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一百十二章 种祸不知
    看见皇帝评语“清正”,尹修洁不由眼一红,差点掉下泪来,觉得自己一辈子辛苦,完全值了。

    只是反复看了几遍,又身子一颤,蹙眉:“血脉,难道是……”

    “你猜的没有错,正是太子血脉,皇上命咱家细查,不仅仅是咱家,还有多路督监细查此事。”赵督监这时也不笑了,沉声说着。

    原来是太子血脉,尹修洁是三品大员,当然也听闻了这事,这时想来,一切都有了解释。

    “赵督监,太子血脉,我也有所听闻,只是苏子籍是本省生员,自有三代覆历,刚才我恰已看过,祖上三代清白,毫无问题,怎可能是太子血脉?”

    尹修洁卷入了太子血脉,不知以后祸福,嘴里苦,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还参加了本次秋闱……”

    这也是尹修洁不得不提出的疑点。

    “尹大人,这不关你的事,当年太子虽薨,可携带太子血脉的人,不会连个户籍都搞不定。”

    “再说,那时建国未久,户籍不清也是有。”

    “就算是问户籍混乱之过,也是知府县令的责任,与尹大人无关。”

    “那赵公公关心秋闱名次,本官实在不解。”尹修洁不是不明白户籍和自己无关,但总得有个姿态,现在就问着。

    这的确不解,既是太子血脉,按照本朝规矩,减等世袭,至少一个郡王少不得,并且还有着实封,亲王千户、郡王七百户。

    要是考虑到太子位在诸王之上,就算减等世袭,不但也可封亲王。

    并不需要科举,也不许当官。

    赵督监这时微微一笑:“天家血脉,岂可轻定,当反复考证,朝廷查血脉之法,想必尹大人也有所听闻吧?”

    见尹修洁恍然颌,他尖声笑着:“虽说是龙子龙孙,可不得册封,也难壮大,但官爵是朝廷职守,事关国典,对血脉尚未确定者,朝廷不可能册封了再看结果。”

    尹修洁更是连连颌,总不至于先赏了官爵,查看后不是,又剥夺,这朝廷法度简直是儿戏!

    “既苏子籍学问好,就让中举,中解元。”

    “待苏子籍中了解元,再测血脉有无变化,你不必担心,这事无论真假,皇上都不会怪罪。”

    尹修洁听了这话,眉尖一跳,全部明白了。

    苏子籍有着科举之才,就索性给个解元,在科举后进行又一次测试,假如测出血脉,当然都是欢喜。

    就算测错了,本来就有举人之才,无非抬高了几名,变成解元,无伤大雅。

    所以这公公才追问,苏子籍有没有举人之才。

    尹修洁心中欣慰之极,皇上能这样想,就是深明体制,终于血脉真假,都是皇室的事,与自己没有关系,也不愿意去多掺和这事。

    赵督监这么一说,尹修洁就立刻顺坡下驴:“赵督监放心,文才这事,有大观而无细节。”

    “苏子籍的文才,肯定能中举人,并且位在前列,差的不过是名次。”

    “而这细小名次,谁也说不上错,苏子籍中解元,并无问题,至于杀人一事,若真是苏子籍……”

    “真是苏子籍所为,到时就看血脉再验结果。”赵督监淡淡说:“无非死个新进公差,不过是小事,你何必这样担忧?”

    这草芥人命的态度,第一次让尹修洁原本焦虑的心情跟着平静下来,只是苦笑的说着:“这事本不归本官管,可是舞弊的事,已经闹了一场,不少生员都听见了,到时点着苏子籍是解元,哪怕文才上经的起考验,但是假如有不愤的生员闹事,把杀人案弄出来。”

    “到时无论是不是,朝廷都颜面无关。”

    “前朝就出过这事。”

    前朝一次省试,有人纠集四百余落榜秀才闹事,惊动了朝廷,考官革职,地方官连降两级,甚至府学县学的学官还“永不叙用”。

    虽才见过苏子籍一面,可尹修洁已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并不良善的模样。

    哎,这样的人竟可能是太子血脉,真是让人唏嘘。

    “你说的对,这次省试因苏子籍的事,皇上都记挂着,不可出乱子,不然,咱家在这里,也面上无光。”

    哪怕自己是刚到这里,可有自己坐镇还出事,这不是打自己脸么?

    赵督监听了,立刻重视了起来,吩咐青衣人:“你去唤廖清阁过来!”

    稍后,知府廖清阁就过来了,虽由于他办砸了事,把一个诬告的人请入了贡院,大闹了一场,心中不安,但是听闻了欲定苏子籍为解元而担心闹事,心中愤恨。

    “赵督监好大的口气,不是说皇帝跟太祖一样,太监都不敢弄权?能在外直接将一省秋闱的解元定下?”

    “而尹修洁一向听闻清正,是我们前辈,现在却一声不吭,看来也是沽名钓誉之徒!”

    廖清阁这样想着,脸上还是露出郑重:“赵督监放心,这次省试,我已命巡检司帮忙,又有差役守着城门,在街道巡逻,必不会出事。”

    “有学子敢闹事,尹大人是督学,正好革了他的功名,看谁敢猖狂?”

    “只是,何必立苏子籍为解元,其实白大人的话不错,此子太年轻,又卷入命案,嫌疑还没有清除,压一压是为了他好。”

    “就算爱才,低低给他中了举就是,只要是举人,都可会试,并无区别,何必给一省解元,惹得全省生员和举人大哗?”

    就算你赵督监看中了苏子籍,有不正当的关系,想点他当举人,低低中了不是大家都好?

    这话本说的正大光明,自认为婉转,尹修洁已经暗暗摇,他虽算清正,也不会提醒太子血脉的事。

    这是朝廷机密,自己能闻,是朱批让自己知道,没有批示,谁也不能窥探,所以根本不能提醒,哪怕这二人是自己看好的清正之官!

    身上更是蓦出了一些冷汗,要是太子血脉是假就罢了,是真的话,白弘致和廖清阁,单是此举,已种祸不浅,宦海浮沉,如此令人惊心!

    最惊心的是,白弘致和廖清阁还不知道为什么种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