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是龙君
    四个妖兵再次执起号角吹起来,响亮的号角声,让祭坛周围的声音都随之安静下来。

    “陛下有召,臣快入班了,不知您还有什么吩咐?”孙不寒看着这幼龙,温和的问。

    幼龙盯着它看了片刻,说:“本还想问你一些事,但现在倒不必了,你自便就是。”

    说完,就转身离开。

    “这幼龙,看起来不像假的啊。”看着幼龙狡黠灵动的表情,小妖压低了声音的说着。

    “确实不像是假。”孙不寒目送幼龙入得高台,在第二层上停下,神情阴沉了下来。

    要不是眼下不能轻举妄动,它怕是会忍不住抓住这幼龙逼问一番。

    甚至光看到这样活灵活现的幼龙,他就需要克制,才能压住胸口燃烧着的不甘与恐惧。

    “不要乱了阵脚,她不可能是真。”

    “也不可能是夺舍才有这样灵性,姑且不说夺舍者岂会这样高调,单单这幼龙虽仅仅只是龙君记忆的影象,却也是记忆最看重的人,最重要的是传承对象,就否定了这条的可能性。”

    “记忆中影象夺舍的难度,就看记忆的重视度大小,幼龙不可能在此时被人夺取躯体,如果她被夺舍,整个传承就会破灭。”

    对妖族的传承,人族很是羡慕嫉妒恨,不需要学习,就能掌握祖先部分的智慧和技能,这何其了得。

    甚至妖族内部,也不是净土一片,谁都想获得更多的力量和传承。

    不知道死了多少妖,才会有这样清醒的认识,正是这认识告诉孙不寒,整个传承记忆里,谁都可以夺舍,唯传承者和被传承者不可以,哪怕被传承者,实际上已经在传承者体内。

    本不应该怀疑幼龙,可想到记忆中总是板着一张小脸,沉默寡言的幼龙,孙不寒忍不住怀疑起来。

    “记忆里,她似乎没有这样活泼?”

    “难道是记忆的偏差?也不至于啊,龙君眼里的幼龙,会是这样狡黠活泼的性子?”

    “这样看,又实在可疑。”

    不过,眼下给它们的时间不多了,孙不寒没等小妖去催,就迈步重新进入了高台周围仪仗队伍。

    才进了仪仗不久,就听鼓乐齐鸣,有妖高喊:“龙君驾到!”

    倒没有集体下跪,所有妖都躬身,身穿衮服的龙君自殿而出,缓缓抵达高台,这高台筑三层,总共九阶,当下举步而上。

    才举步,孙不寒似有所觉的抬首,朝着看去。

    一个看着与人类年轻人差不多,实际年龄不好判断的男子,九旒冕冠,玄色衣裳,绘龙、山、华虫、火、宗彝五章纹,裳绣藻、粉米、黼、黻四章纹,共九章。

    “虽故意改了,其实还是大魏的王冕。”

    眼见着龙君慢慢度步上坛去,面色肃穆,只是看着,就能感觉到风云萦绕,一种伟力垂之,这伟力仿佛来自大地,又似来自天空,更似是周围连绵水波所化,使孙不寒下意识低头,不敢去与对方双目对视。

    “不,它不是龙君,仅仅是一个记忆!”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孙不寒顿时生出羞愤不甘,明明知道这不是真实的过去,只是记忆,可还是受慑,自己实在太弱了。

    “不,这是因龙君是龙。”

    自己原型也并不弱,却因种族,从一出生就注定了要屈尊龙君之下,这是何等不公!

    “也不对,天地之间原本没有龙,是龙君采集万妖之精华,才成了天地之间第一条真龙。”

    “我的种族,也有本命被采集,所以才被威慑。”

    “且先忍耐。”怕自己异样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孙不寒咬牙,忍下了因被威慑而产生的暴戾,垂首站在了武官的前排。

    他所夺取躯体,正是水府武官中一员,统帅一支侍卫,百人左右,这其中,也安插进了自己的妖。

    整个场面此刻安静,龙宫上空,却不断有阳间乐声传来。

    这是仪式快开始了。

    “……”苏子籍现在头现在还有些发涨,略凝神了一下,就意识到了此刻的处境,它正举步而行,跟着的宫女足足百数,虽是水底,还有着伞盖,两侧还有妖将维持秩序。

    如果不是立刻就有一段记忆传过来,苏子籍会忍不住怀疑自己到了天界。

    这里的确是下界,下界的蟠龙湖。

    因为经历过一次,苏子籍已有了经验,哪怕到了这里,也并不慌乱,传过来的记忆很短暂,已经让苏子籍立刻明白自己身份——水府龙君。

    这王家仪仗下,苏子籍从几处光可鉴人的巨大器皿上,看到现在“自己”的全身模样。

    “王服能看出人间王侯的影子,但华丽得多。”

    “幸好还算有节制。”他看到了殿中众妖的祭祀服饰,对身上穿戴,已有了心理准备,觉得“朴素”了许多。

    “原来下面也有祭坛。”又看到前面有一个高台,汉白玉打造,分三层,有九阶,高而宽广,上面站上一百人都能挤下,但此时只有幼龙站着。

    苏子籍正想着,身体已自行走上去。

    到了祭坛上面,微微抬头,上面不是湖水,而是一片天空。

    就似乎在这水底中又开辟了一个空间,虽的确在水下,龙宫外游着鱼,但龙宫上空有蓝天、白云,甚至还有着若隐若现的红日。

    苏子籍之前来水府时,可不曾看到过这样的景象,才想着,已经站到了高台的最高处,面前是五彩绚烂的几案,再往下,是九阶汉白玉的台阶,很是宽敞、还有着薄薄雾气环绕。

    周围都密密麻麻站着许多人……又或者根本不是人。

    “虽然来过水府龙宫,但去过的应该是别的宫殿,这里还是第一次来。”

    “猜得不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举行祭祀之地,下面这些就是参加祭祀的妖怪了?真的很强!”

    在高台上,能清晰感受到,下面恭敬躬身的妖怪身上的灵压,每个性质都不同,虽这些灵压在龙君记忆里不过区区,可对苏子籍来说,却很强大。

    就算吃了惊,这躯体也毫不受影响,作它应该作的事,俯身看时,妖官的一些情绪,也纷纷被苏子籍感知。

    苏子籍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力量,而是这具身体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