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孙府之会
    画舫抵达了府城码头处,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叶不悔就重新振作,整个人又变成一棵青葱小辣椒。

    她将刚刚做好的一件淡青袍熨平整了,服侍苏子籍穿好,又上下打量,小脸上就带上了一丝自得的笑,叉腰:“我做的衣服果然合身!”

    “是,是!”苏子籍被她这模样逗笑了,连声应和。

    事实上他也满意,不悔最近除读书下棋做家务,还跟附近认识的妇人学做衣裳,虽说是新手,可针脚密而细,穿着舒服,不比买来的成衣差多少。

    “不悔的手艺就是好。”苏子籍夸着,而叶不悔笑眯眯,又给苏子籍拿来了一双新做好的鞋:“你再试试这个!”

    苏子籍试了下,千层底,看上去和普通学子穿的鞋一样,可舒服程度,却比外面买的鞋子好多了,再看叶不悔的手指,青葱手指上,有着一些红点,这是着实下了大工夫了。

    苏子籍摸摸叶不悔的头:“我很喜欢。”

    却想着,定要努力,不让叶不悔劳累做这些,才想着,非常给面子穿上了叶不悔做的衣裳鞋袜,叫了牛车就要出门,不远隔壁靠岸的画舫上就有人说话:“听闻杜成林又来本府棋院了,我等要长棋艺,还得快去。”

    这声音不大,不过苏子籍听的清楚,一怔转身一看,就见三五成群的士子在甲板上说话,已有人上了岸,连忙上前,作了揖:“棋圣又驾临了么?”

    士子张生才上岸,长眉细目,嘴唇很薄,显得刻薄,听突然有人在背后说话,不由一惊,不快的说着:“谁在背后谁话……”

    转眼见了苏子籍,认了出来,昨天苏子籍已经在本府学子面前露了面,又一诗冠绝全场,断没有不识的道理,只得装出笑脸:“原来是苏兄,您也喜欢棋艺?是的,杜棋圣又来本府棋院,听说愿意选几个人指导下棋,我等听了,都有些心动呢!”

    “多谢!”苏子籍连忙回去,让叶不悔准备了银两,乘牛车去府棋院。

    “不悔,你且过去,多少银子不要吝啬,要不是我已经约了,就陪你过去了。”

    叶不悔也很高兴,眯起了月牙眼:“我知道了,我必会好好学习,争取明年也当个棋圣!”

    苏子籍连连颌首,有着棋圣指导,又有着自己强迫增加她的经验,升级想必很快,当棋圣有点困难,取得名次应该不算很难。

    先看着她去了,又喊了一辆牛车而去,几个学子这才放松了脸,一人就忍耐不住:“呸,这女人还想当棋圣?”

    “她可是本府棋赛第一,说不定真有机会。”张生聪明些,不愿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真实想法,眼皮跳了跳,面色阴晴不定,好一会才说着。

    苏子籍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坐车往孙不寒的府邸去,车帘落下,出门时的悠闲顿时就收敛一些。

    街上人来人往,但能感觉到几个人的气息,一直不远不近跟着。

    “人数比前些时又多了一个。”苏子籍闭着眼略探查了一下,就摇头。

    虽说这多一个盯着自己,跟少一个盯着自己,对苏子籍来说并无不同,但逐渐累加的盯梢人数,也能说明一个问题。

    就是,随着时间推移,似乎自己这个太子遗孤成真的可能性越大越大了,距离不得不被公开或被按下去的一天,或也不远了。

    “承认还罢了,不承认的话,下场会很惨。”

    “哪怕不死,也有可能被软禁,在这之前,我必须先获得掌握自己命运的力量才行。”

    “四书五经虽不是力量,但能提高我的智力,提高了智力,强迫性经验就提高了,这可以全面增强我的力量。”

    就算是风火山林,练一遍,也能强迫性增长武功。

    “但是这还太慢了,上次得了本武经,一下获得突破,我必须寻到更多的武功才行。”

    真到了那时,不管是好坏,跟现在比,身边跟着的人只会更多不会更少,所以趁着现在还算干净,要尽快将武力提高了。

    “只是,郑朝建国才二代,武技虽还没被明令禁止,可想在民间淘到武技的书籍,却着实不容易。”

    “不知这孙不寒家中藏书里,可否有武技了。”

    苏子籍这样想着,其实对此并不抱希望。孙不寒乃是书香门第出身,本人也不擅长功夫,就算有着武技,怕也普通。

    思索间,就到了孙家门前。

    孙宅占地颇广,都不用问,就知道三代必有人考取了进士的功名,从大门这里看,就能看出来。

    郑朝建国初,就对房舍门庭的规格进行了要求。

    没有功名,哪怕是富甲一方的商人,院子建得再奢华,大门只能遵从百姓的规格而窄小朴素,不仅仅是这样,连着屋舍的高度、屋门的宽窄,也都有着规则。

    而有了功名,哪怕是秀才,那就可以改了门,加高加宽,区别于寻常百姓,改换门庭。

    观孙宅的大门,宽而高,两还有着石狮子,端是大户。

    苏子籍自己就是举人,自然知道,这不是举人家能有,必须是进一步的进士才行。

    刚下了马车,还没上台阶,大门大开,孙不寒带着一个管家和几个仆人,出门迎接,爽朗笑着:“苏兄,你可算是到了,快快请进。”

    “哎呀,解元公来了!”孙不寒的话未说完,五个人齐拥出来,都穿着青色大袖衫,戴着举人头巾垂带,见了苏子籍不由分说道喜。

    这五人认识了二个,岑善和庄宏荣是经常听自己课的,听闻都低低的中了举,这得益苏子籍不浅了,这时专门感谢:“我等谢过解元公教诲了。”

    苏子籍心里其实是微惊,虽知道岑善和庄宏荣本来就苦读多年,自己不过是给予了临门一脚,还是心惊。

    “要是再读一阵,又有人突破了什么办?”

    省试取举人100人,一府中十几人正常,额外多二个也不算多,可要是多十几个,贡院就要震惊了。

    苏子籍口中连说:“大家同喜,同喜,至于岑兄和庄兄,怎么这样说,你我不过是共同学习进步,谢我干什么?”

    “噢,不得推辞,快去快去。”众人却不肯罢休,拥着苏子籍向书房而去,等到了,孙不寒笑眯眯推开书房的门,邀请苏子籍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