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盯梢
    回到旅店前,苏子籍和野道人分开。

    临行前,野道人自告奋勇,说要去调查黄良平的政敌,苏子籍略一沉吟,就允了。

    “去吧,不过今天晚上我就去码头,准备回家了,已经订了船,你要乘顺风船,就准点到。”

    “现在就走?”野道人有点吃惊。

    “省试考完了,在省城还有什么事?去拜见下房师座师就回去。”苏子籍其实有宅在家的属性,总希望能早点回去。

    “也行,那我收拾下,就跟公子您回去。”

    说着,就到了旅店小院,门关着,里面上着锁。

    苏子籍刚敲了一声,吱呀一声,叶不悔很快就打开了门,这样迅速的反应,看得出,她是时刻在听门口动静。

    哪怕早就已经叮嘱过了这丫头,可一夜不归,第二天上午才回来,莫名还有点不好意思。

    “吃早点了么?”叶不悔侧身放他进来,关上门同时,挑眉问着。

    苏子籍看她一眼,见她正盯着自己,摸了摸鼻子。

    咳,还真没吃。

    因着急回来,路过早点摊都没停下。

    正巧,咕噜噜声音,在叶不悔问完就从肚腹传来,让叶不悔都笑了。

    “还真没吃?你是不是傻了?”叶不悔瞪了一眼,又叹了口气,一个小姑娘,看他的眼神,就跟母亲看儿子一样。

    “不知道先吃了再回来啊?”

    这个时间,旅店外一条街,早就各个摊子都摆出来,再过一个多时辰,甚至可以吃中饭了。

    “这不是怕你着急嘛。”苏子籍被她这样说,也不恼,走了过去。

    顺手又摸了叶不悔的脑袋一下,温声:“你有没有吃?是不是也没吃?还说我傻,等着我一起回来吃,甚至昨晚还没有睡的你,是不是更傻,嗯?”

    “谁说我没有睡,我睡得不知道多好!”叶不悔脸一热,哼哼。

    不说别的,就看叶不悔眼底淡淡的青色,以及青春靓丽都挡不住的倦色,就知道这丫头嘴上说的硬,实际一定是等了一夜。

    她总是这样,换成别人怕就产生了误会,这让苏子籍也没有办法,不过她看起来,似乎精神多了,不由叹着:“你啊!”

    这无奈的语气,让叶不悔心里酸酸涩涩,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夫君连连考中,童生、秀才、举人迅速跨过,现在中了举人,连她都清楚,一切都今非昔比了。

    只是对她,苏子籍依旧这样“好欺负”,哪怕她脾气不好,口气冲,他也微笑不生气。

    在临化县时,周围人家就算是夫妻恩爱,又有几个男子愿意对着妻子柔声细语?

    而且她性情活泼,甚至有点泼辣,面对地痞都不辞颜色,有时惹急了,还会拿着扫把追着打,父亲病了,忙前忙后,还照顾着当时可怜巴巴的苏子籍,一点都不避讳。

    这些落在某些人眼里,就是不安于室,就是尖酸刻薄,就是非正经媳妇人选。

    再和睦的街坊,也有嘴碎,这些闲话,她其实听到过。

    哪怕叶不悔满了十五岁,其实也刚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说不委屈是不可能,而且父亲去世,又连累了苏子籍,这些都沉甸甸的压在心上。

    可此时,面对苏子籍的微笑,似乎什么都变了,唯有苏子籍不曾变过,依旧是她可以“欺负”的苏子籍。

    她的眼不由有些发红。

    苏子籍并不知道她的心情,见叶不悔怔怔看着自己,没有猜到她此时的心情。

    “难道是我这样一说,不高兴了?”

    “额,也有可能……”

    于是,他试探着邀请:“要不,我们现在就一起去吃?”

    换来的是叶不悔娇的白眼,难道她不同意?

    “走吧。”不过她又朝外面去,见苏子籍还站着,叉着腰催促:“不是说去吃早点,怎么不走?”

    “哦,就来。”

    苏子籍忙跟上去,同时苦笑一下:“这丫头还真不禁夸,刚觉得温柔多了,就又露出了母老虎模样,啧啧。”

    但奇怪的是她这样娇嗔的模样,不仅不让苏子籍反感,反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微笑。

    “又见到了她元气满满的样子了。”

    此时日上三竿,店铺都开门了,小商小贩也在布摊,一处馄饨摊上,野道人眼尖,远远见苏子籍过来,不过在隔了七八米处的一处早点摊上停下了。

    苏子籍累了一夜,没吃早点,肚里空空,由着叶不悔点着早点,野道人看着这一对小夫妻,吃着馄饨,不由微笑。

    别说,外表看,苏子籍跟叶不悔很相配,男的俊秀,女的俏丽,都有一种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的气质。

    “罢了,还是不去打招呼了。”吃饱喝足的野道人摩挲着下巴想,起身要走,突目光一顿,死死锁在不远处一个角落。

    这又是一片摊子,有人在吃面,有人在喝茶,野道人发现不对的人,就是个喝早茶,看起来也很正常,可眼睛时不时往苏子籍方向溜。

    虽说那方向并不只有苏子籍与叶不悔,但刚刚杀过官,又在打听着一个官的机密,野道人就有天然的敏感与警惕,看到这一幕,容易想多了。

    “这人在盯着公子?看模样不是普通地痞,难道有人发现昨晚的事与公子有关?”野道人打量着看起来正常的“路人”,心中惊疑。

    要不是本来算是江湖人,各种下三滥的事也见多了,眼睛更毒,也看不出这人是在盯苏子籍。

    可一旦觉得不对,怎么看,怎么有问题。

    野道人不敢保证,是不是只有这一个人盯着苏子籍,没敢贸然提醒,而躲在更远的地方,微微巡查四周。

    “有人,是二个。”

    直到苏子籍与叶不悔吃过早点回到了旅店,两人不动声色跟了上去,一个守门,一个进旅店呆了一会,又转身离开。

    野道人迟疑了下,就跟着转身离开的人。

    “这是什么地方,看着是个大户,并不是官员府邸,更不是衙门,可这事透着奇怪,只是大户,何必派人盯着公子?”

    偷偷跟着这人,发现这人竟七拐八拐,进了一个看规格不是官员府邸,是富商住宅的院落。

    “是不是回去禀告一声?”野道人心中惊疑,才迟疑着,又有着骑马的一个人奔了过来,而大门似乎很有经验,听见马蹄,就敞开了门,让这骑径直进了里面。

    “莫非是巡检司的探子?”

    “可看起来不太像。”野道人想了下,摸了摸龙纹玉佩,决定还是先看看是否还有着别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