况,很多人根本就不信看相算命。

    听到这个,一般人下意识的就会套上一个“骗子”的标签。

    “黄医生,你可别找什么无关紧要的庸医过来啊,我可是相信你!”王德源开口提醒。

    “不是,他不是……”黄汉宁说话。

    “不是什么?难道是你徒弟?跟着你学医?”王德源诧异。

    黄汉宁无奈摇头。

    “你最近心绪不宁?难以入睡?”李子扬看着他说道。

    命宫暗沉,双眼无神,眉尾杂乱,这是标准的失眠面相,按照他命宫上的显示,色沉且黄,但是隐约可见有三条亮光对应三个地方。

    这是头上的穴道,也是解决方法。

    只需要按照三条亮光对应的穴道,施展针灸就行了。

    面相一看,一目了然。

    “对,你说对了,整晚整晚的失眠,你难道有什么方法?”王德源露出无奈,也有一丝希望出现,难道这个不是学徒?

    黄汉宁心中吃惊,这个李子扬果然是有真才实学啊!居然这么快就看出来了。

    “特别是眉心两边偶尔会刺痛?”李子扬继续道。

    “对,对,你怎么知道的?”王德源诧异。

    李子扬根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走过来,手指点了一下他面相上亮光对应的第一个穴道,轻轻一按。

    王德源露出刺痛,“很痛,你干什么??”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需要用针灸之法,入针五毫,分三次,以银针缓解刺痛,从而可以让你缓解失眠之状!”李子扬连续点了王德源头上三个穴道。

    虽说不是银针,但是李子扬因为面相显示,对这三个穴道早已了然于胸,所以虽说真正的是第一次治病,但是用手指点得特别精准,所以也让王德源有了感觉。

    刺痛之后,头都轻了一分!

    感觉如此,王德源顿时惊喜,“你是中医?”

    李子扬看着他,只问,“治不治?”

    “当然治了,”王德源点头,刚才的感觉真是有种舒坦感,他可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可以,不过两个条件!”李子扬说道。

    “好,你先说,只要你把我这失眠症治好了,我都答应,”王德源急切,在他看来,李子扬就是想多要一点钱。

    黄汉宁心中感叹,这是一种信任的眼神啊,要知道李子扬刚才只是点了他的头几下而已,居然就让王德源信任了!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第一,我要你把刚才开除的夏子月请回你们公司!”李子扬冷冷说道。

    “她?”王德源诧异,连黄汉宁都愣住了,他好奇李子扬为什么提这个要求?

    难道和刚才离开的女人认识?

    黄汉宁恍然了,难怪刚才李子扬好像要追出去了,原来是认识。

    “对。”

    王德源眉头一皱,“你是她什么人?”

    “这个不用你管,你只要知道,你的情况,现在只有我可以帮到你!”李子扬说道。

    王德源冷笑,“只有你可以?我随便找个中医都行,你真当自己是什么玩意了?”

    “错了,我不是中医!”

    “你不是中医,那你刚才在胡说八道?你还按我头?”

    王德源恼火的还没说完,李子扬就直接打断了他,“你双眉不对称,这个对应兄弟,你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当然,这个妹妹你不承认,因为是你爸的私生女,你命宫暗沉,对应你的事业,但是事业三年之前可以,但是现在一塌糊涂,……”

    王德源首先恼怒,但是听着听着就吃惊了,因为一些隐秘的事情,都对了,“你,你难道是看相算命的先生?”

    “我可以治好你!你的面相上已经显示出了治疗方法了!”李子扬说道。

    王德源震惊,面相显示治疗方法?

    “你真的可以治好我?”王德源咬牙问道,失眠这个事,已经快把他搞疯了。

    “可以,不过你要请夏子月回来!你亲自请!”李子扬点头。

    王德源咬牙考虑,几分钟之后道,“好,我会请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