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恋恋不舍
    “智可以谋人,而不可以谋天。”

    “良医之子,多死于病,良巫之子,多死于鬼,岂工于活人,而拙于谋子也哉?”

    “乃工于谋人,而拙于谋天也。”

    方文韶在甲板上,江水滔滔拍岸,轰鸣着向东流淌,时有着商船游弋如鲫,川流不息。

    “后辈可畏啊!”

    方文韶一是培养感情,二是本身需要,乘的是一艘舒适的大船,自己在上面的一个房间离苏子籍相对远,免的自己是长辈,打搅了日常生活,但平日可以与苏子籍在船上饮酒望景、吟诗聊天,倒是十分快活。

    这次苏子籍写的文章,让他甚是感慨,心中有些失落。

    “这水平不低于自己了。”

    “只是,似乎还差一点没有彻悟,这也是我的关卡。”方文韶沉默了良久,就是这点没有彻悟,所以才只能靠运气得中,而不是实力。

    方文韶感慨着,转身就不小心看到了船上的一个奇怪“客人”。

    一道白影窜过,可把恰回身的方文韶唬了一跳,本以为是眼花,看到了在叶不悔脚下转了一圈又跑到一侧打盹的小狐狸。

    只见这小狐狸皮毛雪白光滑,看着就极有灵性,不是凡品,不由笑着:“这是狐狸?没想到竟这般通灵性!”

    又说着:“这般可爱,难怪苏贤侄你也这么喜欢。”

    苏子籍正在给小狐狸的专用小碗里掰鸡肉,它是从不吃自己跟不悔之外的人喂食,还不肯混淆,端是难伺候,闻言便摇头叹着:“你是没见过这小东西磨人的时候。”

    可爱时让人喜欢,可磨人的时候,也着实让人拿它没辙。

    但苏子籍说这话,喜爱之情,又溢于言表。

    方文韶摇头直笑,不过还是劝着:“古训,灵不可养,异不可留,你也得小心才是。”

    小狐狸白了一眼,苏子籍呵呵笑了也不生气,这是长辈的好意,这世界有妖怪,妖怪并不是话本里那样纯良,破家的概率比助运大许多,因此家有灵异,就不可留。

    苏子籍不会去驳斥,只是等掰好了,叶不悔正好用完了饭,就端着小碗,去叫小狐狸,结果现小狐狸原本卧着的地方,竟然空无一物。

    “奇怪,小白方才还在这里,小白?小白?”

    连唤了几声,小狐狸才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一道闪电一样,窜到了叶不悔的面前,抬头看着她。

    叶不悔蹲下,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它脑门,假装生气:“你这小坏蛋,在船上可不要乱跑,万一掉下去,没人知道的话,都没办法去捞你。”

    “唧唧。”小狐狸冲着她叫了两声,表示自己才不怕水,瞬间让叶不悔什么苛责的话都说不出了。

    她摸摸它的头,说着:“知道错了就好,快吃饭吧,好好吃饭才能长大,可不许挑食。”

    “……唧唧。”自己怎么就认错了?小狐狸有点懵。

    一直看着小狐狸吃完,叶不悔才重新抱起它,倚窗望景,手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

    叶不悔不知道的是,她怀中的小狐狸,此刻狐狸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纠结神情,等望向远远的河岸时,又露出了别样的神采。

    入夜,船上的人都睡了,叶不悔依旧与苏子籍睡在一起,而小狐狸则睡在外间的小窝里。

    听着里面的二人声息绵长,黑暗中,小狐狸抖了下耳朵,从小窝上爬起,悄无声息穿出。

    来到甲板上,看着停靠着的不算远的岸,以及在月光下显得有些神秘的河,白影踏水而行,一闪,就过去了。

    就连附近几艘船上的人,都没现有东西过去。

    落了地,又朝前奔了一会,抵达到了小树林里,小狐狸才停下,迟疑了下,对着月亮举爪而拜,才是三拜。

    “蓬”它顷刻抽长身体,化为人形。

    其实她这时是没有衣物,不过一身细花镂纹长裙在月光下凝聚,覆盖在她的身上,这是法术所化,维持的时间很短,最多几个时辰,但也足用了。

    手里化出水镜,照出她现在的容姿。

    仔细看去,只见髻云高簇,明眸皓齿,只是眉宇间尚有些稚嫩。

    不知道是不是吸收了不少“橄榄”的原因,不仅内伤尽消,就连这容姿,看起来都比过去精致了许多。

    但回望河岸时,小狐狸的心情,又低落下去,这种低落,连它自己都吃惊,似乎离开了亲人,离开了父母的感觉。

    “这数月的感情有这样浓?难怪红尘容易坏了道心。”

    “本该在傍晚时就走的,只是听到不悔唤我,竟没忍住,又折返。”

    “但再舍不得,京城也不是我这样的修为能去,到时暴露了身份,反给他们招惹麻烦。”

    毕竟,人妖殊途。

    “趁着他们都睡了,终于可以离开了。”

    胡夕颜的手在袖子里捏一捏半片紫檀木钿,沉思着:“为什么紫檀木钿,就没有半点动静?”

    “明明这两个人都大有可疑之处。”

    她经常在叶不悔的怀里,只要一下棋,就能能感受到丝丝微薄又源源不断的灵气注入她的身体。

    洗经伐髓,灵根深扎,连她都红了眼,这太不公平了。

    至于苏子籍,更是到处是异常,她能感受到可怖的旋涡在萦绕,一步步靠近,这也是她不得不离开的最大原因。

    “没想到,竟遇到一只狐妖,看来我孙不寒的运气,没有差到家。”就在她正犹豫着是否立刻离开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

    胡夕颜立刻回身看去,俏丽的小面浮现了一层薄冰:“水妖?”

    因逃避追杀,阴错阳差走到这里的孙不寒,没想到自己这般幸运,正想着到哪里去捉一只青丘狐妖,结果她就送到了自己面前。

    这狐妖一看就是还小,容姿已似仙子,让他忍不住有些惊艳。

    但这惊艳,很快就被压下,他看似有礼,实则放肆地盯着她,笑着:“你这狐妖倒有些见识,我的确是水妖。”

    只怕未必仅仅是水妖。

    “你我并不认识,这里是你的地盘?那我立刻离开就是。”胡夕颜第一眼时,的确感受到似蛇似蟒的气息,但立刻又感受到了它内在的异样。

    “这是郁郁深沉的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