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十六章 长角
    入夜,秋雨淅淅沥沥下着,雨水落在蟠龙湖湖面上,已经平息的湖面,再次掀起了风浪,浪花重重打在了岸上。

    这有节奏的风浪,已生了多次,船家暗暗喊着龙王显灵,夜里船家也都尽量停靠在岸,毕竟下了雨,本是夜晚,雨雾腾起,更看不清水面,要是撞到什么东西,容易出事。

    而在蟠龙湖下面龙宫,虽大部分是废墟,只是小龙女居住的别殿已经修复了大半,点着几个鲸油灯笼,还有一处极清灵泉绕过,已经有点气相了。

    可在别殿中,才送走了老师的小龙女却躺在榻上,小脸通红,眉紧蹙,似乎在忍受着痛苦。

    慌乱的贝女,试着用法术给小龙女减痛,一股力量直接震开,她的喉咙也涌上了一股腥味。

    “这是……”这反应让贝女不惊反喜,望向小龙女的目光里带上一些欣喜:“姬君,您醒醒,可觉得哪里痛?”

    榻上的小龙女气息紊乱,仿佛有一股力量正在体内疾行,很快连人形都保持不住,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回答贝女的问题?

    突然之间,小龙女仰头,“嗷”的一声,出了与人类喊叫完全不同的清亮长吟。

    下一刻,小龙女身体一甩,直接化成了一条小龙,白鳞洁净闪光,一晃就窜了出去。

    看着她的贝女,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就追了出去。

    只见着淡金色的天穹上雷声轰隆,幼龙身子笼罩上一层淡淡的光晕,脑袋不断撞击着透明的壁垒,原本龙角已全部撞碎了,原来一直以来都是头上戴着假龙角。

    这时在水府内乱飞,小龙只觉得自己脑袋奇痒难忍,跟之前感觉到的疼痛不同,此时她明显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从自己的脑袋里冒出来。

    这种感觉实在算不上好,对于成年龙来说都是难以忍受,何况是幼龙一只?

    直到忽然听到了咚一声,头顶撞到透明壁垒上,出清脆的撞击,这有别于之前的声音,让小龙直接止住了动作。

    而这时,贝女也飞了过来,将重新变回人形的小龙女拉到自己怀里,仔细检查,当目光落在小龙女的头顶时,突然表情怔住,激动得眼圈直接泛红。

    “姬、姬君!你长角了!”

    幼龙长角是极重要的一件事,标志着这才即将变成真龙,而不止是有龙血的幼崽。

    “咦?我长角了?”小龙女伸手摸向自己的头顶。

    龙角可不是外人能随便摸,贝女哪怕激动万分,也没敢去碰,可小龙女自己摸起来就没有忌讳了,这一摸,果然摸到了两个小包包。

    “哇,我真的长角了,以后用不着戴着假货了!”她开心大叫,忍不住再次化为龙形,在荒废水府内奔走游窜,雀跃的笑声引起了几个刚刚回来的水妖的注意。

    “恭喜姬君,不,少主。”长了角,就说明向真龙进化,贝女迅改了口,她的眼泛红。

    “恭喜少主,你和陛下不一样,一开始就长角。”

    小龙女飞了回来,似乎镇定了些,问:“父王,和我不一样么?”

    “对,陛下是天下第一条龙,不是人间那些皇帝自称的假龙,陛下可是先长爪,再长角,然后交替的长。”

    “你继承陛下的恩泽,却是先长角,再长爪。”

    “您已向真龙蜕化,却可以再次尝试了。”贝女劝告的说着。

    “你说的对,现在我可长角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小龙女兴冲冲又到了上次去的正殿。

    原本黯淡的大殿,似乎亮了点,而小龙女一到,亮度又涨了点。

    她慢慢前去,一直到了大殿上位置,龙案上,金印还悬空着,小女孩掂着脚再次伸手去摸金印,触碰一瞬间,细微金光一闪,一道宝座虚影突然之间出现,这次和上次不一样,转眼,宝座虚影出一点金光,冲入了小龙女的身体之内。

    “轰”

    湖上空暴雨如注,吓的船家纷纷关了舱门,却没有注意到,湖面不少鱼虾,在雨中尽量展开身躯,尽情享受蕴涵在其中纯净淳厚的水之灵力,鱼尾虾尾,更是遐意四处拍打。

    如果仔细看去,会觉雨水中,隐含着一颗颗金色的橄榄一样的颗粒。

    “帝流浆六十年一现,我们水族却时有帝流浆。”有退化的虾兵蟹将,被这雨水一打,却恢复了短暂的清醒,拼命汲取着雨水中的金色橄榄。

    “龙王回来了,龙王回来了。”

    更有满是伤痕的虾兵蟹将,一面吞吐着,一面号哭着。

    数百年不见,当年数万虾兵蟹将,这时还活着的,百不存一。

    贡院·小院

    “昨晚梦到了小龙女?”

    次日清晨,苏子籍醒来起床洗漱,脸上难得挂上一层疲色,这在修炼蟠龙秘法后,就已是少见了。

    三天在考场内,哪怕蜷缩睡在狭窄木板上还无遮盖,苏子籍也没有这种浓重的疲惫感,这让他努力回忆起昨天的梦境。

    “昨晚又入了梦,去了龙宫,前半段很正常,无非是我教导,后半段听到她喊头痛,我也跟着头痛,莫非这梦境中,痛感还能相连?”

    “难道说,我和她并非是一般师徒关系,而有着更深的连接?”苏子籍正思索着,就听到一个青衣人在门口询问是否洗漱完毕。

    “赵督监请您去前面。”在得到肯定回答,青衣人说着,语气还是木然,苏子籍挑眉,总疑心这些人有问题,心中却暗想:“总算来了。”

    苏子籍就猜到,赵督监将自己带到这宅院里安置,既有监视的意思,又行着保护之实,但这些应该都不是主要目的,苏子籍觉得,这个太监,或许是在等着什么。

    跟着转过了走廊,突见着几个钉子一样守着的甲兵,苏子籍心中一震,脸上丝毫不露,到了前厅,果然就看到赵督监,以及两个眼熟的人。

    “见过赵公公,见过各位大人!”苏子籍作了揖。

    方真笑眯眯看着苏子籍,冲着一拱手,客气说:“解元公不必多礼。”

    见着苏子籍有些疑惑,又笑:“刚才红榜已贴了出去,你正是本届省试的第一名解元。”

    “这是周大人,你见过。”

    赵督监看一眼苏子籍,也跟着笑了:“怎么,周大人与解元公认识?”

    “曾在临化县有过一面之缘。”周大人回答,能与皇上得力太监这样问答,此人不是个普通巡检,也不知道之前怎么去了临化县,还行着巡检的差事。

    苏子籍心里想着这些,目光看向最后一个,这人五十余岁,五尺上下,脸色青白,就闻着介绍:“这是京城来的公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