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十七章 魇着
    “公治弘……”仅仅通报了姓名,也不说明身份,苏子籍不由无语。

    赵督监看向苏子籍,笑着:“苏公子,想必你也猜到咱家要做什么,请你放心,不管结果,你这解元都跑不掉。”

    说着,公治弘亲自捧着一个精致的玉盒过来,赵督监解释:“这乃测试血脉最上佳之物。”

    得,跟上次检查是一个套路。

    苏子籍也不争执,公治弘小心翼翼从一个托盘里取过一把袖珍刀,朝自己走来,十分自然伸出手。

    下一刻,指尖微微一痛,一滴血顺势滴落在下面的玉盒。

    玉盒外表呈现方形,内里椭圆,莹莹的玉石毫无杂色,但苏子籍这滴血一滴落,顷刻间,一股红雾腾起,弥漫在玉盒上,而红雾中,一条淡金色游走,宛是一条小龙,下一刻化成金光直窜出来,足足高悬在玉盒上空几息,才慢慢的消散。

    这一幕,落在在场几人眼中,立刻心里有了谱。

    公治弘默不作声,只是把这一切记在心里。

    而一瞬间,苏子籍就能觉,赵督监腰明显弯了一些,态度也显得恭敬,这恭敬是一种家奴对少主的认同,不过转眼,赵督监醒悟过来,又恢复了常态。

    “赵公公,现在你可以说下,我的血脉到底是谁?”苏子籍暗暗心惊,这异相是自己都没有想到,难道是蟠龙心法抵达4级的效果?

    当下,明知故问。

    “苏公子,这个问题,咱家不能回答,你到了京城去赶考,就会清楚。”

    “难道我还是重臣之后?又或者是王侯之后?”苏子籍虽知道他们要找的是太子血脉,可还是故作不知地问着。

    “我苏家祖籍就在临化县,我就是苏家子孙,怎会是哪家大人的血脉?会不会认错了?”

    “要无意外,应该就是你了。”赵督监笑着:“户籍能弄错,甚至接生时,连父母都可能弄错自己的孩子,但唯有这东西还没有出过错。”

    “咱家耽搁了苏公子的时间了,现在苏公子可以回去了。”赵督监一挥手,一个青衣人端着盘子上来,上面是两只小元宝,雪白细丝银子,每只五两,总共十两。

    “谢公公赏!”苏子籍坦然受了,作了揖:“学生这就告辞。”

    说着,大大方方而去。

    “这气度真是罕有!”赵督监望着苏子籍背影:“我是钦差,在坐各位也不普通,就算是知府见了我们,虽自持清正,不卑不亢,但很是勉强。”

    “而苏子籍虽恭敬不失礼,但内在洒脱却是别人难以学习,天家血脉,果然与凡人不同。”

    方真听赵督监这种感慨,肚子里暗暗诽谤,不卑不亢?

    上次遇到一个不卑不亢,结果被你找机会陷害了,只有龙子龙孙才有资格不卑不亢吧?

    口中只是连说:“极是,极是。”

    公治弘却不说话,只是把玉盒小心放好,这些都是证据,说着:“既事情已了,下官必须立刻星夜赶回京城。”

    等着公治弘离开,赵督监的神色平静了下来,问:“你觉得苏子籍,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身份?”

    这是很敏感的事,方真沉吟良久,才说:“我们二次检验血脉,兴师动众,公公更是钦差。”

    “能烦劳公公的,至少是个王爷。”

    “再说,带太子血脉走的人,总不能真让太子后裔埋没,总得给点线索。”

    “所以,我以为,苏子籍应该知道些,只是不挑破罢了。”

    赵督监盯视着方真,一时没有说话,良久才说着:“你说的有理,以后多多注意,看苏子籍有啥动静。”

    “是!”方真沉声应着。

    苏子籍一出贡院,这时看榜的人已经散了,空空的场地吹过一阵凉风,带着几丝雨,一辆牛车迎上来,车夫是个青衣人,神色木然:“公子,我送你回去。”

    “考虑的周到。”苏子籍怔了一下,上牛车坐了,揭开窗说:“到林家老店。”

    青衣人一声吆喝,牛车动了,秋雨天气,看榜时是人山人海,这时散了,街衙巷陌几乎没有行人,都怕染上风寒。

    在古代,淋了场雨,就可能一病不起。

    “前魏禁止以人为畜,武骑马,文乘牛,只有年过七十,又或是皇帝皇后才可坐轿。”

    “本朝继之,这点上很进步啊!”

    牛车有节奏的一起一落,只听牛蹄踏在泥水中扑喳扑喳的声音,细雨击打牛车的油布时紧时慢,苏子籍躺着,若有所思。

    不知不觉,突然之间似乎到了一个园林,看起来有点熟悉,丁锐立正在赏花,这时摘了一枝杏花,一拱手:“恭喜苏兄得中解元。”

    “以你文才,也必可得中。”苏子籍笑着:“是送给我的吧?”

    说着接过,嗅着清香,看见是淡红色,这是红杏?

    丁锐立似乎有点不舍:“杏园所开,三岁才二十三枝,这枝却给你了。”

    “你从哪里折这枝杏?我去看看!”苏子籍起身而行,恍惚之间,又想起来些,叹:“你这届不中,下次还可,不必灰心。”

    随行而走,园林越是荒芜,暮色晦晦,微风吹来暗影幢幢。

    “我也想得很多……”丁锐立神色黯淡:“命数之奇,凡人所难以抗拒,就算你修身齐家,说不定就天降横祸,一个跟头摔的再也爬不起来。”

    苏子籍才听着,突见丁锐立似乎绊了一下,一下跌了在地,不由有点好笑,说着:“怎么就真摔了?”

    才说着,却见一双凝固恐惧愤恨的眼,眼角撕裂,垂着血泪,嘴微张,里面盛满了紫黑的血块,苏子籍突然之间警悟,丁锐立已被打死在贡院,为什么会与自己相见?

    林中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有两人木然过来,却正是谭右山父子。

    想要动,却动不了,正情急之下,突一声“唧唧”,一切都烟飞云灭。

    苏子籍醒来,却看见小狐狸正看着自己,伸爪按了按自己,再看还是牛车内,不由怔怔:“难道……是我魇着了……”

    只是手才一动,衣角处,一处灰烬随风而飘去,瞬间散去,而且就在这时,听着车夫说:“公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