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夜遇官兵
    下来时,天有些暗了,这家旅店门口有二个灯笼,近前看时,见写着“余家旅店”四字,一个伙计早笑嘻嘻迎了出来。

    苏子籍却注意到,旅店看起来颇新,最多不过三年,而走过的码头,明显建了有些年头了。

    又想到河岸除了码头,十分荒凉,忍不住问了伙计。

    伙计朝外面看了一眼,这才压低声音:“嗨,还不是以前河岸闹过妖,这事一出,谁还敢夜里宿在那里?”

    “就算是建了旅店也长不了!所以我们老板才将旅店建在这里,虽离着岸远了些,可挨着官道,6客不少。”

    “原来如此。”苏子籍点了点头,这打算却不坏。

    “夫君,房间我看过,还算干净,入夜了,你既身子不舒服,就先去歇息吧,方伯父那里若是有事,有我在。”叶不悔这时走过来,催着。

    苏子籍嗯了一声,这地方想要住独门独院,就有些奢侈,毕竟人多,留了一些在船队,可跟过来的也有十几人,大多分散在附近。

    苏子籍跟方文韶把最好的房间租了,彼此有半人高的矮墙隔着,有小门可以来回走动。

    这里每一处都只有两间房,一个外间,一个卧房。

    就连土灶都没有,要热水或吃东西,需去前面找伙计要,当然热水虽免费供应,但吃东西是要额外给钱。

    叶不悔还在外间忙碌着,苏子籍这身子虚弱了,可脑子仍不停地想着水妖与龙宫的事,在铺着新褥的榻上躺了快半个时辰才堪堪有点睡意,卧房半敞透气的木窗处,就传来了不寻常的声音。

    一个人犹飞燕一般扑入矮墙,伴随着是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谁?”苏子籍闻声惊起,等看清进来的是个人,还是个浑身是血的人后,表情便直接冷下来。

    自己太不谨慎了,一身武功,就连道法也学了,却没有时刻警惕。

    不过时刻警惕很容易神经衰弱,苏子籍“唰”一下抽出了从不离身的匕,跃下床榻,朝着他走去。

    “唧唧!”矮墙这时竟又跳进来一物,雪白皮毛上沾染着一些狼狈,定神一看,是丢了的小狐狸!

    “小白!”叶不悔听到声音进来,正好看到小狐狸,顿时惊喜一声,果然,小白不会故意逃跑,肯定是当时不慎落了水,现在又百里追回了——是个爱主人的好狐狸。

    但随后她看到了地上的人,又被吓了一下。

    “这是谁?!”

    “怕是被人追杀到此,你别出声,先抱小白去里面。”苏子籍指了一下里面的位置说。

    “小白,乖,不要叫啊。”叶不悔心下一沉,知道自己只是弱女子,并没有什么武力,此刻不添乱就是帮忙了,上前两步,弯腰抱起小白,就退到后面。

    目光落在一个靠墙似是残破椅子腿时,顺手就抄了起来,立在那里,随时准备着给谁一下。

    “把这个旅店围起来,这厮受了伤,一定跑不远,说不定就在里面!”这里距离旅店门口,大概隔两道矮墙,有人大嗓门喊话,同时响起,还有战马的嘶鸣声,这都能听得清楚。

    “姓秦的,识相的就给我出来,不出来,这旅店内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要给你陪葬!”

    “你身是边关守将之子,祖祖辈辈都是将领,卫护西南,难道现在竟成了个怂包?”

    “姓秦的,快出来受死!”

    “这里离着京城还远着,你身边的人已死得差不多了,你就算是想要上京去通风报信,也跑不掉了,快出来受死!”

    “怎么?不出来?我们可就要放火了,将士听令,立刻准备放火箭!”

    外面的人喊着,杀意凛然。

    旅店内的人,包括老板在内,怕都听到动静,但这时谁敢去做出头鸟,都在等有人先出去试探一下是什么情况。

    苏子籍察觉到地上趴着的人挣扎动了下,冷笑一声,也不知道在嘲讽着谁:“这可真把人当蠢货了,将杀人灭口的事这样光明正大喊出来,难道旅店里的人听了这秘闻,目睹了此事,还能放过?”

    摆明了,就算外面人追杀的人并不在这旅店里,怕也会将旅店内的人屠杀灭口了。

    一开始,就没打算放里面的人活着出去。

    “噗噗”这时外面的人真开始往旅店内射箭,箭头带火,落在一处,就有火苗窜起来。

    “先从屋里出去。”苏子籍当机立断道。

    可还没等出去,就听到有一个男子的声音远远响着,似乎朝着外面去,带着惶恐不安:“不要放箭!不要放箭!我是明安府的张秀才,明安府的知府是我表舅……”

    这时,箭似乎真停了。

    还别说,张秀才见着箭停了,胆气突然之间一涨,以为怕了自己,就变了颜色,高喊:“你等是什么人,要是土匪,不怕官兵围剿?要是官兵,怎敢随意杀人?”

    苏子籍感觉到附近有人蠢蠢欲动,似乎也想跟着出去,从窗户缝隙往外看,隐约看到最外面有着火光,似乎很多人举着火把。

    “啊!”只是张秀才才说了一句,近处偷眼看的人,就见着骑兵斜斩一刀,自肩一直砍到胯下,张秀才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下,鲜血飞溅,顿时吓的旅店的人都不敢动弹,只是抖。

    “这等桀骜的武人,我当了进士,非得给些颜色不可。”方文韶又是愤怒,又是害怕,突然之间理解为什么前辈们对武人这样厌恶。

    “张秀才完了。”苏子籍都不用看,就能想到以为报了名号,就能顺利出去的秀才,此刻的下场。

    因为此刻躺在自己脚下的这“血葫芦”,可是穿着甲胄的将领,看情况,品级不算低,这样的人被追杀,想也知道,这必是有着大事。

    “总不可能是因为我,所以伪装事件冲突吧?”

    “我可是临时想着休息下,才上岸,没有人能在这样短时间反应过来。”

    “嗖——”

    才想着,就在这时,一支箭突从外面射进来,正扎在房间窗户上,火苗一下子就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