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纵火烧店
    女眷?

    这话让三人忍不住露出邪色,一人笑着:“这岂不是更好,呸,爷爷我在西南当兵,可是几年没见到女人了!若那女眷……”

    这话还没说完,腹部一痛,原来是被少年直接一脚踢飞出去。

    “你敢踹我?必是勾结逃将的贼人!”被踹的人爬起,直接刀冲少年斩去:“爷爷我要杀了你。”

    “真是死不足惜!”少年也就是苏子籍,一照面时,就对三个人下意识生出厌恶,此刻见这人二话不说,提刀就斩,立刻就冷冷一剑挥去。

    举刀劈砍的兵卒,早就看清对方手持的是没开刃的剑,而自己身穿着皮甲,这砍身上也不会对自己有伤害,何况与自长刀相交,怕一砍就断了!

    因此,他面带狞笑劈砍,等着少年断了剑,又跪地求饶,然后被自己枭首的一刻。

    “呸,你是读书人又怎么样,还是乖乖被我杀。”

    “等爷杀了你,再去安慰你的女人。”

    “铮!”刀剑相交,剑没有和想象一样断去,不仅仅这样,一股力量袭上去,全身一麻。

    “噗!”

    余下二人眼睁睁瞅着自己同伴,被少年轻轻一剑,直接切断了喉咙,死尸倒地,鲜血喷洒。

    他们都惊呆了,不等反应过来,拦住书生,竟然又冲过来。

    “混蛋,去死!”二把长刀齐斩,“铮铮铮”二声,二人做梦也没料到,近距离联手的猛烈一击,刀光竟然准确被剑拦截,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杀!”刀光猛闪,破风啸声令人胆落,一道人影掠过,二个士兵发出一声惨叫,砰然冲倒挣扎。

    “不,不可能。”跌在地上的人还含糊说着,刚才刀剑一闪,身体也跟麻痹,结果给秦茂抓住了机会,直接砍翻在地。

    “还能坚持吧?”苏子籍问,他也砍死了一人。

    秦茂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能!”

    又敬佩的说着:“不想相公是读书人,剑法却臻至化境,这是暗震之力吧,我曾在父帐内看见过。”

    “……”暗震之力其实有,但苏子籍表示,自己仅仅是用了蟠龙心法,蟠龙心法是龙宫秘法,虽汲取了人道之种,产生了变异,但也有许多异法,而绛宫真篆丹法也有雷法。

    电人比暗震强多了,一丝就能麻痹瞬间,一瞬间虽短暂,杀人绰绰有余。

    “怎么回事?里面没有声音了?”外面的人,此刻已意识到了里面出了事,三个身经百战的精兵进去,此刻没有动静,怕是凶多吉少啊。

    百户哈哈一笑,不怒反笑。

    四个甲兵进去,没了动静,这不正说明要抓的人,果然就在里面么?

    “秦茂年纪虽不大,也是军中悍将,只是到了现在,精疲力尽,还中了毒,还有这本事,倒让我惊讶。”

    说着,又一挥手,“你们八个进去,能活捉,就尽量活捉!不能活捉,就带尸首出来!”

    “是!”有八人冲了进去。

    片刻,就听到里面再次响起厮杀声,这和猜测一样并不出奇,但令神情渐渐凝重的是,短暂厮杀声后,就又没了声音。

    余下十几人顿时进退两难了。

    要抓的人就在里面,可进去两批都凶多吉少了,秦茂这样凶残,此刻进去,真能顺利抓到人么?

    “军中秘传,真的是我们难以企及么?”百户眼睛死死盯着旅店的门,突然之间一笑,面色狰狞。

    “既是如此,就不要怪我了。”

    说着,取出了一个囊,拔开塞,一股冲鼻的味道弥漫开来。

    他直接将里面的东西,泼洒到旅店的门与木制建筑上,又亲自拉弓,将一支带火的箭,对准了这旅店。

    “秦茂出来,方才只是小打小闹,现在我已将周围泼了火油,眼看要起风了,你再不出来,我就要放火烧了这旅店!”

    里面鸦雀无声。

    真正害怕的旅店老板等人,此刻吓得面如土色,根本不敢出声,而更里面的人,因有出来秀才的前车之鉴,同样不敢露头。

    百户稍等了片刻,见还没有人出来,直接一箭射到被泼了火油的木头上,轰地一下,这火一下子窜起来。

    “大人,这、这可以吗?”本不想说什么的副百户,露出一丝不忍之色:“这里面,可是有大小几十口人……”

    “怎么,你又要拦我?”百户恶狠狠瞪着:“为了杀掉秦茂,本就应该把见到的人都灭口,有什么不可以?”

    “这可是大帅的命令。”

    “再说,之前已杀过人了,死是秀才,可有当知府亲戚,被人传出去,光是这一条,就足以让人记恨,到了现在,你还想少造杀孽?天真!”

    “这里面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我本没打算放过!”

    “我们死了这么多弟兄,里面的人跟着秦茂陪葬,岂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哈哈哈哈哈!他们自己不肯出来,死了也活该!”

    “不好!他们真要纵火烧店!”

    听着外面声音,原本还犹豫的秦茂,此刻终还是忍不住了。

    “这些人竟如此丧心病狂,以前就算有着厮杀,也注意避开百姓,最多牵扯一二个无辜,并不会这样灭绝人性,不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烧店!”

    原本对苏子籍有警惕,没有立刻出去,只因他死了,护送一路而死去的同袍就白死了,而且也会导致更多人含冤而死。

    但现在,经过共同对敌,秦茂对苏子籍已有了信任。

    最重要的是,自己身上中了毒,本就走不远了。

    “这件东西,还请相公帮忙带去京城,想办法递到皇上面前,此物关乎着无数人的生死,我出去替你拖延时间,你想办法找出路,趁外面的人顾不上,赶紧走吧!”

    秦茂看着外面的火光渐大,脸色也渐渐刚毅起来,说着递了东西,就要挺刀外出。

    在他看来,反正是死,不能连累人了。

    “呸,少跟我来这套!”苏子籍接住了扔过来的东西,看都没有看,而反又丢了回去。

    说着,竟弯腰,从被杀死的一个士兵身上取下了弓箭。

    “你这是?”

    “我陪你一起去。”苏子籍止住秦茂要劝的话:“除非杀了他们,否则我们就是现在逃了,又能逃多远?”

    “废话少说,你先出去!”苏子籍的态度显是不容拒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