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移步避嫌
    “唔,这状子,写得不错。”罗裴的脸微微扬起,沉吟着。

    被呈递上来的证据,实际上依旧是状子,只是附了几页的证据,而罗裴是进士出身,出身的秉性和习惯其实很难改,就算在这时,也没有立刻去看证据,而又将状子仔细看了一遍。

    不得不说,这状子写得极好。

    字里行间满是血泪,用词质朴,读给不识字的百姓听,怕都能让人起共鸣,这并不代表着粗鄙,相反质朴中透着一种雅致。

    “文真理老啊,有此水平,就少不了一个举人!”罗裴是过来人,暗暗感慨:“如果此状是贾源所作,去经商就可惜了。”

    大家的诗词,雅俗共赏朗朗上口,这状子同理,可以说,罗裴会同意接下这案子,未必没有状词的功劳。

    “要是中了举,谅这黄良平也不能一手遮天,瞒了二十年!”感慨完,打开了附着的几页,展开观看,钦差的心情就更复杂了。

    前面是文人的感慨,现在是官员的感慨。

    “这格式非常有趣,简洁明了,别具一格,难道是贾源所创?”

    “不,能想出这样格式,必是讲规矩又不泛创新的人,贾源虽是秀才,可真是这样才干,焉能蒙冤受屈二十年?”

    “不知道能不能将这人找出来,王爷极是缺人,此人可以一用。”

    官场极讲究,虽罗裴很是惊讶,但也不会说“若得此人相助,如虎添翼矣”,而是“可以一用”,其实这已经是极高评价了。

    这样想着,细细观看,越看就越是觉得这格式,简明扼要。

    这是苏子籍根据野道人交上来证据重新润笔总结,状子是野道人所写,他又润笔一遍,证据不仅有着文字,还特意附有了表格。

    表格里对应的是时间、地点、人物,标明了二十年前出事时贾家和黄家关系图,事件展图,都标得明明白白。

    对应文字证据,二十年前惨事前后几日,贾家跟黄家生了什么,各自家庭成员见过哪些人,都有谁可以作证,而这些又代表着什么,真是一目了然,再清楚不过了。

    “这贾源倒有心了,这些事过了许久,竟然还一一记住,看来这二十年来,未必是不知道灭家的仇人是谁,只是不敢声张罢了。”以为这些事都是贾源记住了的,罗裴忍不住感慨。

    “我奉皇上之命路过此地治水患,贾源应是受人指点,知道我与黄良平有着冲突,所以才击鼓喊冤……背后的人,实在是能人呐。”

    钦差罗裴不禁起了爱才之心,但此时并不是询问这事时,只能暂时按下,继续往下看。

    “时间过去二十年,一般来说,证据大多都已被毁,要是平民,也难对一郡知府提供证词。”

    “现在所列的人都是活着,还是乡绅或县学的人,最巧妙的是,每个人都未必知道全部,但凑起来,几乎无法反驳。”

    “列的每一条,去县学、去陈氏当铺、去县主薄,这都是有着记录,自然可以证明黄良平当日是否真去了这些地点。”

    “几月后附近山贼就被围剿,而在山贼处获得的财物,被充入了当地的县衙封存。”

    “这里面就有印有陈氏当铺标记的银子,恰与黄良平几年前去陈氏当铺当了东西所得的银两相等……”

    “哦?后面居还有着陈氏当铺老板的证词,表示当年其父当家时,曾出过被污蔑店铺银子少给的事,这是同行的故意泼脏水,自此自家铺子留了个心眼,都会在银子上做标记……看来,此事为真。”

    “真是没想到,竟然连当年负责赃物入库的小吏都找到了,还拿到了有关的证词,就算是衙门,也得调查几个月,这得花费多少功夫……”

    “贾源背后的高人,莫非是当地的势力?这可不是普通商人能做到的事。”

    “真是这样,也不急在一时。”

    这些心思,不过是片刻间,看完这些,钦差罗裴再看堂下的贾源时,目光带上了几分审视。

    “贾源,你状子上所写可是真的?要知你虽是秀才,可若诬告朝廷官员,被查实了,也是大罪。”

    贾源虽经过这二十年,早不复当年的意气风,甚至相貌趋于平庸,但此刻目视着钦差,眼神坚定,面容坚毅,还真有了几分风骨。

    “学生愿以性命担保。”

    “好!”罗裴点点头,随口称赞:“能写出这样简明扼要的状子,不愧是读书人。”

    听了这话,贾源心里一松,知道自己这次赌对了,钦差的的确确与黄良平不是一路人。

    那人交给自己的证据,自己看了都不得不佩服,哪怕自己这当事人去收集,都不可能收集这样全。

    希望这次能告倒黄良平,以报自己家破人亡子嗣断绝之仇!

    而下面苏子籍也是一笑,罗裴说这话,倾向性就很明显了,古代判案,证据当然重要,法官倾向性也至少有一半。

    不枉费自己一场辛苦。

    想到这里,苏子籍看了野道人一眼,其实不算辛苦,正常调查,单是打破戒心就耗费巨大,但有文心雕龙,每次问话,都无话不谈,很快就收集到了证据。

    在苏子籍看来,这比任何武功秘籍都厉害。

    这时,堂上钦差看向了阴沉着脸的黄知府。

    “黄大人。”罗裴阴笑着说着:“此案事关黄大人你,还请黄大人移步避嫌才是。”

    这话听着是让黄良平离开,实际上不止。

    这处是黄良平的知府衙门,下面站着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黄良平的班底,让黄良平继续摆官威逞威风,有些事就不好办了。

    而且罗裴本就在治水一事上,对黄良平有警惕。

    齐王与妖族勾结,这人投靠了齐王,几乎是必然,会在治水时使绊子,趁着现在先将其按下去,闭门避嫌,什么时候出来,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就算事后证明了黄良平无罪,起码也为治水赢得了时间。

    话犹未毕,天空一阵风带着雨腥味扑入,黄良平打了个寒颤,他怎么不清楚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就算是治河钦差,还是钦差,让自己停职待勘是钦差的职权,要是平时,自己只得乖乖受了。

    否则就有违抗皇权的嫌疑!

    可王爷吩咐,却是暗里使这钦差的绊子,要是停职待勘,自己怎么完成王爷的喻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