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现世报
    孙府

    天上一道电光,接着一声石破天惊炸雷落下,远处听人吆呼:“雨又大了,快快避雨,这要下到什么时。”

    “雨大了,听说钦差已经承担不住压力,打算拿知府开刀,在湖畔血祭龙君,看来天意在我妖族!”孙不寒望着天空,微微笑着:“人族总觉得我们水妖拨弄风雨,哪知道我们虚实呢?”

    “这还是当年龙君的策略。”对面罩在黑色的袍子内的天机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片刻才用细声细气不分男女声音回答。

    “其实我们水妖,就算是大妖,也只能略改下风雨,要是天不降雨,别说一府,就是一县我们都下不了雨,相反也一样。”

    “这水患,是天在降雨,我们能改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不过不能大改,却可预测晴雨,当年龙君就定下策略,晴雨每言必中,揽功于自己,让人族的朝廷误以为我们可以呼风唤雨。”

    “才有了国家祀典,诰封龙王。”

    孙不寒笑了笑,这连绵数月的风雨,其实是上天在连绵降雨,不过再连绵,十天总有一二天停雨,水妖的力量,就是尽量使雨水平均,使原本停雨的天气,也总有毛毛雨落下。

    落得了南方一月不停雨的威名。

    人类朝廷,快撑不住这压力了。

    “这仅仅是诡计,长久了,终会被人族看破虚实。”孙不寒半靠在柱上,看着雨夜,神色安详,口气却很尖锐。

    “所以必须借假修真,龙君到后来,的确掌握了部分风雨权柄,虽没有宣传的十分之一,但也足了。”天机妖接口说着:“人族怕我们妖族,其实我们妖族更怕人族。”

    “妖族要汲取天地灵气才生,而天地灵气何等宝贵,这决定着妖族诞生非常艰难。”

    “而人族可不断繁衍生息,十个铁甲之兵拼一个妖族,妖族也会迅灭绝。”

    “不得不说,龙君的确深谋远虑,三大妖族——水妖、6妖、翼妖。”

    “6妖与人共存,死的最多,最不成气候。”天机妖不分男女的声音里也充满了感慨。

    孙不寒默默点,6妖,什么虎妖、豹妖、树妖、牛妖,出现一个,很快就被人觉,然后杀掉,是最凋零最没有前途的妖族。

    只有狐狸精因特殊原因,尚可保存。

    “翼妖虽可飞翔在天空,还得落地生息,也是举步艰难。”

    “只有水妖,水中人类根本不能进,偶有道人用符潜入,也不能持久,一旦围上就被杀的干干净净。”

    “所以注定,妖族大兴,必在水妖,而龙君就是水妖之主,当年龙君单是选择水妖为展对象,就证明其高瞻远瞩。”

    “并且龙君突然消失时,也是水妖一部远迁海外,保持了最大元气,现在怕是占所有妖族的十分之七了吧?”

    天机妖说到这里不说话了,良久,孙不寒苦笑:“你说的是,失了龙君,水部其实现在也是分崩离析,所以龙宫就非常重要,只有得了龙宫,继承了权柄,才能对内整合妖族,对外呼风唤雨,威慑朝廷。”

    人类朝廷这时完全是建立在农耕上,这呼风唤雨,就钳制着朝廷的命脉,要不,当年大魏,不可能承认龙君。

    当然,也由于这个原因,人类始终想废杀龙君。

    “所以必须夺取龙宫,公主实在太小了。”孙不寒斩钉截铁地说:“我们等不到她成长了,必须是我们妖族有为之君,继承龙君的权柄。”

    说着冷冷一笑:“别说是我们,就是人族,其实也有不少痴心妄想之辈,也想夺取龙宫之密。”

    “比如说刘谌。”天机妖拧着眉思索,压根不信孙不寒会夺取龙宫再给有为之君的鬼话,但不想揭破。

    要不是龙宫重启的时间,根本无法预测,也没有妖能赶上,早就趁虚而入了。

    而且重启后,公主的反应远过大部分预料,她闭宫不出,任凭谁呼唤都一个不理。

    “这是龙君的遗策,还是公主聪慧?要是公主聪慧,说不定还具备君主的潜质——可惜的是,太小太弱了。”

    “许多人和妖,等不及她成长了,她不开门,就硬要打开。”

    天机妖这样想着,神色凝重:“钦差被许多人逼着,有意无意走上了打开龙宫的路,但窥探的人和妖不少。”

    “也不算多,知道这事,能介入这事,赶得来这事,其实最多就是个位数罢了。”孙不寒不介意一笑。

    天机妖盯着孙不寒良久,显得有些忧心忡忡,耷着眼皮深深思索,说:“就算这样,也不能伤害了公主。”

    “当然,公主嫁给新王,才是最有利我们妖族的事,新旧就联合起来了。”孙不寒舒展眉笑着:“幸亏有了你,我们才能抓着天机。”

    “听闻人族也有天机者,不过郑朝建立后,甚是猜忌,找个理由把他赐死了,现在又想用其徒,结果这人不买帐,嘿嘿,真是现世报,要是没有这条,人族来的人会更多,也更准。”

    才说着,突然天机妖一蹙眉,变了色。

    “怎么了?”孙不寒连忙问。

    “似乎生了些变故。”天机妖说着,见孙不寒要问,于是摆手:“我只知道生了事,不可能知道生什么事。”

    “不过只要稍等,翼妖会报告给我们。”

    两人只是沉默相对,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有翅膀的影子一闪而过,接着一个人落在了庭院,它也不进去,说着:“丰环坝决溃了,是人为,现在三个县被淹!”

    “有多少人族伤亡?”孙不寒倒吸一口冷气,问。

    “时间还短,靠近冬天,虽连绵雨天,但水还不算太大,眼下只是淹了庄稼跟一些房子,人没有淹死多少,也就是一二千。”

    “一二千,足了。”孙不寒长长吁了一口气:“上次南屯坝决溃,这次是丰环坝决溃,一次规模比一次大。”

    “钦差有治水责任,岂能安座了?”

    “以前杀知府,还有变数,现在,已经没有变数了。”

    “钦差要扭转局面,只有打开龙宫一途了。”孙不寒兴奋的转了几下:“我这就去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