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六十六章 老鼠进了米仓
    正想着,老者就已招呼:“我不仅认识应慈,还是一家,你是刚到的新进秀才吧,来,到树荫说话。”

    在树荫石桌落坐,竟然还能招呼茶点,这人才说:“我是应慈的二叔,现在在府学担任教授一职。”

    “原来是郑教授。”苏子籍一惊,行礼。

    这人是郑立轩,二榜进士,记得当到三品,已满六十,告病退下,现在看来,保养的还不错。

    前朝的府学,设有一个学正和三个训导,郑朝建立,更重视科举及官学,增设了训导。

    至于教授,一般是退仕的官员(进士)发挥余热,可遇不可求。

    当然,退休官员也愿意,不仅仅教授非常受人尊重,而且府教授还是正七品,半俸(退休金)外还可以享受七品待遇。

    更重要的是,教出来的学生,但凡有做官,总要顾念几分香火情。

    郑立轩却没有坦然受这一礼,摆了摆手说:“这是私下,不必多礼。”

    这时书童上茶,郑立轩招呼苏子籍喝茶:“你才来府学,未必知道,这周围有茶点,可以招呼,十文一碗,可以继水。”

    “来,天热喝口,虽不是上佳,倒也解渴。”

    这样亲切,让苏子籍心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虽我与郑应慈认识,但并无深交,说不定还有夺取机缘的可能,教授是郑应慈长辈,难道会因郑应慈的面子,对我这样好?”

    “或并不是因为郑应慈。”

    苏子籍沉思的同时,郑立轩其实也在打量面前的苏子籍。

    不得不说,苏子籍的容貌颇好,加上觉醒了前世记忆,又修炼蟠龙秘法,在底气上就比一般学子足,连杀人时都不会手抖。

    人有底气,就万事从容,自有气度。

    “难怪会认为是那一位的血脉。”郑立轩只觉得瞧哪里哪里顺眼,几个王爷的世子都比下去了,心中不禁叹息一声,暗暗想着:“果然英雄出少年,看着就不是池中之物。”

    “哪怕不是那人血脉,只凭这气度,怕也不会久居人下。”

    随后又仔细问了苏子籍一些问题,发现苏子籍的确不是绣花枕头,有着真才实学。

    对聪明学生本就有着好感,苏子籍又年少,郑立轩满意点了点头。

    “下午你来上课吧,陈训导下午教授《尚书》,他虽是举人,但教出过一个进士,在府学很有名气。”

    苏子籍知道,这是郑立轩在指点自己,不要错过下午的课,立刻说:“学生明白了。”

    郑立轩又对苏子籍叮嘱一番府学的注意事项,这才让他离开。

    回到宿舍,才一进门,就闻到阵阵饭香,不是叶不悔生火,毕竟刚到,柴木还不知道去哪里买,做饭也来不及。

    “府学外面就有着卖饭食的摊子,我就买了一些回来。”见苏子籍望过来,叶不悔解释。

    又说着:“不过,没想到价格比县里还要便宜一些。”

    “这边人多,许是薄利多销。”苏子籍洗了手,招呼叶不悔坐下,二人吃着热腾腾的菜饼,并低声交流。

    见叶不悔虽因赶路有着一些疲倦,但在入住小院,多了一点轻松,苏子籍心下稍安。

    二人中午随便吃完,苏子籍叮嘱叶不悔歇息,有事明日再忙,自己稍打盹了一会,重新洗漱,打起精神去了讲堂。

    过去时,还带上了书本,虽自己用不着,但这是礼貌。

    到了才发现,府学看着不小,实际上学生却不算多,只有六七十人,这些都是秀才。

    按郑朝律法规定,考取秀才并不是一劳永逸,不再参加科举,秀才也要参加岁考,各省提学主持岁考,成绩则分为六等。

    一般一二等,可升补廪生、增生;三等算是普通成绩,不好不坏;四等就要受责处,若考了五等,廪生增生递降一等,附生降为青衣。

    这还不是最可怕,最可怕是考了六等,就要黜革。

    秀才也不是那么好考,黜革,不仅是心血付诸东流,且对面子上也是极大伤害,所以为了不黜革,秀才们每年也都要认真复习,不敢懈怠。

    这也是考取了举人才能真的松一口气的原因,因只有考取了举人,才算是终身体,若无大罪,功名不会黜革,也不用再岁考,真正改换门庭。

    苏子籍作廪生,一到府学讲堂处,就受到了陈训导跟秀才同窗的关注。

    毕竟廪生是直接有资格参加乡试的秀才,哪怕刚入了府学,在一众秀才中,也是拔尖,而身为读书人,又有几个愿意压在人下,自认不如?

    面对着这些隐晦的目光打量,苏子籍很从容,向这个教授书、礼两门课的陈训导行礼,在他的示意下,坐到了一个空位。

    书这门课很重要,苏子籍对《尚书》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凡是考取了秀才,基本都能对《尚书》倒背如流,但背下来,不代表着理解。

    陈训导虽仅仅是举人,但只是因运气不好,接连经历为父母为祖父母服丧,又来又丧妻,等终于能参加会试,又几届考运不佳,就索性不考了,回府当训导官了。

    而陈训导教出来的弟子,有顺利中了进士,讲课与县学相比,更灵活,也更适应科举。

    “陈博南向你传授【尚书奥义】,是否学习?”

    终于,又到了这快速增长的时间了,苏子籍泪流满面,老鼠进了米仓,真不容易啊,当下就应了下“是”!

    才应下,一堆信息瞬间进来,视野冒出了淡青色的提示:“【尚书奥义】已习得,【经验+4】、【经验+3】、【经验+5】……”

    “的确有真货,比方举人的经验还多。”

    “府学不愧是一府精华所在。”并没有省学,或者说省学和府学差距不大,讲堂的窗敞开,站在外面看的郑立轩,目光落在苏子籍身上,见少年听得认真,点点头走开了。

    走出一段路,处在林荫中,停下脚步,回首:“苏家三代都清白可查,怎么可能是太子血脉?再说,年岁也差得一岁。”

    身后安静,但他知道,有人就在不远处听着。

    他转过身,继续往前慢慢走,嘴里说:“不过,我既奉了旨意,自当尽心尽力。”

    “依你看,才学如何?”有声音在耳畔问。

    郑立轩想了想:“他的卷子我也看了,基础扎实,天赋过人,能举一反三,还勤奋,只差着名师教导。”

    “而现在府学训导,陈博南、张平志这样的举人,也都是名家,他真有天赋的话,必可中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