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四五七章 毛驴救国计划
    张献忠,罗汝才,刘国能三人和另外四名士兵,就这样成了已经筹备大半年的援朝军第一批士兵……

    罗汝才当队长。

    这个人必须得承认还是有能力的。

    就是不思进取外加喜欢享受了点,这也可以理解,作为一个老光棍突然就成了坐拥千军万马的老大,要是不弄几百个美女夜夜笙歌,哪对得起自己孤独的前半生啊。

    但能力是有的。

    至于他们的军营就借用之前新军在通州的。

    孙元化带着新军去辽东后,这座军营就闲置起来,天启也没有再继续搞第二批新军,话说这一支就很让九千岁肉疼了,两万新军从组建到开赴辽东,总共花了一百五十万两,而且至今还是辽东各军里面维持费用最高的。毕竟他们消耗的不只是粮食和军饷,光维持正常的训练就是一笔巨款,那各种火器齐射一次,打出的火药可就得几千斤。

    真的。

    红夷大炮的确好。

    可目前辽东最大的红夷大炮,打一就得五斤火药啊。

    这样的新军真养不起太多,曹文诏的新式火枪骑兵都没新军能花钱,毕竟那短枪打一才几钱火药。

    “以后陕北再有送货的,一定要全部登记姓名籍贯。”

    杨信对杨夫人说道。

    “这里面有什么不一样的人?”

    杨夫人好奇地问。

    “老夫夜观天象,近日有一百零八颗魔星降世,此辈皆为应星者。”

    杨都督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说道。

    “那为何不干脆杀了?”

    杨夫人无语地说道。

    “魔星嘛,用来祸害别人还是很好的。”

    杨信说道。

    为什么要杀呢?

    留着祸害衮衮诸公们不是更好?

    “他们这些年送了多少石油过来?”

    他看着一旁正在卸下的一桶桶石油说道。

    “今年到目前为止,总共送来五千桶,每桶都是连桶一百斤,据说那里已经有人在用打井的方式取油,而且从四川雇了会打盐井的,打上深井之后自己就能往外冒,成本极其低廉,运到这里至少五倍的利。实际上咱们用不了,目前煤油都是卖给咱们的庄户点灯,不过炼出的煤油有臭味,好在终究比别的油明亮,那些要让小孩读书的庄户还是很喜欢。

    但他们用的终究有限。

    再就是军队采购汽油,尤其是孙传庭那里,喜欢用这东西给建奴烧荒。

    而且用的很好,据说比松脂还好,倒上一桶就连石头都烧起来,那些参天大树更是一点就着了。

    但咱们真不赚钱。

    倒是沥青的确好用,如今新船都用这个刷在外面防水。”

    杨夫人说道。

    想象了一下辽东明军带着汽油在山林放火的场景,杨信忍不住也是一笑。

    实际上这是这些年明军最喜欢的。

    他们的确对于进攻野猪皮缺乏动力,但出去给山林点火还是很有热情,而野猪皮也会派出游骑巡逻,双方时不时因此生小规模战斗,因为出去放火的都是精锐,所以双方互有胜负,那些带着级回来的就可以领赏了。

    这些年建奴被搞得苦不堪言。

    毕竟他们真没办法对付,这种山火很难扑灭,而他们周围又全是山林,躲也没地方躲,现在通行的做法就是在居住区周围清理出足够的隔离带,一旦火烧过去就老老实实看着吧,反正又灭不了。这些年明军年年烧,只要风向合适就找个地方点上,夺回边墙后,因为前面还没烧过的地方增加,今年就烧得更欢乐,这些大火的确烧不死几个人,但山里野兽算是绝迹了。

    没烧死也被赶到别处了。

    毕竟他们都烧了都快整六年了。

    现在建奴已经由狩猎加农耕的变成了放牧养殖加农耕。

    也就是在居住区附近放个羊,遇上火烧过去把羊驱赶到隔离带里面,不过因为平日拉弓的机会不多,相对来讲扛锄头的时间增加,所以新一代建奴年轻人的弓箭水平普遍低于老一辈的。毕竟后者的硬弓重箭是从小伴随长大,他们的箭射不准是有饿死可能的,而年轻一代想射也没有啊,至于单纯打仗来说,与其训练弓箭还不如玩火枪呢。

    他们又不是没有火枪。

    “油还是要继续收的,咱们也不缺那点银子,再说煤油又不会变坏,炼出来以后先存着,这种东西是可以解决臭味的,但解决需要另一种东西,而这种东西我们还没有大量生产的手段。”

    杨信说道。

    他需要硫酸和苛性钾。

    后者当然好说,实际上现在已经有,氢氧化钾而已,纺织业从秦朝就已经在使用贝壳煅烧和草木灰反应充当洗涤剂。

    但硫酸这个真没那么容易解决。

    少量获得可以,要真正廉价化就得上铅室法了

    总之煤油用不了无所谓,大不了一桶桶装起来储存,汽油可以给军队,而且这东西又不只是烧荒,还能制作燃烧瓶,沥青可以用在造船上,总之最终杨家并不会因此而亏本,那这就足够了。他搞这个又不是为了石油,真正的目的只是建立起来一条规模足够大的运输队,然后在需要时候运粮食。

    因为要给京城大量送可谓暴利的石油,那些士绅组织起大量驼队。

    而且就像张献忠家一样,越来越多地方百姓养驴加入,从延安到京城距离两千多里,基本上一年可以走两个来回,他们都是一头驴两桶两百斤,然后再额外带一些充当饲料的豆类和路上吃的干粮。目前杨家是按照京城本地菜籽油价格的两倍收购,一斤六分银子,连桶一起算,两百斤十二两,通常他们会得一半的运费,也就是六两银子,一般都是两头毛驴,这样就是十二两。

    他们自己吃的很少。

    这些人都是极其节俭,往返需要三个月,连人带驴吃的也就二两,他们又不是吃米面,就是些高粱窝头,哪怕需要在外面购买,也是买廉价的,实际上他们都是在京城买地瓜煎饼和咸菜。

    总共三个月不会过二两银子。

    住旅店就别扯了。

    这些人除非雨雪天气否则不会住旅店的,就算加上这些也不过三两。

    也就是说一趟能赚九两,一年通常两个来回,都是在种完地或者收割完之后出门,最终一年能赚十八两,当然,沿途会有一些其他花费,但一年至少十五两银子的利润,话说这时候募兵一年也就二十两军饷。

    虽然需要养驴,但毛驴这种东西养活成本极低,死了还能卖肉卖皮。

    对于陕北这些种地根本养不活自己的贫民来说,一年十五两绝对值得出来,更何况还不只,因为他们还会在京城采购稻谷运回去,一般都是两石,毕竟这个不是石油,后者是液体,就算流动性低那也是液体。

    那个不好驮运。

    但如果是粮食,一头毛驴可以驮过两百五十斤长途行走,他们这些是绥米驴,本身就是驮运用的。

    而陕北的米价几乎京城的两倍。

    甚至他们会绕路宣大,距离差不多,就是不如南路安全,但问题是宣大米价是京城的三倍,他们把京城的粮食运过去再卖三倍的价,然后就可以骑着毛驴回家了。

    那么当陕北饥荒的时候,这些毛驴运输队就可以直接雇佣,然后一头小毛驴驮五个罐头,目前这些人一年运来五千桶油,那时候不用运油,也不用管种地,他们一年差不多五个来回就得运回去至少三万个罐头,一个罐头加上乱七八糟的野菜,就能吊住一个饥民俩月的命。再加上储存的地瓜干之类,本地还能有一些地瓜产出,毕竟这东西几乎就不存在绝产一说,只要能栽种,它多多少少就能结出点东西,这样就能最大限度维持灾民活下去。

    然后组织他们向四川贵州这些地方迁移。

    “还得增加收购量,从这一批开始,每斤增加到一钱银子。”

    杨信说道。

    这样就是一桶十两银子。

    这样的价会让那些驼队疯狂的,哪怕要和士绅分,他们的利润也能至少暴涨三成,然后会有更多人加入养驴驮运的行列,而一头驴最多两年就能加入驮运,实际上一年半就差不多了,正好赶在饥荒降临前,这一波养驴潮中养的驴成长起来。

    不用多了,只要这期间能把向陕北的毛驴驮运量提高到十万个罐头,那么杨信就有能力稳住第一年。

    毕竟陕北的饥民蜂起是一个逐渐累积的过程,第一年只是王嘉胤,高迎祥,王自用这些,李自成是第二年,还是因为下岗,也就是说像他这样底层小驿卒在第一年仍旧能够勉强撑下。整个陕北还没到无可挽回,只要有外部足够的救济就可以确保撑过去,在这期间可以把受灾最狠的饥民向外转移,一边救济一边转移直到清空陕北。

    真的,那地方只能清空。

    最多留下那些占据最好田地的士绅。

    “不要担心咱们家会亏钱,现在亏钱,到时候全都赚回来,现在地瓜不值钱,三年后我可以保证地瓜干比现在的肉还贵,现在咱们多花些银子收油,三年后这些驼队一趟就能给咱们家收回这几年的银子。”

    他紧接着在杨夫人肉疼的目光中说道。

    饥荒时代什么最值钱?

    吃的。

    开封被李自成包围期间,一碗活的苍蝇幼虫好几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