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深空之流浪舰队 > 第九十九章 榜单第一
    丁兆东坐在下边,一边听着张远的演讲,一边叹息道:“三十年前,他父亲,张启明在世界级别的舞台上,展现出了一种新的湍流算法。从此以后,几乎所有的核引擎中的湍流控制部分,都采用了他的算法。”

    “那时候我还是老张的同学,我的老师认为,一百年的时间,不会有更好更强的算法出现了。这个问题几乎已经做到了极致。”

    “没想到,区区三十年,就轮到他的儿子,而且是同一个难题,一个更强大的算法……也许,这就是世界的一种轮回?”

    隔壁一位物理教授笑着说道:“那么,你觉得这个‘可微分神经网络’的算法,能够保持多少年?湍流问题,依旧没有被彻底解决,只是一种数值模拟,虽然模拟的很好,依旧不是真正的数学本质,总是能够越的。”

    丁院士摇了摇头:“本质?哪有那么容易,几百年都没有现的数学本质,未来几百年也不见得能够现。”

    “不好说啊,你预测一下,给个越的时间吧。”

    认真思考了一会,丁兆东道:“我们预知不到五十年以后的世界,一百年、两百年,更是无法想象,所以就说个一百年吧。”

    “能够保持一百年,你对这个算法这么乐观?”

    “是啊,希望未来的人类,比我们想象中的更聪明一些,能够实现完全的越吧!”

    “呵呵,一觉睡醒,我们就能看到结果咯!”

    台上……

    整个大屏幕已经被写满了16次。

    论述的过程也已经到达了尾声。

    张远缓缓吐出胸口的浊气。

    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原本黯淡的宇宙,如今已经充满了光明。

    “根据以上的算法,实验数据如下表……我相信,这些数据能够在实验室中非常轻易地重复。”

    在这一刻,他完成了,对自己父亲的越。

    “……也希望地球上的同行们,能对等离子湍流实验进行最终的检测,以补全实验数据中未能完成的部分。”

    “我也希望,在未来的时间里,有真正的天才,能够给出n-s方程解的存在性与光滑性的完整证明,从而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届时必然会有更新颖也更加精确的算法出现……”

    “我的论述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台下一片寂静,没有提问,也没有交头接耳的声音。

    每个人都感受到了,这一片浓郁的真理之光。

    又看到了一颗冉冉升起的科学新星。

    它属于23世纪,一个属于科学的黄金年代。

    打破沉默的,是坐在第一排的一位中年人。

    应该是相关专业的教授,他对张远微微鞠了个躬,然后开始带头鼓掌。

    哗啦啦——

    热烈的掌声由小变大,如同浪涛般经久不息。

    紧接着,后排的年轻人吹起了口哨,有好大一部分是张远的亲友团。

    “你的福尔斯榜又得变动了啊!不知道这篇论文的影响因子有多少?”

    后排的座位上有两位年轻人,一边大声吹着口哨,一边议论着。

    “影响因子?”

    这位金年轻人,正是福尔斯榜的制作人福尔斯。他面色古怪地说道,“你不会觉得,能够用‘影响因子’这玩意来衡量这种级别的论文吧?”

    “开玩笑,其他的论文,包括那些优秀论文,能够隆重到还没有正式表就召开一场学术会议的地步?我一旦给他安排一个影响因子,就是自取其辱,活该被人喷了。”

    另一人问道:“那么,榜单第一,已经被深空大学给抢走了位置?”

    福尔斯笑道:“不得不承认,事实就是这样,这个成果实在有点爆炸。而且人家已经乘坐火箭上天了。对于第二名,得给他一艘宇宙飞船级别的外挂才能追的上……”

    等掌声停止后,是提问环节。下面专家们终于活跃了起来,一个个依次举手提问。花费了一个多小时,张远回答了好几个专业问题,讲的口干舌燥,然后终于从台上退了下来。

    这种光环加身,赢得全世界瞩目的感觉很难忘。

    不过此时此刻,没有太多的感觉,张远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鸡血打了太久也是有副作用的,无论什么事情放在第二天再说。

    不过很显然,他低估了一众狂热人群的热情。

    就在他离开会场的一瞬间,有很多人已经趁机追了出来。

    “嘿,兄弟!”

    “我想到了一种用递归神经网络去模拟数值的方式,你觉得有戏吗?”

    张远脸色一青,虽然都是神经网络,但两者相差很多的好不好。

    “我想到了一种深度神经网络的方式,哥们,能不能一起合作……”

    “……指标定理到底怎么用,能不能重新复述一下?数学方面的合作,我有个想法……”

    “帅哥,交换一下扣扣吧!”

    “能不能请你吃饭?一起吃个饭也好交流啊!”

    张远连忙想着跑路,等一下,好像有咸猪手在抓头,要不要这样啊喂!

    有没有人救命!

    咔嚓、咔嚓、咔嚓,只有一声又一声的拍照声,喧闹声越来越大。

    似乎没有人听到他的真正心声。

    人群越来越哄闹,有一些热情的小姐姐已经情不自禁地想要亲吻过来了。

    虽然初吻早就没有了,但张远还是有一点慌张。

    能不能不要这样,文雅一点!

    他甚至看到了那几位被自己欺负过的女记者,包括那位叫林萱萱的小姐姐,已经堵住了前方的逃生路口。

    又要接受采访了?

    怎么办,在线等。

    “想要逃命,乖乖跟着我!”林记者笑的很开心。

    虽然没有听清楚,张远还是读懂了她的表情。

    即便只是逃出狼口,又入虎穴的愚蠢行为,但张远还是不管不顾,使出吃奶的力气往那边跑去。

    ……

    一刻钟后,张远在几个女记者以及摄影师大哥的双重护驾下,终于离开了喧闹的a区。在这一刻,他觉得这位林记者好霸气。

    “有什么问题,你们快问吧。”

    张远试探着说道。

    他现在很疲惫,真的很想睡觉。

    可能是看到张远真的很累,林萱萱也变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再加上身份地位生了一系列的转变,财富榜和学术榜的含金量,是完全不同的。她甚至莫名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崇拜感。

    林萱萱清了清嗓子,安慰道:“你好像瘦了一点……很辛苦吧?”

    “有吗?”张远看了对方一眼,“可能是作息不规律的关系吧……嗯,你好像胖了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