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五六零章 跪下,我就是你们的新统帅
    “瞄准他!”

    张名振看着半空中的那张金灿灿面孔吼道。

    他身旁十六名士兵迅举枪。

    这是一种同样六棱锻造枪管,但比之前那些线膛枪更长的火枪,实际上长度已经接近肯塔基,很显然松江的工厂仿造耶格时候,为了要更远射程加长了枪管。

    这并不难。

    苏钢的材料没有问题。

    剩下的就是加厚管壁然后加长而已。

    不过……

    一名枪手向他摇了摇头。

    即便这样也够不到,这种线膛枪加长枪管后,有效瞄准射程也不过才五十丈,但那是射击平地的,这是对着天空射击,实际上那子弹连五十丈都够不到。明白这一点的张名振用仇恨的目光那张邪恶的金灿灿面孔,然后理智地示意放下枪,这些线膛枪使用很麻烦,不光子弹装填麻烦,枪管清理也麻烦,没必要浪费子弹。

    然而就在这些线膛枪手放下枪的时候,天空中那金灿灿的面孔旁边却举起了一支枪……

    “你想打下我吗?”

    一个声音蓦然响起。

    张名振愕然地看着那面孔。

    下一刻那面孔旁边的火枪喷出了火光和硝烟。

    对着上面的热气球。

    “我帮你!”

    那声音真诚地说道。

    再下一刻那关了炉火的热气球开始坠落。

    “快瞄准!”

    张名振惊喜地吼道。

    十六名线膛枪手以最快度举起手中的火枪,很快那热气球已经下落了过一半的高度,甚至站在张名振的位置,都能看到顶部多出了一个隐约可见的窟窿。

    紧接着高度下降到了线膛枪射程。

    下一刻所有枪手扣动扳机。

    子弹在那金色身影上打出一点点隐约的火星,甚至一颗子弹还打断了一根绳索,另外还有几颗子弹打在了热气球上,于是更多窟窿出现,热气球的下降度更快。紧接着落到了火绳枪射程,密密麻麻的枪声响起,虽然没看到击中的,但却将热气球打得千疮百孔,这时候热气球简直不能说是降落,准确说更像是坠落,就在那些士兵混乱装填的时候,即将触地的吊篮里一个金色身影骤然跃出。

    下一刻他带着一道金光,恍如一块岩石般砸在了地上。

    然后低着头屈着右腿恍如僵尸般站在尘埃中。

    “开火!”

    张名振吼道。

    说完他抬手就是一枪。

    周围完成装填的士兵纷纷开火。

    但那身影一动不动……

    好吧,虽然有几个洞不影响热气球降落,但一个破了几十个洞的热气球,很明显无法保证安全的降落,尤其是他还那么重。

    杨都督需要一点点时间恢复。

    但仅仅一点时间而已。

    下一刻带着满身火星的他,就化作了一道金色的闪电,一头撞进还在弥漫的硝烟,连剑都没带的他径直撞飞了两名士兵,同时双手一手抓住一个向前抛出,就在那些正混乱装填的火枪手被砸得一片混乱时候,他已经从人群中撞出。

    后面张名振以最快度夺过一把苗刀,迎着这个士绅公敌,像一个真正侠客般纵身跃起凌空斩落……

    然而他的刀落空了。

    张名振有些茫然地看着砍在地上的苗刀。

    紧接着他转回头。

    那金色身影正在直冲向重炮堡。

    “拦住他!”

    张名振惊恐地尖叫着。

    重炮堡上方那些火枪手以最快度瞄准开火,狂奔的杨信抬手用胳膊挡住眼睛,无视迎面而来的子弹继续狂奔,但就在同时大批苗刀手出现在他前方,这些膀大腰圆的壮汉迅排成一道人墙,双手举起苗刀对着他呐喊着斩落。

    但杨信依然是撞。

    加上盔甲重量达到三百二十斤的他恍如狂奔的犀牛,伴着苗刀砍在五毫米厚表面渗碳锻铁板的撞击声,他用胸口直接撞飞了一名苗刀手。

    紧接着双手同时硬生生夺过两把苗刀向前一合。

    两颗头颅瞬间坠落。

    那两柄苗刀顺势飞出,头顶两名正在瞄准的火枪手惨叫着倒下,但也就在同时,杨信背后线膛枪手完成装填瞄准他开火,然而他们却目瞪口呆地现,自己的子弹依然只能在他身上打出一点点火星……

    耶格线膛枪在九十米距离只能穿透两毫米锻铁板,而杨信的全身甲平均厚度五毫米。

    而且表面渗碳。

    而且这是平均厚度,要害其实最厚到了七毫米。

    里面还有软甲和插板。

    这套过一百五十斤重的防护层足以免疫炮弹以外一切攻击,包括那些支架火绳枪,他敢浪就是因为他知道后世那些对这时候火绳枪的测试数据。哪怕二十六毫米口径重型火绳枪最多也只能打穿七毫米软钢,而且还是没有表面渗透的,但大同军制式的斑鸠铳还达不到这个级别,实际上口径缩小到二十,而线膛枪实际上口径只有十五。

    真打不动他。

    哪怕是他的后背。

    杨信回过头,向着那些线膛枪手做割喉状。

    后者吓得四散奔逃……

    下一刻杨信冲上了重炮堡,几个英勇的士兵上前,他双拳以极快度伴随他的狂奔轰出,也不知道是被他打飞还是撞飞的,所有阻挡他的士兵全都惨叫着飞出并坠落。

    他就这样沿着这道城墙般的堡垒顶部一刻不停狂奔,低着头双拳一刻不停地轰出。

    前方一片飞起的身影。

    下面的大同军依然在射击。

    但绝大多数子弹都很难打中,毕竟指望火绳枪打这样一个快移动的目标还是很困难,而且就算击中也毫无意义,这个浑身盔甲厚到夸张的家伙就像个不死的怪物。不对,应该说就像是一个不死的神灵,一个金甲的战神,此刻甚至就连张名振都感觉到了一种绝望,而那些在炮堡顶部的士兵干脆已经在逃跑。他们连迎战的勇气都没有了,和一个根本无法战胜的敌人战斗直接让人崩溃,在这样的敌人面前他们唯一能想到的只有逃跑。

    然后杨信终于停下了。

    下面也没人开枪了,那些火枪兵用畏惧的目光看着他。

    “怎么不打了?”

    杨信站在一尊大炮前说道。

    在他身后是汹涌的喊杀声,就连大同军的第二重阵地也被那些倒戈的士兵淹没,实际上是那些十八斤重炮阵地的守军同样出现倒戈。

    张名振对他的近卫军忠诚度估计过于乐观……

    他的确准备血战到底。

    但指望一万五千人全都跟着他血战到底?

    开玩笑。

    杨信对待俘虏的原则,早就已经通过无锡的大战尽人皆知,荡寇军可是优待俘虏,上次被俘的那些不但得到很好的医治,甚至后来都在不再与荡寇军为敌的保证书上按手印,然后全都路费回家了。既然投降根本不用担心被砍头,而且还能拿着路费回家,那打不过就投降呗,说到底就是混口饭吃,谁还真的对张名振这些人忠心到生死与共?

    “都放下武器吧!”

    张名振黯然说道。

    他身旁那些士兵毫不犹豫地扔掉了手中的武器。

    张名振的神情更加黯然了。

    他深吸一口气……

    “事已至此,张某无话可说,败军之将,任凭处置,只请阁下放过我这些兄弟。”

    他说道。

    “可以,不过你最好别自杀!”

    杨信说道。

    “张某会等你来凌迟的!”

    张名振恨恨地说道。

    “那样最好!”

    杨信说道。

    说完他看着那些惶恐不安的士兵。

    “跪下,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们新的统帅!”

    他威严地喝道。

    所有那些士兵全都战战兢兢地跪倒在了他脚下……

    而就在此时,牛山下逃亡的钱谦益正黯然回,看着雨花台上弥漫的硝烟,不过只有他和熊明遇,他们在离开雨花台后,紧接着在混乱的战场上被冲散,张名扬和商周祚不知道被冲到了哪里,此处只有百余骑保护着他们俩……

    “炮声怎么停了?”

    熊明遇皱着眉头说道。

    那些万斤巨炮的炮声在这里都足够能听到,他们也听了一路,但现在那炮声已经停了。

    “还能怎样?都是一群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枉费了咱们一番心血,吃咱们的喝咱们的,真正生死关头一个管用的都没有,时穷节乃见啊!”

    钱谦益恨恨地说道。

    很显然他已经猜到生了什么。

    熊明遇长叹一声。

    两人也没再多说什么,赶紧催马继续他们的逃亡。

    然而他们却并没注意到,在前面的一处山头,一个人手中的望远镜正随着他们缓缓移动……

    “这是两条大鱼啊!”

    被杨都督派往陕北救灾,以至于错过了一系列战斗的荡寇军哨长罗汝才,看着望远镜里面的两个身影饶有兴趣地说道。

    在他身后山林中,数以千计破衣烂衫的逃奴,逃兵,乃至于逃犯,全都用热切地目光,看着这群如丧家犬般逃亡的家伙,就像看着一群送上门的肥羊,很显然罗汝才终于干起了他原本历史上干的。

    “你真是李锦的叔父?”

    他低头问身边一个年轻人。

    “我不就是比他小吗?他都当大官了,若非真是他叔父,冒认官亲我岂不是找死?”

    那年轻人不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