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14章 当老妈的老师
    想不到事情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原来白青还以为要付出更多的口舌呢,毕竟父母就是些老顽固,所以我还真是机智。

    白青在哪里想到,或许是目标达成的缘故,他此时的心情简直就是美美哒。

    一时得意忘形,他忍不住坐在那里轻声的哼起歌来。

    “还有心情唱歌?赶紧写,写不完不许睡觉!”

    白跃进怒吼的声音在耳边炸开,瞬间摧毁了白青此时的好心情。

    他顿时苦着脸,看着眼前的纸叹了一口气。

    原本他觉得,自己干了这样几乎是捅破天的大事,一顿皮肉之苦是逃不了的了,但是没想到,虽然白跃进和张芳十分恼火白青偷钱的行为,但终究也没有动手,只是罚他抄写《三字经》十遍,为的就是让他涨涨记性。

    不过,那可是《三字经》啊,一千四百多个字,十遍就是一万四千多字,在这个家用电脑没有普及,全凭手写的年代,一晚上写这么多字,手不废掉才怪!

    写完这些,最少得六七个小时,这不得写到大半夜?

    简直就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啊!

    白青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被打一顿,反而更加轻松一些?

    堂堂重生者,还没来得及享受成功的喜悦,就在这里苦逼的抄着《三字经》,简直就是给重生人士丢脸了啊。

    下意识的瞄了一眼身边不远处正在看着电视的白跃进,接触到后者那犹如箭一般锐利的眼神,锋芒在背的白青不自觉的好似触电般的颤栗一下,立马正襟危坐的继续埋头抄写起来。

    算了,为了这个家,付出点代价也没啥,抄书算什么……

    一直到凌晨两点多,白青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活动着自己已经酸到麻木的手腕,将笔一丢,衣服也不脱就爬到床上,很快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白青觉得在自己已经感知不到手腕的存在了,稍稍动一下,就是一阵钻心的疼,他赶紧找出来膏药贴上,然后坚持着用左手完成洗漱。

    来到厨房里的时候,张芳已经早早的将东西都从附房里面搬了上来,摆在厨房里。

    似乎是闻到了膏药的味道,她转过身,看到白青手腕上贴着的膏药,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脸上露出调侃的神色:“让你再胆大妄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胡闹了!”

    “不敢了我是真不敢了,早知道被你们打一顿就好了。”白青嘟囔着,然后坐在饭桌上。

    张芳端出面条来,却没有像往常那般直接放在桌子上就离开,反倒是在白青身边坐下,拿起筷子夹了一些面条,对着白青说了一声“张口”,然后就把夹着的面条递到白青的嘴边。

    白青怔了一下,从记事起,他就再也没用父母喂过饭,想不到他今天一个心理年龄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居然要坐在那里张嘴让父母喂饭,脸上顿时流露出难为情的神色来。

    “我是你妈,有什么好害羞的,再说你以为我想喂你么?要不是看你手不得劲,要不是一会儿还得让你教我怎么烤面筋,我才懒得伺候你呢,赶紧张嘴吃完!”张芳一脸不耐烦的对着白青说道,说完,也不管白青张没张嘴,便硬是将面条塞进了他的嘴里。

    好在张芳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也不会真的把儿子给噎死,喂了几下之后就放慢了度,动作也是轻柔了不少。

    到底是亲妈。

    白青的心中带着一丝触动,他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张芳的这种温柔了,好像前世的自己,一直在让她不断的为自己操心。

    想到这里,越坚定了白青想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决心。

    面条很快就吃完了,张芳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就正式开始了跟白青学习制作烤面筋的过程。

    “妈,谷朊粉是从小麦中提取出来的天然蛋白质,其自身就有相当的粘弹性、延伸性、薄膜成型性、吸脂性和良好的机械性能,所以在第一步的时候要特别的注意,这也是一个关键之处,决定着烤出来面筋的口感,先是谷朊粉、盐和水的比例,昨天晚上的时候你也见到了,在这里我就不多说,需要注意的就是,烤面筋和面的顺序和普通的和面顺序是相反的,要先放水,然后一点点地往里倒谷朊粉,倒的时候另一只手要不停地搅拌着,尽量搅拌均匀,不能有疙瘩,直到把所有的谷朊粉全部搅拌均匀为止,到了这个时候再使劲的用手揉搓,直到成为一整个面筋团,并且感觉到它的筋道为止,基本上做好了这一点,最后烤出来的面筋的味道就不会太差……”

    张芳在那里按照白青的说法一点点的和着面,对于她这样擅长烹饪的煮妇来说,这些并不是什么难题,很快她就摸到了门道,和出来的面筋团也是变的相当筋道起来。

    白青用幸存的左手按了按面团,感受了一下紧致的程度,这才点了点头,然后指导着张芳将面团包裹起来进行醒面。

    因为这一次只是学习和实验性质的,数量并不是很多,所以没用太长的时间就醒好了,接下来张芳在白青的指点之下,又将醒好的面团切成一根根的长条。

    不得不说,张芳的刀工比起白青这样的糙汉子不知道强了多少,这一点从她切出来的面团就可见一斑,她的作品卖相上让人赏心悦目,至于昨天白青切的,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若非当时张芳想要搞明白他到底要干些什么,早就忍不住出言吐槽了。

    这一次张芳在切面团的时候,白青并没有要她切成一致的大小,反而刻意让她切成大小不一的面团,之所以如此,就是想要让张芳大概的了解一下,不同大小的面团烤制出来之后,在成品大小方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区别。

    就像是白青之前所说的那样,烤面筋真的是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除了之前白青所说的几个关键步骤,尤其是粉、盐、水的比例之外,其他的那些,张芳只是见过白青昨晚做过一次,她就记了个七七八八,不需要白青太多的言语,她就能够在程序上模仿出来。

    当然,烤面筋确实是简单,但是真正开张之后,白青却也不会太过于担心模仿者的出现,道理很简单,他们拿出来卖的,都是只需要简单烤一下的半成品,在这个谷朊粉还属于极少一部分才听说过的稀罕名词的年代,想要单纯凭面筋的外观就推断出做法,简直不要太难。

    至少,在两三年时间之内是如此,期间哪怕真的出现那么几个竞争者,市场那么大,个人能够覆盖的也有限,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再说,到了那个时候,已经攒下第一桶金的白青,还做不做这生意都是未知数呢。

    好歹也是重生者,不能过的太窝囊了。

    “对对,就是这样,一定要勤翻一些,千万不能烤焦了,那就不好吃了,火候把握很重要……”白青一面指挥着渐入佳境的张芳,一面畅想着自己凭借着先知,当上ceo,迎娶白富美,成为有钱人,走上人生巅峰的未来,心里美滋滋。

    嗯?什么味?

    “妈你赶紧翻一下,糊了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