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自作自受
    秦茂叹了口气,迈大步朝着外面而去。

    “秦茂在此,你们都给我住手!”秦茂走出旅店大门,立在那里,冷冷瞪向面前十余人。

    “太祖喻旨,王师都是保护百姓,你们竟对无辜百姓下手,所作所为,我都替你们脸红,替你们感到羞耻!”

    “你们也配称武德卫?”

    “少说废话,秦茂,没想到你死到临头了,还这般嘴硬!”百户看着秦茂终于被自己逼了出来,咧嘴露出森然笑容。

    “也是奇怪了,你父亲那样阴险狡诈的老贼,连大帅都花了不少心思才搞定,竟生下了你这样天真的人,也不知道是该替他高兴,还是该替他难过!”

    “识相的,就丢下武器!看在大帅有言在先,可活捉你回去的份上,我还能留你一条命,你不听,就休怪我们不顾同袍情谊了!”

    “呸!谁与你们是同袍!”秦茂本就因百户侮辱自己父亲而怒意满面,此刻更直接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

    “让我丢下武器?这不可能!来吧,我秦茂既然出来了,就不怕死,你们就一起上,用武器把我杀死吧!”

    “敬酒不吃吃罚酒,还当你的亲兵都在?”百户阴冷笑,直接一挥手:“上,一起上!”

    余下的人,直接举刀,呐喊一声,一拥而上,就要将他乱刀砍死。

    乱刀砍死是一等一武林奥意,秦茂此刻眼前一阵阵发黑,这是毒素再次涌上来的表现,他仍咬着牙,不肯立刻死。

    “杀一个抵本,杀两个,赚一个。”

    只是才想着,膝盖突然一软,秦茂咕噜噜一下摔倒在地,滚了出去,手里的武器也摔出几米远。

    离他最近几人,面现兴奋狰狞之色,举起了刀。

    火光下,刀光森然,眼看着秦茂就要被乱刀砍死,就听着噗一道破空声。

    “啊!”一声惨叫来自身后,有人回头看去,竟发现百户胸口扎着一根箭,箭已深深没入,只留下箭尾微微晃动。

    “不……不可能!”

    百户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想象,就在自己就要立功,将会升官发财时,死神降临得如此之快。

    这具尸体不甘倒地同时,“噗噗噗”连声,又有三人接连中箭,还都是被射中了要害,直接应声而毙。

    “有神射手!快避!”在场的人惊叫,没有人比这些身经百战的精兵,更知道神射手的厉害了。

    因惊惶躲闪,没有注意到,月光下有着火光快速移来,等他们发现的时候,马蹄声已近了。

    “大人有命,杀光敌人一个不留!”为首的人高喊,不等反应,骑兵扑至,刀光直斩,顿时七八人被砍翻在地。

    “我们是武德卫,不要杀了。”余下有人惊叫,副百户举出了令牌。

    “杀!”骑兵反拨了马头,火光下,副百户看见了对面森杀严酷的表情,这表情是如此熟悉。

    军中见的多了,自己杀人也是这罢,这是执法之军。

    副百户苦笑闭上眼,没有反抗。

    “噗噗噗”军中才不管你反抗不反抗,就算束手就死,也毫不迟疑砍下,几颗人头飞出。

    “方大人?”到来的人中,有一人骑在马上,借火把的光亮,秦茂一下子就认出了是谁,顿时大喜叫了一声。

    来人正是方真、赵督监等人。

    他们也从河岸过来,此刻见有外人在,方真看了一眼苏子籍,并没有在下马后行礼,而先看向秦茂。

    “发生了什么事?有此店伙计偷偷跑出去,路上遇到了我们,说是有匪徒在杀人,但方才那些人,显然并不是匪徒,他们是谁?”

    这话里,真假各半。

    他们半路上是遇到了一个逃出去的伙计,但能这么巧合赶过来救人,则是因提前收到了跟踪保护苏子籍的人的求救信号。

    但这些,自然不会说给秦茂听了。

    秦茂以为知道了真相,心中感慨这可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勉强挣扎着又服了一颗解毒丸,垂泪说着:“方大人,是西南出事了,南云、平昌二省发生动乱,怀疑有邻国支持,本来平乱时,已打了胜仗,但因大帅冒进,下令追击,结果中了敌人埋伏……”

    “大败后,钱大帅就把责任推给我父,还要把他杀了,幸我父早就料到其中有问题,留下证据,我就是带着关键证据想上京去求个公道,结果一路上,遭遇了追杀,跟着我的人都死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

    “竟有这事?”方真表情严肃起来,涉及到边关的大帅,这可是天大的事!

    苏子籍缓步而出,还丢了弓箭,他的关注点不一样,这时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父亲是秦凤良?”

    秦茂看向苏子籍,不明白这书生怎么会认识父亲,也对直呼其名有点不快,点了点头:“正是。”

    “钱大帅,莫非是钱之栋?”

    秦茂又点首。

    苏子籍不说话了,心中冷笑:“竟然是这二贼,他们可都曾是太子的人,也在关键时反水,我本想一一剪除,不想现在已经狗咬狗了?”

    又想到自己刚才救下了秦凤良的儿子,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可看向秦茂时,又觉得此人虽是秦凤良之子,并不是奸诈之徒,还有几分天真烈性,心情就越发复杂了。

    “我这是不是算是自作自受?”

    “也不知外面怎样了?”旅店院落里,被勒令不准外出的叶不悔,却不知道苏子籍的心情,怀抱小狐狸,正焦急来回徘徊。

    旁站着的是同样担忧的方文韶,此刻身边已跑回来几个随从,但都是小厮,并没有战斗力,此刻围拢他,手里拿着棍棒,手都在抖。

    方文韶见了,不由有些后悔。

    他们走水路,就怕遇到了劫匪,毕竟陆地上就算是有镖师跟着,也未必安全。

    而走水路就可以减少许多麻烦,就是身边的人武力不高,船多了,又备有弓箭,也可以杀出一条路去。

    早知道,就不上岸了!

    就算上岸,也应该多带着一些人,而不是留大部分人在船!

    更不能只带小厮!

    “你不要急,苏贤侄素来做事稳妥,一定不会有事。”方文韶虽暗暗后悔,还是劝慰着叶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