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九十章 狐狸真香
    这样想着,汲取的食物已经完全吞下去,孙不寒下意识就去看狐狸精。

    结果这一回头,脸色直接就阴沉下去。

    在他的感知里仍站在原地的狐狸精,此时竟已消失不见,而他却丝毫没有察觉到。

    “法术?不!”

    原本以为是它使了隐身术之类的术法,但一探查就知道,此地的确已没了它的气息。

    “怎么可能,我下的是鬼神之禁令,莫非她身上带着法宝?”孙不寒眼神啐了冰,怒意更是直接显露,只随手一挥,这座起码百年历史的小神祠,就在灰尘中轰一下倒塌了。

    冲天的妖气,没有掩饰,朝四处蔓延。

    凡是被妖气触碰到,边边角角,哪怕是地下三尺的生命,都无所遁形。

    大妖的这种可怕,让已逃出几里的胡夕颜,冷汗都渗了出来。

    “……唧唧。”她干脆恢复了小狐狸,以原型逃亡要更快更隐蔽。

    “苏子籍所在船队,人多,且有钦差随行,就算是大妖也不敢造次!”

    “我必须在它追上来前,找到苏子籍和叶不悔!”

    小狐狸根本连回头去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就怕一回头,就看到那个可怕水妖已追了上来。

    似乎是因吃了不悔“橄榄”缘故,她直奔河堤,向河面张望,只见上面经常有船经过,却不见熟悉的船,它“唧唧”两声,沿着船队方向在岸上飞速穿过,又跑出一小段,就已闻到了属于叶不悔的淡淡的气息。

    其实距离应该还是差得很远,但已可以明确方向,不怕找错路了。

    “不好,它又追上来了!”就在这时,一股可怕的妖气已从后面追来,小狐狸知道这种大妖的可怕,只要被它的气息扫到,就等于定位,它再追上来,擒拿自己只在顷刻之间。

    小狐狸一咬牙,半片紫檀木钿漂浮起来,闪着淡淡青光,只是一转,它身上就多了个罩子。

    妖气扫过,在罩子上穿过,却没有任何反应。

    妖气很不甘心,又来往扫,还是没有任何发觉。

    小狐狸也不理回,奋力指挥四只狐腿奔跑,飞快的穿过河堤,这件至宝,十分不凡,哪怕她无法完全掌控,可在她的操控下,依旧形成了一道无形屏障。

    这屏障可以扰乱敌人的判断,这就是在给逃亡争取时间!

    屏障形成,半片紫檀木钿就再次缩小,回到小狐狸的体内,重新藏于元神中。

    又跑了一段路,前面又再次人烟稀少起来,这让小狐狸心中的不安升起。

    在村镇,虽她需要隐身穿行,耗费灵力,但人气也可以成屏障,隔绝自己的气息。

    特别是县城府城,一进入,就似乎是鱼入大海,但很容易被困死在里面,它不敢躲进去,而人烟稀少就又很容易发觉。

    半片紫檀木钿,可不是时刻能动用,自己一天仅仅二次而已!

    因此小狐狸快速朝着前方奔跑,只要找到苏子籍和叶不悔就行,它有点后悔自己擅自脱离了。

    “咦?前面码头竟然有一队官兵!”

    沿河有沙滩,满是枯茅,大魏时,这些沙滩地也开垦过,现在大郑开国,虽有30年,但人口还没有太多,自然顾不得了。

    这时可以看见一个简单的码头,大概是渡口,小狐狸微微喘气,不敢停歇,心里盼望着苏子籍的船能暂停一下,等等她,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一队人马,就似乎是雪中送来的炭,让她眼睛一亮。

    这队有二十余骑,身皮甲,手持长刀,只是看起来有些狼狈,无论是为首穿着甲胄的年轻人,还是跟着兵卒,身上都环绕着煞气!

    “唧唧”小狐狸眼一亮,这不是寻常兵卒能有,唯有保家卫国立下战功的人,才能有与国运相通的感觉。

    它有半片紫檀木钿,可以靠近,但很多妖,哪怕大妖,要无必要,也不愿意靠近,因为会让妖怪感觉不舒服,甚至受伤。

    就算这样,以前它是不愿意靠近,毕竟这些人有个坏习惯——见兽就狩。

    现在却正好,它逃串入了骑队附近。

    果然,出了村子又追上来的妖气,在她隐形窜进骑兵中,立刻在附近巡查,却并不直接扫到骑兵。

    几瞬后,孙不寒落在了一处稍高的地形上,朝着看去。

    看到的与感应到的相符。

    “杀!”就见两队骑兵在相互厮杀,一个身穿甲胄的年轻将领,手持长刀,正格开一支射来的暗箭。

    而在身侧的骑兵,正与敌人在战斗。

    围住的追兵人数几十,可短时间内显然拿他们没办法,两队人都不说话,只是沉默相杀,每一次交战,都有人摔下去。

    地上已丢着十几具死尸,明显已杀了一阵,不过却没有狐狸。

    “难道是我猜错了,她并没有逃向这里?”孙不寒看着这一幕,对这种相杀毫无感觉,两股骑兵气性相似,无非就是人类内杠。

    妖怪见多了人类内杠,父子且相残,何况同一军营,只是有些惊疑。

    “可恨!”

    小狐狸,论修为远不如自己,自己都不愿意贸然过去,它难道就敢?

    可不是躲入这群人中,自己不该找不到小狐狸的踪迹,但即便一时找不到,孙不寒还是不甘心就此离开。

    才打算再靠近些,一股煞气就与妖气起了反应,骑兵中就隐隐传来一阵厉啸声,如虎吼,似龙吟,又似是金铁碰撞,连连“铿锵”,朝孙不寒直扑过来,这威力对妖怪来说,本还小了许多,可是孙不寒不同,又受了伤,给这一冲,不由闷哼一声。

    手的皮肤已被这气息灼伤,起了血泡。

    “太可恨了。”

    “鬼神之道,竟然有这样致命的缺陷么?是天然这样,还是龙君当年故意留下的后门?”

    孙不寒恨恨的想着,其实它也知道,应该是天然的缺陷,鬼神的本体是虚体,更易被这种气机克制。

    而普通妖怪有实体,虽这种气机也会搅乱妖气,使其战斗力大减,甚至显出原形,但比鬼神好多了。

    这地不能再待了。

    “就不信你能躲到天涯海角!”孙不寒冷冷低语了一声,随即消失不见,始终没有想了解两队官兵为什么相互杀戮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