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真死侍的万事屋 > 22道协VS鼬&鬼鲛(求收藏,求推荐)
    “呦?巧了!我还没传,你们就自己出来了?头,我们先把他们抓起来,然后再去埋伏那个陆琪琪……”三鼠从老板身后站了出来,掏出两幅手铐准备逮捕鼬和鬼鲛。

    三鼠,全名尚三鼠,早上刚升官,调到道教协会做G级探员,没想到一上任就接了两个任务,还是局里的S探员白夜带队,这可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G级,代表着0经验的最基层职员,而S级,则代表着至高无上。整个道协,S级屈指可数,而白夜,便是上海分区的最高指挥官。这次行动的目标是协助调查疑犯陆琪琪,还有逮捕两名新来的穿越者,鼬,鬼鲛。

    这年头不比唐宋,各种国外的牛鬼蛇神都开始明目张胆的行动了。因为明朝的修真大迁徙,华夏不比以往的威风,诸如吸血鬼,法老王,还有邪门歪道的小流派纷纷坐地占山为王,一改往日低调的行径。要不是考虑到公元1469条约,道协的19位元老、前道盟盟主联盟早就把他们打回地府了。

    三鼠不明白,既是地球末法,也不能放任不管吧?好歹是万法归一的盘古遗脉,这么猥琐发育实在有点儿丢人。

    眼下又是因为那个叛徒陆天道,非要搞什么时空实验,这下好了,隔三差五就搞出来点儿事端,要不是有他们道协擦屁股,04年的哥斯拉早就毁掉日本了。说来三鼠那时还是个编制外员工,虽有所人耳闻,但并没有实际见过。他倒是很想看到哥斯拉肆虐东京塔的画面,只可惜,道协有令,任何洪荒怪物不得踏足地球半步,更不许其公然现身,扰乱社会治安。

    纵有千百般不如意,三鼠也得乖乖办事儿,除非哪一天他也升到了S级,那时候才有资格对道盟说三道四。

    再看看前头的白夜,穿着死侍的紧身衣,背着两把不知道从哪随便拿来的破刀,俗的不要不要的。S探员嘛,就该摩丝头,大皮鞋,这才能镇得住气场!

    “倒是没想到,你敢这么公然的出现,我还以为你会躲起来呢!”鬼鲛双手垂落,根本不屑于动手。

    鬼鲛和鼬一样,都只是听闻‘铁柱’的传言,并非见过真人。眼下活生生的紧身衣就在自己面前,鬼鲛反而很失望。原以为是什么肌肉成块的壮汉,没想到却是个瘦猴。

    不过,看来这铁柱也没什么手段,除了叫人就没别的手段了。

    ‘死侍’拦下三鼠,对着鼬说道“我们是道协的,麻烦你们跟我走一趟。我要强调一下,这里是华夏,我不管你们来这里干什么,都必须即刻返回。”

    铮

    鬼鲛早就手痒了,他一把抽下鲛肌,遥遥用刃尖指着死侍的鼻子,挑衅道“哪那么多话,我今天来只有一个目的,杀了你,或者被你杀死。”

    死侍冷哼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荒唐至极的笑话。他摘下面罩,露出一张清秀的东方面孔,和一头雪白飘逸的长发。

    白夜,华夏第一修真,地仙后期大圆满,只差一道九霄神雷,便可飞升真仙,与天地同寿。

    “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而是在警告。”

    话音未落,白夜身后冲出6个小弟,挥舞着木棒照着鬼鲛脑袋边砸了下去。

    鬼鲛可不是地鼠,他的脑袋,除非自己想打,别人碰都别想碰。看到对方挥舞来的木棒,鬼鲛一时有些怀疑,自己对这帮人是不是太狠了?

    犹豫只是一瞬间,在鬼鲛的眼里没有弱者和强者,只有活人和死人。

    鬼鲛不想浪费时间,挥舞着鲛肌像大棒一样挡开了眼前无数的木棒。没等对面的人站稳,鬼鲛又是一招回首掏,手中的鲛肌带着劲风直直向敌人砸去。

    砰

    鲛肌重重的拍在三个人的头上,但令鬼鲛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爆裂开来,而是纹丝未动,其中一个甚至扶了扶帽子。

    “怎么……”

    见此情形,鼬眯起了眼睛,转而注意到一直没有动的‘死侍’,暗道不好。

    鬼鲛第一时间认为对方是替身,但受到自己这么强力的攻击还纹丝未动,这可有点儿说不过去。那是体术?鬼鲛不认为单凭体术可以达到这样变态的抗打击能力。

    就在鬼鲛还在愣神的时候,一种小弟按住鲛肌,从侧面挥棒打向鬼鲛。

    事到如今,鬼鲛再不露两手可能就要吃亏了,鬼鲛顺势向后一扯,一边撤下长袍一边向着鼬打招呼“这我可要动真格的了,鼬先生,小心。”

    鬼鲛一个后跳飞出六七米,双手飞速捏印。随着鬼鲛的结印,空气中飞速凝结出肉眼可见的水珠,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水汽味。

    几个小弟不管不顾,依旧是挥舞着棒子去追鬼鲛而就在身边的鼬却不管不顾,仿佛没有这个人一样。

    白夜身后剩余的人也只是静静的观战,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有三鼠急的焦头烂额,但是看这白夜的意思并不想要打,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后面。

    反观鼬,闭着右眼,静静的与‘死侍’对视。

    身后,鬼鲛突然鼓起腮帮子,从嘴里吐出一条水柱,随着手上的印结成,水管粗细的水柱瞬间变成了一条水形态的鲨鱼,张着大嘴扑向疾驰而来的人影。

    “水鲛弹之术!”

    谁也没有想到鬼鲛会吐出这么多的水,谁也不会想到水会变成鲨鱼。一众小弟在惊讶之间纷纷横起木棒挡在身前。

    鬼鲛见状嘴角微微上扬,单凭几个破棒子就能挡住我的鲨鱼?太幼稚了。

    眼见着鲨鱼就要和小弟们相撞,只见几个人纷纷单手摆出一个狮子印,齐齐喝到“道成玄土,百水避让!”

    随着一声声爆喝,众人手上的木棒浮现出无数金纹,浓厚的烟尘从木棒里喷涌而出,瞬间笼罩了鬼鲛的大鲨鱼。

    二者相接触,爆发出一阵气浪,随后烟尘迅速收缩,消失不见了。

    随之消失的还有鬼鲛的鲨鱼,之前澎湃如江河的大水弹连一滴谁水没剩下。

    打头的一个小弟嚣张的冷哼一声,朝着鬼鲛喊道‘就这种程度还敢叫忍术?我就好好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班门弄斧!’说着小弟单手捏出一个莲花印,刹那间身边就浮现出无数扭曲的水流,锐利的水流声扩散出浓烈的暴戾气息。

    “未然”白夜轻轻二字,便让想要施法的小弟收了法决,转而再次挥舞起大棒。

    “对不起夜哥!”

    被叫做未然的年轻人虽然答应得很痛快,但脸上挂着的却是不服气,他暗暗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想要用鬼鲛来做撒气筒。

    面对水鲛弹的彻底失败,鬼鲛并未惊讶,他摇手一招,不远处躺在地上的鲛肌边挣脱绷带,扭动着飞向未然的后脑勺。

    “小心!”一干小弟惊呼,想要拦截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未然只觉得脑后一阵凉风,下意识的一低头,几道獠牙就堪堪的擦过他的头皮,飞到了鬼鲛的手上。

    看着满嘴利齿的鲛肌,未然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如果鬼鲛就那么点儿程度,也未免太让人扫兴了。

    手握鲛肌,鬼鲛有些犹豫,如果现在鲛人化,未必就能占到上风。

    四周全是小巷,鬼鲛的大范围忍术并不能很好的生效,况且那个‘死侍’还有他身后的人还没动,权衡之下鬼鲛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底牌做拼死一搏。

    再看鼬,依然没有任何动作。

    鬼鲛也不问,他从来不会怀疑鼬卖他。鼬不动,自然有他不动的理由。

    眼看着未然扑面而来,鬼鲛犹豫之时,鼬动了。

    鼬缓缓睁开右眼,写轮眼微微发出红光,照在了白夜的脖子上。

    “哦?这是……”

    空气在扭动,像是要发生什么剧变。

    白夜脖子上先是冒出了一个黑点,然后突然窜出一大团黑色的火苗,扭曲着吞噬了白夜的脑袋。

    “天照!”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等到三鼠反应过来的时候,火焰已经完全包裹住了白夜的头。

    “队长!”三鼠一阵惊呼,想要扑上前用衣服打灭黑色的火焰,却被白夜身后一个带口罩的年轻人拦了下来。

    “喂新来的,你觉得这种岛国的火能伤到白夜?搞笑。”

    话音未落,原本越烧越烈的黑色火焰竟开始逐渐缩小,白夜左手伸出一根手指,便将火焰尽数吸了上去。在三鼠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黑色火焰眨眼间变成了一个小火苗,在白夜手指尖摇曳,乖巧的像是烛光。

    白夜微微一笑,对着鼬说道“以前一直听说天照被称为‘永不熄灭的黑炎’,如今看来,不过尔尔。”白夜随手一灭,黑色火苗变消散在空气之中。

    另一边未然闪电般的连打鬼鲛五十多棒,应接不暇的鬼鲛一抹嘴,就要开启鲛人形态,却突然被一道黑影生生拽走。鬼鲛想要反抗的时候,听到“走”这一个简短的字,变顺从的放弃了抵抗,转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未然,便消失不见了。

    啵

    白夜看都没看鼬一眼,轻轻用手指一戳,原本呆立着的‘鼬’便扭曲着消失了。

    分身。

    “哼,好可惜啊,他们跑了。”白夜微微叹了口气,却并没有追击。一旁的三鼠眼看着两人消失,想追,却看着白夜纹丝未动,气的直跺脚。

    白夜轻轻一挥手,一道蓝光飞向天空,随后爆出一个巨大的蘑菇云。

    刚才鼬借着白夜处理天照的空档使用了分身爆破,制造混乱并逃脱。只可惜白夜一眼看穿,第一时间用灵力将分身内的查克拉包裹住扔到了天上。

    同时,白夜身后的口罩男摆了摆手,四周原本平静的街道便开始扭曲。

    只见两旁的建筑突然开始横向收缩,变细,原本已经跑到很远的鼬和鬼鲛二人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以一种很快的速度向后移动。

    事实上两人还在奔跑,只是身边的景象在急速倒退,而且比他们快,这才制造出往回跑的假象。

    不消片刻,鼬和鬼鲛便出现在了白夜的面前。

    白夜负手而立,向着未然一般小弟使了个眼色。

    咔,咔

    两声脆响,鼬和鬼鲛的手上多了两幅闪着银光的铐子,未然NB轰轰的推了鬼鲛一把,说道“你被捕了!”

    说话间,两旁扭曲的建筑一下子消失了,又多了一些建筑,还有一脸茫然的林可可。

    林可可擦擦眼睛,一眨眼,远处的鬼鲛就少了件衣服,还被拷了起来,同时被拷的还有鼬。

    林可可吓了一跳,看那未然的动作娴熟的不像一天两天,难道他们是警察?再看那个紧身衣,原来摘下面罩这么帅!

    “诶,不对”林可可晃晃满是小星星的脑袋,这警察怎么把COS抓起来了?COS还犯法吗?再说,抓个人也不用COS吧?真恶心!

    林可可迈着坚毅的步伐,冲过去就要和白夜理论,怎么能抓帅气的鼬哥哥!顺便再要个QQ号。林可可有点儿兴奋,一天见俩帅哥,一个COS,还有一个警察,啧啧,血赚!一个养着看家,一个拿出去赚眼球,哇,我要是有这样两个男朋友就太好了!

    没等林可可接近鼬,未然凶着脸就把她拦了下来。未然叫嚣道“小屁孩一边去!我们这是民警执法,闲人勿进!要捣乱信不信我把你也抓起来?”说着未然还掏出一个警察证在林可可面前晃了晃。

    “呸!”林可可狠狠唾了一口,一手打开未然的手,反向未然吼道“瞎了你的狗眼!姑奶奶哪里像小孩子?我可是三好公民!你凭什么说抓我就抓我?还有啊,你也不看看你这个样?警察?你看看那个,那种尖嘴猴腮的人也是警察?骗谁呢?”说着林可可毫不客气的指了指着远处的三鼠的鼻子。

    三鼠张着嘴比了个口型“what?”三鼠欲哭无泪,不就是有两道八字胡嘛,至于这么针对么……

    “我什么样?”未然嘴角抽搐,一下子从兜里掏出一面镜子,看了看,一把拉住林可可问道“来来来,什么叫我这个样?这花见花开的绝世容颜难道配不上我的身份吗?”

    林可可一扭,挣脱未然的脏手,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挖苦道“得了吧你,浓眉大眼,一看就是个一根筋的傻帽!”

    “我……”

    “够了”白夜叹了口气,安排手下把鼬和鬼鲛拉到身后,自己走到林可可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居高临下的握住了林可可的手。

    林可可的脸腾一下就红了,心里暗道:虽说你帅,头发也飘逸,但……这么抓着人家的手是不是太不礼貌了?哎呀,好难为情。

    “来人,把她也拷起来,带回去一并审问。哦,对了,最后别忘了洗脑。之前那个东方无根没洗脑,闹出多大动静,我想你们心里应该有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