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深空之流浪舰队 > 第二十二章 这货还只是个本科生啊!
    审阅完前几道题,王钟教授看了张远一眼,缓慢地开口道:“字写得还不错,挺工整的。不像有些人电脑用的多了,连字都不会写,狗爬一样。”

    站在一旁的许云静脸色一红,说的应该不会是她吧?

    不会!

    肯定是另外的人。

    王钟没有在意许云静的表情,在他的认知当中,前几道简单题目,回答正确是一个学生的本分。

    再一看,中等难度那几道题目,也回答正确了。

    证明地还不错,只是思路有点奇怪,和正常的方式有点不一样……

    总之还算正确。

    王钟长长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看张远,心中的愤怒感慢慢消失。

    仔细瞧瞧,这小伙子其实长得还不错,挺帅气的,和他父亲年轻的时候有点像。

    三十多年前,师生一起奋斗的那些个日日夜夜,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又仿佛近在咫尺。

    时间过的真快啊!

    老人家总是有点念旧心理。试卷审阅到这里,他心中暗想,既然这些题目已经做对,小伙子水平还是有点的,就不再调查你有没有走后门了。

    5o万人,也不可能每个人都是天生圣人,总归有一点地球上的习性残留,只能以后慢慢地纠正了。

    人情世故这种东西,如果完全没有,那就太过冰冷,太没有安全感;但是如果变成了人情社会,官僚主义盛行,对于一个文明而言必然是天大的灾难。

    继续往下看。

    咦,后边那几道困难的……

    也对了!

    不错,很不错!

    这些题目,就算是一些比较聪明的学生,也不一定能够作对。

    王钟板着的脸开始融化,这是心情开始好转的象征。

    错怪小伙子了,这种水平,根本不需要走后门,一个宇航员考试还不是轻松自在。

    看到王教授缓和下来的表情,许云静也松了一口气,在喉咙里徘徊了好久的“试卷错了”,重新咽了回去。

    既然这家伙已经做对了,我应该不需要多说什么了吧?管他呢!

    最后一道……

    唔,这……

    一层细密的汗水从王教授脑袋中冒出,他的神情变得认真起来。

    许云静在旁边好奇的观望着,这道题的证明,还真的看不太懂。而且,她考试的时候,被虐的很惨,根本没有做出来。

    “是你自己做的吗?”王钟不由得问道。

    其实他心中清楚,题目都是他自己出的,不可能网上搜到答案。

    “是。”张远回答。

    “许云静,你看懂了没?”

    “啊?”

    许云静一愣,突然被叫到,一脑袋的凌乱。

    “你考试的时候,好像没有答出这道题目吧。”

    她红着脸,遮遮掩掩了半天,才吐出两个字。

    “没有。”

    “张远,你来跟她说说解题思路。”

    张远想了想,说道:“这一个构造出的L函数有下面几个性质……将滑射影簇的范畴到h的自然反变函子,将通过任意的特殊上同调理论进行分解……”

    许云静装作一幅认真听讲的样子,同时打量着这位刚刚认识的小师弟。

    谈起数学思维这东西,优秀的数学家都会掌握几种方法。

    第一种方法:如果一道题目很难,没办法直接求出,那么可以尝试着去思考它的等价问题。

    举个简单的例子,费马大定理和谷山志村猜想就是一对等价问题。数学家怀尔斯通过证明谷山-志村猜想,证明了著名的费马大定理。

    第二种方法:如果这道题很难,等价问题也没有办法求出,那么,还可以尝试着去思考比它更加广义的问题。

    什么意思呢?还是拿费马大定理举例,“ abc猜想”就是比费马大定理更强、更加广义的猜想。如果abc猜想为真,那么费马大定律就是个渣,只要用五句话就能得证。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绝大多数人做题,只是单纯的做题,没有洞彻其中深刻的数学本质,举一反三,不是每个人都会的。

    张远讲解了半天,王教授非常满意地点头道,“听懂了吧?”

    许云静愣了愣,小声地回答:“那个……应该听懂了。”

    “真的听懂了?”

    王钟皱着眉头,缓缓说道:“那你再重新复述一遍。”

    “……”

    她红着脸,感觉自己心中一万只草泥马路过,只能非常苦恼地吐了吐舌头,“……听不太懂。只是懂了个大概。”

    按照许云静非常勉强的理解,最后一题的证明,使用了一个非常前沿的L函数,相当于开着轰炸机,猛然丢出一枚核弹!

    直接把题目炸了个干干净净……

    不仅仅只是这道题被炸成风水,而是同个类型的题目,全都被一次性解决了。

    这就是典型的高维碾压方式,充斥着暴力的美感。

    王钟皱了皱眉头,知道自己现在带的这个研究生其实算不上天才。西沙大学毕竟不是前两所大学,学生质量差一点也是必然的。

    “听不懂就算了,也没有人责怪你,以后不要不懂装懂。”

    他回过头,对着张远道:“很不错的证明思路,但是有点小题大做啊,你通读过那些文献?摸tivic-L函数,这是最前沿数学吧。”

    张远不好意思地说道:“只是读了些引论,前沿数学对我来说还是太难理解了。但我知道这几个函数的性质,所以顺手就拿来用了。”

    顺手拿来用了?

    许云静心中嘀咕:为啥我没有办法顺手拿来用?

    王教授不由得笑了一下,说道:“用最前沿的数学理论,去求解一道试卷里的数学题?自己不理解的定理,能够拿来用吗?你就这样相信别人的研究成果,万一是错的呢?”

    这也是他的一贯作风,反正从来不夸人就是了……

    但实际上,心中却充满了欣赏的意味。

    科研需要的是什么?

    是创新!

    而不是那种按部就班,按图索骥的家伙!

    有多少人做题目很厉害,真正搞起科研就是个渣。因为他们只能够在已有的条条框框里边转圈。一听到前沿数学,只有一个反应:我不行的,看不懂的,那简直就是天书!

    他们连关注都不敢去关注,根本就没有开拓未知,探索迷雾的精气神!

    “您说的是……”张远觉得自己这样确实不对。

    王钟脸色变得稍稍温和,不敢胡乱打击,破坏了年轻人的自信心:“做学问呢,还是要踏实一点。这样做,虽然不能算错,但是不够踏实。不过,把题目做出来,总比没有做出来好一点,所以这张试卷,给你99分吧。”

    张远非常识相地点头认错:“对不起,这些都是我自学的课程。我深刻了解到自己知识层面的不足,基础不踏实,所以才想要读研深造……”

    “自学……”

    王钟回过神,一句话突然呛在喉咙里。

    什么情况?

    突然记起来了,这货还只是个本科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