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三十二章 可怜半夜虚前席
    杨信就这样跟着许显纯一直走到乾清门外,后者进乾清门,而他却被一个太监带走了。

    他得先演礼。

    也就是见了万历该如何行礼。

    另外他身上这衣服也不行,那太监把他带到附近一处房间,拿了身普通的青布道袍让他穿上,再拿一顶唐巾戴上,这就多少有点仙风道骨的样子了,配上这家伙的好皮囊,看得那太监两眼放光……

    “这小兄弟还挺俊俏!”

    他笑咪咪地说。

    “公公过奖了,公公才是俊郎不凡风流倜傥。”

    杨信说道。

    “是个会说话的!”

    那太监捏着兰花指眉开眼笑地说道。

    紧接着他带杨信演礼,这个倒没什么难度,就是走个程序而已,万历这又不是在大殿召见,杨信也不是外国贡使,就是让他知道一下基本的礼仪而已。演礼完了又把他带到乾清门外,虽然是万历召见,但实际什么时候见仍旧不一定,他得在这里等着。好在也没等太久,过了大概十几分钟许显纯就出来了,带着他进了乾清门,一直走到乾清宫前,那里有太监等着,杨信跟在那太监后面上了台阶……

    万历当然不可能在乾清宫的正殿召见他,他还享受不了这个等级的待遇。

    他得在弘德殿。

    杨信老老实实地跟着那太监穿过一道小门,通过长长的廊道,到达这座不起眼的偏殿,准确说这里其实是书房,他站在门外等着,那小太监进去紧接着出来带他进去。杨信进门就看见一个模样和方世鸿有几分相似的老者站着,而旁边短榻上斜卧一个病恹恹的五十多岁男子,穿蓝色四团龙袍戴黑色翼善冠,两边肩膀上分别是红日白月,旁边同坐一个华服的老女人……

    那个应该是方从哲的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杨信赶紧低头。

    “陛下,献宝人觐见!”

    太监说道。

    然后他悄悄戳了一下杨信。

    “山野草民杨信,叩见陛下,叩见皇后殿下!”

    杨信说道。

    方从哲脸色立刻变了。

    “皇后,这里哪来的皇后?”

    那老女人说道。

    “您不是皇后吗?小民自打失忆后就问人如今大明哪位圣人临朝才有这煌煌盛世,问的人都说如今大明有两位圣人,一位是当今天子,另一位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正是有两位圣人,才如日月般恩泽天下,使八荒咸歌盛世,皇后殿下,难道这些人说的是错的?”

    杨信这个不要脸的诧异地说。

    “哼!”

    然后那老女人就颇为得意地白了一眼万历。

    “油嘴滑舌!”

    万历哼了一声说道。

    “平身!”

    他紧接着说道。

    杨信赶紧站起来,低着头在那里等待。

    “方卿说这大明八纮一宇仪,乃神人教你所制成,那你且说说,这神人是何等模样?”

    万历说道。

    “陛下,神无形!”

    杨信说道。

    “神无形?”

    万历疑惑地说道。

    “陛下,神无形,但也有形,神者变化万千,可以是街头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也可以是乡间一个嬉戏的儿童,甚至可以是一棵树,一座山,乃至于天空中的一道光,那么对于凡人来说需要在意神的模样吗?神想让我们知道什么的时候,我们就会知道,那么神需要走到我们面前看着我们说吗?同样,我知道一切的时候也的确没有看到神走到我面前,但我却突然一下子知道了这些,那么除了神,还有谁能让我知道这些呢?”

    杨信说道。

    “倒也有几分道理!”

    老女人,或者也可以说郑皇贵妃笑着说道。

    很显然杨信给她带来了愉快,这个一辈子就想当皇后,却因为大臣们的坚决反对,始终止步于皇贵妃的女人听到那声皇后殿下时候,就像杨信吃那碗雪花酪一样从头到脚的舒爽。

    “都是些废话!”

    万历说道。

    “那神人可曾说过长生是否可致?”

    他很直接地切入正题。

    “陛下,自古可有真正长生者?凡人终有一死,然而死亡并非终结,昊天上帝创造宇宙万物,立天界,人间及幽冥三道,凡人死后灵魂归天界受诸神审判,有罪者入幽冥,忍受永世之苦,无罪者入轮回,有大功于华夏者居天界享永世之福。凡人于人间不过是过客,何必执着于长生,且不如努力当下,以求如太祖般享天界永世之福。”

    杨信说道。

    “天界为何,诸神为何?”

    万历问道。

    “天界乃昊天上帝开辟之极乐世界,诸神者皆华夏之祖先,昊天上帝创造人间各族,以华夏之族统御人间,以天子为华夏之主,自上古至今,一切华夏之明君及如武穆之名臣,皆入天界为诸神。”

    杨信说道。

    “如朕者可入天界否?”

    万历说道。

    “我不知道!”

    杨信很干脆地回答。

    “你不知道?”

    万历说道。

    “陛下,我就是一个传话的,您觉得这种事情我有资格知道吗?我能知道的就是神仙让我知道的,神仙不让我知道的,您就是砍了我的脑袋,那里面也不会有!我就是一个凡人,而且还是个误伤人命的逃犯,今天晚上差点被五城兵马司抓住,您召见完了我还得去上法场呢,五城兵马司还在外面等着抓我呢!”

    杨信崩溃一样说道。

    “放肆!”

    方从哲怒道。

    然而万历去突然笑了。

    “方卿,这就是个山野村夫,无需与他计较,不过朕还听说,你还在宣扬什么日心说,我们脚下的大地绕着太阳转?”

    万历饶有兴趣地说道。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万民皆以陛下为尊,群星自然也要绕着太阳转了!”

    杨信义正言辞地说。

    “哈哈!”

    万历终于开心地笑了。

    “陛下,您就别欺负他了,人家就是一个淳朴的乡民,不过是神仙借他献宝传话而已,不过他能得神仙选中也是个有福之人,以妾身看他那个误伤人命的罪名就给他免了吧!左右也就是个意外,看他也不是什么行凶作恶之人,否则神仙也不会选他,再给他一官半职,也算他献宝有功。”

    郑贵妃说道。

    “谢皇后殿下!”

    杨信一副迫不及待地表情说道。

    “别胡说,本宫乃是皇贵妃,本宫可没资格称皇后殿下!”

    郑贵妃说道。

    “在小人和外面百姓心目中,您就是皇后殿下,永远都是皇后殿下,不过皇后殿下,小民不敢为官,小民不过山野村夫,字都不识几个,为官会坏事的,小民只要能继续做陛下和皇后殿下的一庶民就足矣。”

    杨信说道。

    “你倒是颇有自知之明!”

    万历说道。

    这一点让他也多少有点意外。

    “你如今籍在何处?”

    他问道。

    “回陛下,小民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了,身旁一个商人说是小民姨父,他说我是任丘人,自小父母双亡,跟着他行商的,掉河里昏迷,醒来就是这样了。但小民误伤人命后,一时害怕就逃到京师,小民那姨夫有个把兄弟叫魏进忠的在甲字库当差,小民就去找他,隐瞒误伤人命的事情,目前暂时住他的宅子。”

    杨信说道。

    “你先退下吧!”

    万历多少有些失落地说道。

    很显然他想要的东西并没得到,帝王嘛,都少不了幻想个长生不老,能和弘治一样为情所困,看破生死的凤毛麟角,他爷爷就是个典型,只不过他爷爷一辈子也没机会,他突然遇上个据说和神仙有联系的,无论真假总要试试,结果杨信带给他的依旧是失望。不过好在杨信的天界理论,仍旧可以给他一点点安慰,他至少还可以幻想着死后升入天界,当然,他也不一定真相信,但这种理论终究给了他一点新鲜感。

    杨信老老实实地退出乾清宫,回到了乾清门外,不过他没急着离开,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方从哲也从乾清门出来。

    “方阁老!”

    杨信赶紧上前。

    “回去等着吧,五城兵马司那边老夫会跟他们说的!”

    方从哲说道。

    “方阁老,只是今天晚上我又拒捕,而且打伤了他们不少人!”

    杨信很不好意思地说。

    “那三词真是你写的?”

    方从哲一脸无语地说。

    “方阁老,我承认我这个人有点冲动,但这并不影响我喜欢诗词,我对文学的追求和我的性格无关,就像董大师那样书画双绝的,不也一样惹出了民抄董宦吗?”

    杨信说道。

    “你倒是会比喻!”

    方从哲说道。

    “至于五城兵马司那边,这还得看死没死人,没死人的话还好办,但要是真死了人的话,那恐怕还是不能善了,他们的上头是巡城御史,而巡城御史是都察院的,这些言官最不好惹,要是他们真揪着不放,纵然陛下也无可奈何,此事说来你终究是犯了国法,而咱们大明终究是要讲律法的。”

    他犹豫一下随后说道。

    “我倒没什么可说的,事情都是我惹出来的,敢做我就敢当,杀我头我也认了,但我有个朋友,他纯属被无辜卷入的,此人乃宣镇的兵,堪称是万人敌,您能不能先把他的事解决?”

    杨信说道

    (感谢书友锕铈钍,书友2o1811142o215938o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