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八十章 魏世祖皇帝
    野道人的想法,与苏子籍无关。

    牛车一顿,停住了,苏子籍下车,给钱打发了车夫,已见叶不悔迎了出来,苏子籍有着心思,就立刻对叶不悔说:“不悔,收拾东西,我们立刻去家一次,处理好家事,就上京赶考!

    叶不悔听了一惊,她凝视着苏子籍,问:“夫君,可出了什么事?”

    这样反应,并没有出乎苏子籍的意料。

    苏子籍并不想让不悔卷入事端,知道太多,没有力量去解决,反多出一个发愁的人,何必?

    “上京赶考,双华府到京城,走水路并不能直达,还要上岸走一段时间,现在快到初冬了,要是能在寒冬前抵达,就不必在路上受苦。”

    “要不是这一年有各种事发生,实在来不及,早在前段时日,我就该带着你出发了。”

    “原来如此。”叶不悔也没说信还是没信,点了下头:“那我这就去收拾行李。”

    “其实也不必那么急。”苏子籍忙拦下她。

    在缓过了最初的焦急,又不那么急,起码不急于就在这一两天。

    “之前一直下着雨,苏家祖坟没办法迁移,现在终于放了晴,这两日先将苏家的祖坟迁了再走。”

    “这是应该的。”叶不悔赞同说着,苏家的祖坟被挖,她也是知道,不过,她的目光落在苏子籍的衣袍上时,目光一凝。

    苏子籍顺着她的目光低头看去,发现有一片血迹,忙解释:“不必担心,许是不小心路上沾到,并不是我受了伤……我这就去换了。”

    “夫君。”走出几步,叶不悔在身后唤了一声。

    苏子籍回头看去时,这个小姑娘微蹙着眉,近似恳求看着,明亮清澈的眸子里,仿佛只映着苏子籍一人。

    “答应我,不管你做什么事,都要先顾着自己的安全。”

    “突然说起这些来了?”

    苏子籍沉默了一下,忍不住笑了,回身几步,将叶不悔揽入怀中,抚摸着她的秀发,沉声安抚着。

    “你放心,有你在呢,我现在也是有家有业的人,行事怎会冲动不想后果?”

    “不悔果然猜到了。”去换干净衣裳时,苏子籍则叹了口气,不知道该不该埋怨自己最近忽略了这姑娘。

    回忆着这段时间,叶不悔的种种反应,不得不承认,自己就算是尽量掩饰,并不打算让不悔冒险,可凭借着少得可怜的线索,不悔大概已猜到了一些。

    这样近似本能的敏锐直觉,也许不是一个普通书肆女儿能有。

    如果说,他的血脉,来自前朝,那让郑朝误认为是本朝太子血脉,又来自什么呢?

    答案不言而喻。

    但叶叔去世前的叮嘱以及表现,能看出,真正爱护着不悔的这个不是亲爹胜似亲爹的人,并不想不悔以本朝太子血脉的身份重回朝廷。

    也不知道太子到底涉及了什么事,这样忌讳深沉。

    苏子籍望着窗外的光,轻叹了口气,以不悔的聪明,虽不可能知道太子血脉的事,但也闻到了危险。

    一个活泼开朗拥有简单快乐的小姑娘,现在尽管看着温柔体贴了许多,更像是心事重重、有着不安。

    “也许,我该找机会与不悔好好谈一谈。”

    “奇怪。”

    湖中的小岛,很少有人停靠,一座朴素的道观里,虽不大,除正殿也有厢房六间,还有树荫掩映,门前门后俱都辟了菜园和农田,看起来是祀田,周围茂竹森森,很是清静。

    此时,曹易颜正盘坐在蒲团上,进行每日固定功课,可今日才入定,就感觉心神不宁,面色凝重睁开了眼。

    “出了什么事?难道是刘湛出事了?”这个念头才一浮现,就立刻被曹易颜否定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以刘湛的修为,就是遇到数个大妖,也不至于受劫,起码离开是没问题。

    曹易颜又忍不住凝神掐算,可眼前被一层浓雾罩住,自己的占卜术本就不算精通,也就作罢。

    但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让曹易颜无法忽视。

    “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之间遗失,难道是夺取某个大魏宗室时出了错?”

    这也不是不可能,手下时时刻刻在进行计划,而自己在幕后统领大局,要是下面有什么事出了错,反馈到这里也是可能。

    “看来要立刻询问一下,关键时刻,可不能出纰漏。”曹易颜想着起身,欲出去。

    恰在此时,外面传来急促脚步声。

    “真人,出事了!”一个道人过来,深深一躬,急急说着。

    “何事?”以为是自己不祥预感应验,曹易颜立刻出来,但得到的消息,与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地下小殿有着动静,小人不敢开启,还请真人前去处理。”

    曹易颜顿时脸色一白,也不说话,径自趋过,入得了后殿,又开启了密室,下了台阶。

    由于小岛,周围是水,因此地下室并不大,也很阴湿,很是幽暗,点了蜡烛,就看见了一牌牌位,再仔细看,会发觉每个牌位都绘有龙纹,还带有谥号,却是历代皇帝的龙牌。

    曹易颜连忙叩首,起身才看见,中间一个牌位,发出了幽幽的红光。

    “魏世祖皇帝的龙牌发光了?”曹易颜既惊讶,又觉得理所当然,魏朝的天下,并非在太祖手中统一,隔了太宗,是在第三代皇帝世祖时统一。

    魏世祖改革祖制,确定一帝一元制,励精图治开疆拓土,又休养生息,文教复兴,史称景观之治,可以说,魏帝中第一就是魏世祖。

    魏世祖龙牌发出红光,可是大魏复苏的迹象啊,可自己执行计划,默祈列祖列宗,诛杀了大魏宗室二十八条血脉,吸取了气运,都没有让龙牌发光,此刻龙牌怎么会突然有了反应?

    还是刚才有了一种不吉预感之后?

    不,刚才预感,实际上并不是自己所想的坏事,而是大魏复苏,使自己震动,这是大好事!

    曹易颜心思翻滚,又深深拜下,声音哽咽:“孙臣,孙臣自知罪孽深重,可只要复我大魏,孙臣九死也无悔了,望列祖列宗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