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八十三章 真是祸水
    渡口

    一行人上去,有数个人也在等候,一行人很熟悉,除了张胜,还有着方惜,余律因有事耽搁,不能立刻去府学,也跟着张胜一起相送。

    还有一个人穿着青衫,浆洗得有点褪色,却修眉凤目,一脸书卷气,苏子籍不禁微微一笑,打一揖:“我是苏子籍,兄台你也是赶去府试么?”

    “是,我叫曹易颜。”年轻人显得有点矜持,一笑算是见礼,笑:“不过府试要到八月,时间宽裕,我是到处看看,游玩下。”

    苏子籍一笑:“这是游学,是学子的本分……这位兄台,我去和人打招呼,过会船上再聊。”

    说着,笑着去了,与诸人见礼。

    因苏子籍服丧,就算是余律也只是请了苏子籍这一次,其余有酒水娱乐的文会都没再打扰。

    现在是四月末,临化县事情都处理妥当,苏子籍再次拜见了县学教谕,得到几句叮嘱勉励,才踏上了去府城的旅途。

    “等我处理完事情,就去府学找你。”余律说着。

    张胜真的是有点感叹:“今日一别,下次再见,就要称举人了。”

    “那你就好好读书,别再游玩。”余律白了一眼。

    “原本我也想去府学,但老师最近来了,打算去庄子上小住,作弟子,我要侍奉,就不一起去了。”

    方惜很有些遗憾。

    对苏子籍,本是有好感,现在又考取了一榜案,下科举人几乎必中,就是他的父母也不敢把苏子籍当成普通秀才看待。

    不过方家号称三分之一镇,典型官绅之家,是正规拜了老师,这是个远亲,还是进士,一对一教学,可远比去府学强出许多,现在就要跟着老师去庄子小住。

    庄子距离临化县城不远,可距离府城就有些远了。

    苏子籍说着:“读书要紧,等你来省试了,到时我定会上门叨扰。”

    郑朝建立,规定每三年在各省省城举行省试,因在秋季八月举行,又称秋闱。

    今年恰就赶上了省试的年头,方惜考取秀才时,却是省试后一年,苏子籍知道举人与秀才之间的天差地别,不能在今年考取举人,就还要等三年,有些等不及。

    不是浮躁,而是杀了曾静,血脉这件事,让苏子籍心中忐忑,其实也想趁机试一试上面对自己的态度,因巡检司明显不愿说,也就只能靠着几个月后的省试来试探了。

    当然,在省试前就有结果,到时是否还能参加科举,还未可知。

    可总不能就真荒废了。

    想到自己与叶不悔随时可能掉落的“剑”,苏子籍在心中叹了口气。

    这也是不打算让叶不悔留下的原因,且不说叶不悔年纪还小,又失去了亲人,只有自己一个家人,就说叶不悔的身世,就让苏子籍放心不下。

    “哎,前几日是不悔生辰,偏偏在生辰前一天,叶叔丧命。”想到叶不悔,苏子籍就更想起了最近生的这些事,忍不住叹息。

    按照郑朝法律,未嫁儿女需为父母服丧二十七个月,出嫁女为父母服丧一年,女婿则需要为岳父岳母服丧三个月,一般在父母去世四十九日内,可婚嫁,四十九日后,若婚嫁则视不孝。

    而在郑朝,不孝,轻则仗责十下,重则或游街或入狱。

    叶不悔与苏子籍拜了天地,哪怕没有请客摆酒,也成了既定事实,治丧时,苏子籍就已公开了此事。

    原本停尸七日,但因对血脉一事有警惕,为了不生变化,让叶维翰早日入土为安,苏子籍跟叶不悔商量过,只停了五日。

    五日也符合大多数普通百姓情况,再久,对普通人来说,就是沉重负担了。

    方惜本想赠银给苏子籍,可惜余律、张胜都被婉拒了,到这里,自然也是没把银子送出去。

    “我该走了,你们也请回吧。”众人又说了一会话,苏子籍看了看天色,见天色已到午时,就说着。

    众人与之惜别。

    叶不悔穿着淡色衣裙,就站在苏子籍身侧,安静贤惠的模样,就要上船而去,她的目光淡淡,唯有望向暂时离开的县城,带上了一点复杂。

    此一时,彼一时,当日离开这里去参加棋赛,与此时离开这里再去府城,明明都是去同一处,但心境已天差地别了。

    远远的道路上,看到这一幕的谭安瞳孔一缩,终于忍耐不住,拔腿欲行。

    “混蛋,你要干什么?”在不远处看着儿子带着民夫修路的谭右山,这时候直接起身,将其拦下。

    谭安脸色阴沉,还带着焦虑:“苏子籍简直厚颜无耻,竟然趁人之危,爹,你让开!我不能让他就这么带走不悔!”

    “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肯罢休?你且歇歇吧!想要跟案抢人,也要看看你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谭右山气得大骂。

    他一向以这个儿子为荣,托人使了关系让儿子成了县里有正规编制的公差,心里满是期待。

    可师爷让人传话,叫他好好管教儿子,不要惹是生非,谭右山心里就时刻被油煎火烤着,难受极了。

    这一切,都是因叶不悔这丫头,真是祸水!

    虽儿子现在还没丢了公差身份,但是这孩子为了这女人去诬告人家苏秀才,苏子籍是一榜案,虽不是举人,更不是官,但前途无量,也难怪师爷都给了冷脸。

    儿子还能在县衙里待着,就已是不幸中万幸,至少部分原因是自己一知道,就宁可丢了脸也去上门道歉,谭右山绝不能放任儿子继续做错事。

    再闹一场,怕就要被革职了。

    也因此骂了一番,谭右山仿佛没看到儿子痛苦表情,狠下心肠说:“再有,你就算喜欢那丫头,可人家与苏秀才在灵前拜了天地,成了别人的妻子!”

    “就算现在服丧,没有同房,可已成事实,你有何理由去拦截,又有什么理由替她喊冤?”

    “带走她可不是别人,是她的丈夫!”

    没看人家已要去府学了?

    到时考取了举人,就是乡绅,足跟县令大人平起平坐,到时还有儿子好果子?

    岸上的细微骚动,引得上船的苏子籍一眼,野道人就凑了上去:“公子,刚才路过时我看了一眼,那人脸泛青灰,本来就是霉星高照,要不要我动些手脚,别的不敢说,脱了他的虎皮,肯定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