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九十章 府学布武
    不过,这想法一闪便过,叶不悔出去又回来,苏子籍就出来。

    “今日我看有馄饨,就买了一碗给你,还有些小包子并咸菜,你快吃了,好去上课。”叶不悔换了一身深蓝衣裙,虽不是鲜艳颜色,因她的清丽,也并不显老气。

    她的小脸也在这段时间消瘦不少,还带些许苍白,可此时望过来,瘦了几圈的小脸,更显得眸子又大又亮,在晨辉下,美若星辰,苏子籍脚步就是微微一顿。

    将某种微妙情绪压下,苏子籍看了一眼,问:“你不吃?”

    “我买了豆浆。”叶不悔说,就从放到桌上篮子里取出吃食,热气腾腾,光闻着就令人食指大动。

    苏子籍洗漱后回来,吃了一口,点头:“味道不错。”

    招呼叶不悔也坐下,这时小狐狸奔来,拱手讨吃,叶不悔已经知道它爱干净,拿出新碗盛上。

    “不悔,你有没有觉得,它的眼很贪婪?”苏子籍记起了早晨起来对上的眼睛,总觉得有点寒,又给它扣个黑锅

    “……唧唧”小狐狸不由抬,出了抗议声。

    “夫君,你别开玩笑了,小白最纯真不过,不能总欺负它!”叶不悔看着它郁闷的样子,被逗笑了。

    “……”也行吧,反正得警惕下这狐狸。

    “张兄送我们走时,除了礼物,还赠送了一份棋谱,这明显是给你,你自己待着无聊,可研究下棋谱。”想到叶维翰去世前的叮嘱,苏子籍温声提醒。

    哪怕叶不悔有着天赋,更在水府棋局中得到机缘,可荒废了,想夺得棋圣,也并不容易。

    苏子籍不是成了亲就将妻子拘于后宅的人,更何况叶不悔本性开朗,正是娇憨可爱的年纪,苏子籍也喜欢看她神采飞扬的模样,也愿意让叶不悔继续棋手之路。

    叶不悔果然心动:“原来是棋谱?我还没来得及看。”

    “张兄出身名门,现在的老师也是大儒,能赠送的棋谱,必是精品。”苏子籍说着,又想到余律:“倒是余兄,也不知道什么时过来。”

    才想着,就看到挨着自己独院宿舍的一处舍院,有个熟悉书童在指挥着人往里搬行李。

    苏子籍看到时,这书童也看到了苏子籍,眼睛就是一亮:“苏公子!”

    这书童正是余律的书童琴墨,当日曾跟着余律一同去码头送过苏子籍,虽然二人只见过一面,但书童长着一张娃娃脸,相貌看着讨喜,苏子籍对其还是有些印象。

    “你终于来了,你家公子呢?”苏子籍过去看了一眼,只有两个帮忙,并无余律身影,遂问。

    书童琴墨回答:“公子去拜访教授跟训导,我在这里收拾行李,苏公子,你也住在这边?”

    待苏子籍给他指了位置,琴墨更是高兴:“原来竟是邻居,我家公子知道了,必定高兴。”

    余律在半个时辰回来,见到了苏子籍跟叶不悔,得知是邻居,果然十分高兴。

    因府学是学府重地,不能随意饮酒,书童带人在宿舍里打扫,三人在苏子籍的宿舍里喝茶,闲聊。

    看着苏子籍这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不用想,必是叶不悔的功劳。

    当初得知苏子籍竟仓促成亲,老丈人还去了世,余律还觉得惊讶,毕竟苏子籍是一榜案,又这样年轻,明显前途无量,别说中进士,就是考取了举人再娶亲,一个年轻举人,娶个六品同知家的千金也属正常,就是知府之女,看中潜力下嫁,也不是不可能。

    偏偏苏子籍竟然娶了一个县城书肆老板之女,还是孤女,哪怕余律曾见过二人相处,知道感情不错,也觉得惊讶。

    就觉得,这必是苏子籍为了报恩,让恩人安心,自断姻亲这门助力,着实让余律敬佩。

    眼下看到二人相处和谐,又觉得,苏子籍选择也不算是荒唐。

    虽不好对叶不悔细看,也能看出,此女姿容秀丽,虽未长开,再过上几年,必是美人,而举止言谈,虽因丧父,沉默寡言了些,也口齿清晰,进退有度。

    “上课时间到了,余兄,我们一起去。”苏子籍却没有注意到余律的可惜,见时间不早了,起身说着。

    “这里环境清幽,是个适合读书的地方。”余律跟着起身,转过一处走廊,看到小湖,遂笑着点评。

    苏子籍有着“府学布武”之心,跃跃欲试,就想在余律身上试用下文心雕龙,只是看了余律一眼,心里暗叹:“这异术终不是自然,余律是真当我朋友,我何忍用上此法?”

    也觉得这处不愧是府学,的确符合文人审美,不过这些并不是最重要,叹着:“讲师也出色,我昨天才听了一课,都觉得受益匪浅,不愧是府学,训导讲师都很博学多才。”

    “对了,你可见到了郑教授跟陈训导?”

    “我只见到了郑教授,之前只听郑兄提过这位长辈,没想到他竟到府学当教授,对了,闲聊时,可对我夸奖了你,说你学问扎实,为人沉稳认真,颇有天赋。”

    余律并不嫉妒,相反,还因当初就能慧眼识英雄而感到骄傲,觉得自己有眼光。

    苏子籍因此对这郑立轩更多了几分好奇,昨天并未上郑立轩的课,莫非郑立轩从别的讲师处打听到了自己的事?

    “不过,看样子,不是对我有着恶意。”

    才寻思,又听着余律指着一人说着:“不过,郑教授称赞,这位仁兄,可是当场黑了脸。”

    苏子籍看了上去,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穿着青杉,相貌不错,两道浓重的剑眉扬起,紧绷的双唇,总有点高傲。

    “是丁同知家的公子丁锐立。”

    同知本是知府的副职,正六品,权力不大,但本朝分掌盐、粮、捕盗、江防、海疆、河工、水利以及清理军籍、抚绥民夷等事务,衙署称“厅”,等同或略高县令,不再是副职。

    再上此人是前二年的案,难怪不服气自己。

    苏子籍就上去一揖:“丁公子,你好!”

    说话之间,就想动文心雕龙,只是身一震,感觉眉心刺痛,似乎这一动,就有不好的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