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符篆师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吃瓜二人组
    白牧野跟秦冉冉一出来,就看见了远方爆出的那股惊天能量波动。

    “我去……打的这么凶!”他离着那边至少有万里之遥,但那边传来的能量波动,却是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到底生了什么?”秦冉冉有些害怕的往白牧野身边靠了靠。

    那种场面,即便是她这个没有什么经验的人,也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恐惧和压力。

    就像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时,任何生灵在这种天威之下,都会有种自身无比渺小的感觉。

    “看上去,是有人激活了这星球表面的防御法阵。”白牧野分析道:“这样一个以星球为单位的古老宗门,不可能只在里面有防御,外面就不管不顾,任由敌人闯入。”

    “我们……赶紧走吧。”秦冉冉低声道。

    “嗯,我们绕开那个地方。”白牧野点点头。

    因为那个方向,是他们回到飞行器的必经之路。

    如今两人根本不敢硬闯,只能想办法绕开。

    白牧野取出飞行器,带着秦冉冉往前飞了一段之后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那法阵的范围……太特么大了!

    横向至少延展出五千多里的范围,纵向还有多深在他们这边根本无法感知。

    白牧野悄然将飞行器降落在一座不起眼的荒凉山坡上,对秦冉冉说道:“咱们不能立马过去,先等等。”

    秦冉冉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白牧野,低声问道:“怎么了?”

    “这种规模的法阵,绝不是单人力量能够布置下来的。我怀疑,这是他们宗门的法阵!”白牧野低声道。

    “那怎么了?”秦冉冉依然有些不明所以。不懂就得问,哪怕被嘲笑,但至少听过解释之后,下次再有人提起来,不至于依然一脸茫然。

    “既然是宗门级别的法阵,那就很有可能到处都是。我们现在这样闯出去,万一那个激活法阵的人一高兴,再动一个,把咱俩困住怎么办?”

    “会吗?用这样恐怖的大规模法阵对付我们?”秦冉冉有些不可思议。

    “这宗门都不存在了!谁还会在乎那个?”白牧野撇撇嘴,然后道:“反正我们都出来了,先等等,这种时候谨慎点没错。”

    “嗯,我听你的。”秦冉冉轻声道。

    经过这一次的经历,她在内心深处已经完全信服了这个比她还小的帅的家伙。

    想着心事,她忍不住轻笑起来。

    “笑什么?傻了吧唧的?”白牧野瞥了她一眼。

    秦冉冉这次却没跟白牧野斗嘴,说道:“刚认识你那会,只觉得你画画的特别棒!怎么说呢,那种画,我觉得只有那些上了年纪的白胡子老爷爷,那些真正的大师,才有可能画出来。所以对你就特别好奇,想要认识一下。”

    “后来呢,现你真的特别帅呀!也是在那个时候,现你居然是符篆师,而且精神力还特别高。几乎符合了一个女孩子找男朋友所有的幻想!”

    “那个时候,真的是有点悄悄的喜欢上你了呢!”

    白牧野眨眨眼,刚要说话。

    秦冉冉白他一眼,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林妹妹的,林妹妹也是你的,你不需要给我再撒一遍你们的过期狗粮!”

    “没过期。”白牧野强调道。

    秦冉冉不理他,接着说道:“从那时候开始关注你,一开始看你的表现,我甚至怀疑自己那次是不是看错了?你的精神力那么高,怎么可能只有二十多点?果不其然,你后来还是一点点的露出了狐狸尾巴。”

    白牧野笑笑:“狐狸精吗?可以可以。”

    “臭美!”秦冉冉忍不住吐了句槽:“自恋白!”

    接着,幽幽一叹:“最后费尽心思,弄到这张地图,思来想去,现竟然没有一个适合的。那些能带我来的人,不会带我来,那些愿意带我来的,我不愿意。所以最后现,似乎只有你适合。然后我就冒昧的,从林妹妹手中把你抢来了一段时间。”

    白牧野:“……”

    秦冉冉道:“直到现在我还是有点懵的,真的小白,你的表现太令人震惊了!我虽然有点笨,也有点傻,更没什么阅历,但我也知道,这次如果不是你,哪怕换成一个大宗师……恐怕都早已经全军覆没了。看着那些邪恶的上古大能们占据着我们这个时代人的身躯,真的感觉太可怕了!”

    “所以,有你这个朋友,真的很好!”

    白牧野看看她:“下一句是不是应该诚心诚意的道谢?”

    “去你的,我才不道谢!大不了,我唱歌给你听!”秦冉冉笑道。

    遥远天边,那恐怖的绝杀法阵依然在运行当中。

    有疯狂的精神咆哮从那里面传出。

    “火尊,你敢背信弃义?”

    白牧野听了只是微微一怔,但秦冉冉却瞬间呆住。

    她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苏老?”

    白牧野看向她。

    秦冉冉也看向白牧野,喃喃道:“那精神波动,好像是苏老啊!”

    “神符师?怎么可能?”白牧野也感到难以置信。

    神级的大能,怎么会被困在法阵当中?

    到了这种层级,无论灵战士还是符篆师,在世人眼中,基本上也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了。

    他们可以凭借肉身飞天遁地,即便是在星系内遨游,他们也不是做不到!

    如果真的不在乎能不能再回到家乡,到了这种境界的大能,甚至可以凭借肉身直接遨游宇宙!

    尤其白牧野听秦冉冉说过,苏老是一个特别谨慎的人。

    一个谨慎的神符师,也会被人坑?

    秦冉冉看着白牧野,面色苍白的道:“刚刚他在喊什么……火尊你敢背信弃义?”

    白牧野点点头。

    “火尊是谁?”秦冉冉看着白牧野问道。

    白牧野苦笑着摇头:“我哪知道火尊是谁?嗯?火尊?落雨至尊?柳红颖至尊?陶芷韵至尊……他是……”

    白牧野看着秦冉冉,两人异口同声的道:“上古大能!”

    当代虽说也有至尊这两个字,但通常来说,都是用来形容某一个人或是物特别厉害特别牛,而在上古时代,至尊……却是他们对神级存在的一种叫法!

    就像大学教授一样,彭教授、孔教授、宋教授……

    秦冉冉轻声道:“他说火尊背信弃义,难道他在跟上古生灵合作?”

    她是没经验,是小白,但她智商是没问题的。

    只是这个猜测,让她无法接受。

    白牧野想了想,道:“我觉得有可能。”

    “不可能的,苏老是个好人!”秦冉冉反驳道。

    假设虽然是她提出来的,可她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这个假设。

    “好人?”白牧野瞥了她一眼:“我算好人吗?”

    “当然!”秦冉冉回答得毫不犹豫。

    “那为什么我要把落雨至尊给放了?”白牧野道。

    “正因为你是个好人啊!你讲信用放了他,有什么不对吗?”秦冉冉看着白牧野。

    “那你说,没能夺舍成功的落雨至尊,一旦进入到人类世界中去,他会不会继续寻找目标?”白牧野问道。

    秦冉冉有些被问住,是啊,会不会呢?

    一定会的吧!

    毕竟,落雨至尊是坏人啊!

    坏人干这种事儿,不正常吗?

    “所以,从这方面来说的话,你说我是好人还是坏人?”白牧野看着秦冉冉。

    “你是无愧于心……吧。”秦冉冉有些没底气的小声说道。

    白牧野看她一眼:“毛的无愧于心,我是准备先出去,然后用你飞船上的舰炮轰了所有的飞行器。这样,他们这群上古生灵,谁都别想离开这星球,等有朝一日咱们真正强大了,再回来拿这里的资源。”

    秦冉冉:“……”

    “过分吗?”

    “有一点吧……”

    “过分什么?难道真让这群心狠手辣的上古老阴比冲进属于咱们的世界胡作非为?”白牧野冷笑道:“至于其他那些进来寻宝的人,你觉得还有幸存的吗?恐怕除了咱俩之外,唯一一个幸存的,就是现在被困在阵中的神符师苏老了。”

    秦冉冉默然无语。

    “所以呀,人都是复杂的,哪能是单纯的好坏就能概括的?”白牧野笑笑,道:“很显然,那个火尊,应该是认识苏老的。但他既然能在苏老面前活下来,最后还从容不迫的算计了苏老,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说到这,白牧野没有继续往下说。

    秦冉冉脸色苍白十分难过的道:“他们之间……存在某种交易。”

    “对喽!”白牧野点点头,“既然有交易,就说明对苏老来说,留着那个火尊,比干掉他收获更大!结果呢,出来之后,火尊激活了星球表面的法阵,把苏老给坑了。不过在这之前,似乎还应该有别人被困。这个苏老,应该是刚刚被困的。”

    “那咱们……怎么办?”秦冉冉一脸无助的看着白牧野。

    “咱们当然就在这里看啊。”白牧野苦笑道,“难不成你觉得我有冲进法阵救出苏老的能力?咱俩是朋友,我跟他老人家可不是朋友。”

    “我不是让你救他,我是说,咱们还能逃出去吗?”秦冉冉有些悲观的道。

    如果整个星球到处都是这样的法阵,那么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被困在里面,就连苏老都无法闯出的法阵,他们俩就更别想了。

    “当然能逃出去了,咱们就在这里看着,大不了现在掉头,从另一个方向飞,反正这星球是圆的,虽然它很大,但咱们的飞行器还不错,用不了多久就能飞到你的飞船那里。”

    白牧野说着,对秦冉冉笑笑:“另外,你别忘了,我至尊空间指环里,可是有至尊星际飞船的!”

    “至尊个鬼呀!”秦冉冉瞪了白牧野一眼,心中那种担忧,却是少了很多。

    是啊,反正只要他有办法就行了。

    “先别担心,也不用难过,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糟,咱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就只能在这看热闹了。”白牧野一脸轻松的道。

    秦冉冉担心苏老,说明她心中念着师恩,念着旧情。

    但对白牧野来说,那不过是一个陌生的神级大能罢了。

    还是一个敢和上古大能做交易的主儿,能是什么省油的灯?

    齐王的确表过态,说以后不再对他出手了。

    但这位苏老如果在这里看见他,以神符师的眼界,说不定一眼就能看出他的真实水准。

    一个已经接近中级宗师的少年,还是齐王的敌人……那还了得?

    说不定都不用报告给齐王,直接就把他给灭了。

    他吃饱了撑的才去管这种闲事儿,更别说他也管不了。

    那绝杀阵太恐怖,里面的神符师苏老……同样很恐怖!

    他竟然在不断冲击着困住他的绝杀阵,疯狂的想要突破出来。

    同时他那疯狂的精神波动也不断传出。

    “火尊,千万莫要让我冲出这法阵,不然的话,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你这上古老贼,不得好死!”

    “有本事你就现在彻底用这法阵绞杀我,哪怕给我一丝一毫的机会,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想要得到我身上那些资源?我告诉你,一旦我现自己没有机会冲出去,我会毁掉身上所有的一切!”

    “你连根毛都别想得到!”

    这时候,火尊那冰冷而又不屑的声音传来。

    “当真是个没见识的小家伙呢,你真以为本尊带着你走遍了所有的禁地拿走了所有的宝物?你错了,本尊只带你走了三分之一,还剩下三分之二留在那,我的朋友应该正在悄悄的收集呢。你毁就毁,到时候,我的兄弟自然会分给我一半。”

    “你这种人,其实最是无能,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觉得我们自相残杀,可实际上我们对真正的兄弟朋友和下属比你这种看似老好人实则阴损无比的东西好太多!”

    “本尊只蛊惑你一番,你就把带来的人全部给干掉了,出手那叫一个干脆利落那叫一个心黑手狠啊!所以你就你这种,还枭雄……哈哈哈哈,简直笑死你爷爷我!”

    “本尊当年在这魔符宗是长老之下的第一人,都从不敢觉得自己是什么枭雄。”

    “最多只能算是一个阴人好手,对法阵有点研究,对火系符篆有点心得。你算个什么东西?一点经验见识也没有。知不知道刚刚你为什么被本尊说得热血沸腾?是不是到现在依然一脸茫然且惭愧并很想抽自己耳光?”

    火尊精神意念狂笑着:“哈哈哈,实话告诉你,那是大蛊惑术!你这种后世的渣渣,恐怕连什么叫大蛊惑术都没听说过吧?但你应该能理解,就是字面的意思,哈哈哈哈!”

    “你以为你能扛得住绝杀阵的攻击,就能冲出来?你想多了!这法阵,万古以前设下之初,是用来对付帝级存在的!只可惜,万古岁月过去,磨灭了本尊当年布阵的太多材料。以至于它现在降到只能对付你这种神级中的弱鸡!但你放心,它一旦运行,便永不停歇。你就在这里好好的享受这种炼狱般的生活吧。主上!”

    最后两个字,火尊叫得无比讽刺。

    就连隔着如此遥远的白牧野和秦冉冉,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后世的渣渣,神级中的弱鸡……

    这让他们两个连大宗师都不到的人情何以堪呐。

    连神级都是弱鸡,宗师岂不是弱弱弱鸡?高级符篆师秦冉冉小姐姐岂不是连弱鸡都没资格当?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有种弱小无助可怜的感觉。

    尤其秦冉冉,当听到火尊说苏老竟然杀了他带过来的所有人时,脸色都变得惨白无比。

    苏老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儿?一定是被他那大蛊惑术给蛊惑了,心神失守之下……才做出那种糊涂事的吧?

    随后就是两人用强大的精神波动对骂。

    苏广瑞是神符师,这法阵威能在不复当年的情况下,一时半会还真杀不死他。

    神符师的精神力浩如烟海一般,用来骂人实在消耗不掉多少。

    火尊那边也不在乎,他有绝杀阵的加持,所以骂人同样可以在不消耗多少精神力的情况下传出很远很远。

    如果这是一颗住满了人类的星球,那就真的热闹了。大约会有十分之一左右的区域,能听见两人吵架。

    这才是真·隔空对骂。

    白牧野跟秦冉冉则化身吃瓜二人组,安安静静的坐在飞行器里吃瓜。

    白牧野还顺手给录了下来。

    毕竟这是一场真正的当世大能跟上古生灵之间的对抗,意义非凡啊!

    感受着苏老那澎湃的精神波动,秦冉冉一脸无语:“看上去,这一时半会的,是不可能结束了。”

    白牧野看她一眼,说道:“你也别急,咱们现在不能乱动,刚刚咱是趁乱飞过来的。如今那边局面已经稳定下来,若是轻举妄动,弄不好就会被现。对方布阵的手段太高明,我根本看不出什么地方有法阵。要是咱们也被人困住,那就热闹了,死的太冤。”

    白牧野说着,启动了飞行器的保护装置。

    须臾间,他们的飞行器彻底跟这座灰突突的荒凉大山融为一体。

    哪怕有人经过这里,也感知不到他们的存在。

    吃瓜必须得有耐心。

    两天之后,两人终于吃到了新瓜。

    一具很特殊的傀儡,从远方狂奔而来!

    那傀儡似乎是某种稀有金属炼制而成,看上去就像是是一个人形机器人,在大地上狂奔。

    每一步竟然都能跳跃出数十上百里的距离!

    它浑身上下闪耀着银色光芒,手中还提着一把长刀,就像个强大的战士。

    秦冉冉看了白牧野一眼,低声道:“这又是谁?”

    “落雨至尊吧?”白牧野也在打量着那距离他们只有数百里的人形傀儡。

    这时候,白牧野看见,另一个人,从那大阵当中从容走出。

    看见那傀儡的时候,愣了半天,然后才试探性的释放出精神波动:“落雨?”

    “火兄。”傀儡将长刀收起,然后冲着火至尊一抱拳,“我现你留下的资源有点多,感觉有点不大对劲,所以就过来找你了。”

    说着,直接扔了一枚空间指环过去。

    火至尊接过看了一眼,多少有些惊讶:“怎么给我这么多?”

    傀儡哈哈一笑:“我现在这鬼样子,要那么多资源做什么?再说咱们好兄弟在一起,还怕弄不到资源吗?”

    火至尊一脸无语的看着面前傀儡:“你怎么变成这个鬼样子的?难道没有人进入到你那里?”

    落雨至尊一脸郁闷的道:“别提了,他奶奶的,翻车了!被一个小家伙给坑的很惨,差一点就见不到火兄。”

    “这么严重?什么情况,快跟我说说!莫非还有活人从这里逃出去不成?”火至尊的精神波动瞬间变小了。

    落雨至尊的精神波动也一下子弱了下去,很显然,这件事太丢人了!

    即便知道这星球表面几乎不可能有其他人在,但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还是不想大声嚷嚷出去。

    不过这两个人碰到一起,对白牧野跟秦冉冉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如果单纯是两个强大的符篆师,白牧野倒也没什么可怕,大不了驾驶着飞行器转身就逃,大宗师飞的再快也快不过飞行器去。

    但问题是,对方掌握着真正的大杀器!

    这绝杀法阵太凶了。

    神符师被困进去都出不来,更别说他们俩年轻人。

    即便有符篆师宝典这种至宝,白牧野也没什么信心。

    那边火至尊跟落雨至尊交流一番之后,似乎也提升了警惕,两人飞上高天,向着四处眺望。

    白牧野看了一眼秦冉冉,低声道:“你在这,能遥控到你那艘星际飞船直接升空吗?”

    秦冉冉微微一怔,道:“能倒是能,但是……”

    “让它升空!”白牧野一脸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