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不能怠慢
    赵督监点:“你说的这个就对了,不知道底细,其实前魏有过这方面的宫档,只是在京城城破,魏末帝逃到漠北去时,携带了不少宫档。”

    “由于战乱,等王师收拾了局面,大内也有不少折损,这方面的宫档,恰就在折损之内。”

    说到这里,赵督监加重了语气,显对这个“恰”很不以为然。

    “虽有一些官档,私人笔记,公文侧面说了些线索,可都是零星的,朝廷连为什么前魏册封,纳入祀典,又事实上撤消的原因都不知道,岂能轻易就给小龙册封?”

    方真默然不说话,前魏朝政变得有名无实,眼见大势已去,直到都城被破,末帝逃往漠北,里面有十一年,这里能办的事太多了,哪怕是已经穷途末路的皇帝。

    赵督监说罢,默谋一会,一笑又说:“不过这件事,怕还是要成,总不能数月不停雨。”

    “幸亏是在秋冬之间,要是春夏,非出大事不可。”

    “皇上也心里雪亮,叫我们写条陈只是附带,而且我们别的差事可有可无,看紧了人才是第一条。”

    说到这里,赵督监神色严肃:“朝廷基本确定了,那个苏子……苏举人,就是太子血脉。”

    方真心中一沉,说不出什么滋味,见方真若有所思,赵督监又厉声:“现在与之前可不一样了,苏举人在方家的船队里,据说你们还是同族,可千万不能怠慢了!”

    “是,下官一定吩咐他们好生照看!”方真忙说着,顿了一顿:“其实船队里,已经安插了我们的人。”

    “下官已经吩咐,一旦有事,必射烟花箭。”

    “除了钦差侍卫,下官已用令调了一营水师时刻侯命,不离三十里。”

    一营水师5oo人,戒备可谓小心了,赵督监点了点,终于露出了笑容,尖声说着:“办的好,办的好,等平安到京,咱家一定为你表功!”

    说完了话,两个人过来了,一个是中年男子,脸色白净,一个是山羊胡子,跟在后面。

    中年男子上前行礼,赵督监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章大人,那个苏家的祖坟,以及新迁的坟墓,你们都堪察过了么?”

    中年男子章雨泽是正八品的官,专门主持给帝王堪察风水建立坟墓,虽品级不高,关系很大,笑了笑:“堪察过了,别说是临化县和靖高县,就是双华府,我都一一走遍了。”

    “章大人,有什么心得么?”太监尖声笑着,显的很是感兴趣:“请大人教导一二……”

    章大人看着太监满带兴趣的脸,沉吟了下,顿了一会才说:“下官虽主持风水,也懂得些,不过主要责任是监督那些风水师,以及建造。”

    “下官本身,其实算是儒家入仕。”

    “天下之大命在人,不在山川之险,更不在风水,我朝太祖提三尺剑,横扫诸雄,更是如此。”

    这话其实是说,太祖根本没有风水地脉,就靠应了乱世,文韬武略夺取天下,相反死了,却入葬了风水陵墓。

    章大人笑了笑:“就算有龙脉之说,也有乱世显,盛世隐,也就是说,太平盛世,地脉尽都不显。”

    “双华府也是一样,虽找了几条地脉,但尽多平淡无奇,有的虽有地形,却也无气可论述。”

    说到这里,章大人看了后面山羊胡子一眼:“具体论述,就由你来说。”

    山羊胡子才是正经的风水师,听了刚才的话,有些不愤,这不是砸自己神棍家的饭碗么?

    只是朝廷规矩森严,他不敢不说实话,只得低说着:“章大人说的是,苏家的祖坟,看起来有点门道,沿河而垒,山水聚汇,理论上是福荫之地,但只有形,没有多少地气,能出一个举人就算是侥幸。”

    “而新迁的坟墓,也同样有点格局,不过也是家宅安宁,虽有点恩泽,但同样能出个举人就不错了。”

    “唯一有点特别的是……”说到这里,山羊胡子有点迟疑。

    “嗯?”太监横了一眼。

    山羊胡子吓的一条,连忙说:“就是地气萌的快了些,现在看上去,似乎入土了一年的样子。”

    “这快了些,有什么特殊?”太监问。

    “没有特殊,规格还是原来的,仅仅保得家宅安宁,只是祖先提前受到恩泽了。”山羊胡子被这一吓:“只是这格局虽不大,却似受了眷顾一样。”

    太监听了这话,就没了兴趣,哼哼一声:“这有何奇,还用得到你说?”

    苏举人是太子血脉,一言一行涉及天宪,虽这苏家的人是养父,但有这层关系,受点眷顾却不是正常?

    只是不耐烦说着:“既是这样,你们也写个条陈,附在我的折子上。”

    又看了看时间,说着:“准备上船罢!”

    苏子籍可以静悄悄的走,但钦差不可以,方真一笑,已听鼓乐细细传来,住了口,站正了身子,周围的人也跨一步,按剑倚侍立在左右。

    队伍渐渐近来,却是同知、知县等一大群,并且远远钦差舰也抵达了,舰上亲兵列队,佩刀站在两侧,甲胄林立,森肃威严。

    须臾舰船停着,“桥板”对接,没有了知府,同知是丁同知,丁锐立之父,儿子被太监杀了,这时却毫无异常,率队喊着:“臣等恭送钦差。”

    赵督监受礼毕,扫了这丁同知一眼,也不答话,起身上了船舰,只在上了舰后,才叹着:“王爷的手,真的伸的很长了。”

    方真一时没有说话,这王爷当然就是齐王了,丁同知本来给他用钦差的旗牌停了职,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又和齐王联系上了,不但复了职,还代理知府。

    说实际,就连方真是勋贵之后,有时也难以理解这种掣肘,也许为官之人,就得在这重重掣肘中办差吧?

    方真想了想,问:“这是和罗大人打擂台,还是和您?”

    “主要是罗裴吧,我也可能有部分,但我立刻就要回京了,他能奈何我什么?”太监无所谓的一笑,眸子却透着阴寒。

    方真退了一步,不再说话,公公杀了丁同知的儿子,自觉得和这同知结了仇,这时想些办法铲除呢!

    仕途,有时就这样,被挨打了,反是打的人的继续打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