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八十一章 古岗风水
    临化县笼罩在烟雨中,淅淅沥沥,在四月连下几场。

    县城街道虽用碎石修过,因此变的泥泞不堪,走几步就会在鞋底沾上小半鞋的泥,有钱人坐牛车不太受影响,路上百姓少了一些。

    至于城外,更笼罩在雨雾中,由于畏惧风寒,除农民和不得不赶路的商人,半里一里往往不见一个行人。

    苏子籍和叶不悔并肩站在城外一处坟地。

    面前是用砖石垒砌而成一个坟包,有石碑,简单写着叶维翰之墓,再下面则有着叶不悔跟苏子籍之名。

    奇特的是,不远还跟着一个人,却是野道人。

    野道人这时指的说着:“公子,夫人,你们看,这块山岗地形,是余山地脉下来的一线余脉,整个山岗,就这块最佳。”

    “虽谈不上风水宝地,但也有地气滋润,安宁家宅最是合宜。”

    “而且,不远还有梵庙,这梵庙虽没有显圣,但法事祈福,也有着安抚阴灵之效。”

    叶不悔听了,很是感激:“多谢先生了。”

    说着递过去三两碎银,野道人也不推辞,坦然受了。

    这时雨还在下着,落在脸上凉丝丝,周围是一片坟岗,只不过葬着叶维翰的这一片区域,的确建有一所梵庙。

    庙里常年传出鼓钹诵经之声,只要捐些香火钱,就常年有僧人打理,并无杂草丛生、荒芜破败的景象,还可以祈求冥福。

    对外地来,并无亲族,亦无祖坟,家里有些银钱的人家,最好结果也就是这样了。

    叶不悔对此并无意见,甚至很感谢帮忙的街坊,特别是野道人,而苏子籍更没有让她失望,坟地、香火、街坊、葬礼处理的井井有条。

    要不是苏子籍在她身边,只靠着她一个才刚刚过了十五岁生辰的少女,骤逢唯一亲人过世,实在不可能将丧事办得妥当。

    “我已和梵庙说定了,每年一两银子香火钱,就有人顾看,每月初一十五,还可受些法事供养,我已经一口气交了十年。”苏子籍并不看野道人,只是淡淡说着。

    “十年后呢?”

    油纸伞下,被斜风细雨打湿侧脸的少女,髻别着一根木钗,青布衣裙,仍带着稚气。

    “不悔,到时,我应该可以给岳父大人挣个敕封。”

    野道人接了一句,“夫人,公子说的不错,地脉流转,风水非一人一家常有,而祈求冥福之事,梵庙更不可靠,敕封才是真正的冥福,远过梵教所说的天人。”

    “以公子才格,不出十年,必可挣个敕封。”

    “恩,多谢先生吉言。”叶不悔经过了这些天,悲戚已渐渐压下,她转过身,对着苏子籍说:“我们回去吧。”

    在这种气氛下,苏子籍能做也只是稳稳举着伞,沉默保持着体贴,任由她最后无声泄着最后的悲怆。

    身后呱呱叫着的乌鸦,与不停歇的小雨,编织出四月。

    耳朵微微动了下,听到不远处有衣服摩擦声,苏子籍没有回头,继续举伞陪她前行。

    几个人影,在苏子籍跟叶不悔走远,在藏身之处出来。

    其中一人犹豫着说:“刚才我差点以为,被苏秀才现了,不过,我们只是远远看着,这样也行?”

    对苏子籍,现在不知道该给予什么称呼,索性就称呼秀才,也算是恭敬。

    “上官既让我们盯着苏秀才,又不让现,只能这样远远跟着,左右只是保护平安而已。”

    几人低声交谈了几句,再次跟了上去。

    “夫君,眼下你有什么打算?”在回去的路上,周围安静,只有雨声,叶不悔沉默着走了一会,开口问。

    在二人拜天地后,叶不悔就对苏子籍改了称呼,更显亲近。

    二人虽只是名义夫妻,可此时已都当彼此是家人。

    苏子籍已考取了秀才,还是禀生,可以每个月都从官府领到钱粮,且禀生还可以给人作保,每年都会有一笔不小的收入,更可不用服徭役,可以说,虽不如举人改换门庭,也已脱离了普通百姓范畴。

    但苏子籍还年轻,不可能一直留在临化县,要考取举人,必要去更高学府,叶不悔有些迟疑,是不是该主动说,自己留在县里。

    苏子籍其实也想过这事,叶不悔既问了,就说:“我打算去府学,县学的夫子多是秀才,偶有个举人也不亲自教导,而府学讲师最差也是举人,还有退下来挥余热的进士,去那里更能对我有助益。”

    别的不说,现在要快进步,县里的举人文章,已经基本无用了。

    这些天,其实也抽空获得了一位举人的文章,但是只增了2oo点经验,聊胜于无吧!

    叶不悔沉默了一下:“你说的对,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你打算留下?”苏子籍停下脚步,这个伞下青衫少年带着一点无奈望着少女,二人在细雨中对视。

    “不悔,你当然是与我一同去府城了,不要担心花销,我昨日得县令大人五十两赠银,过两日参加县里的文会,还了银子,剩下这些,再加上积攒,足在府城里租个小院落,留你在这里,我如何放心?”

    “可是……”叶不悔没想到苏子籍是这样安排,她微微睁大眼,看着名义上的丈夫:“府城花销大,我跟去,岂不是给你添麻烦?”

    “再大,也没有让你一个人留下道理,放心吧,你夫君,养得活你。”

    “现在就跟我直接去码头,那里有船。”

    这句话,略带一点亲昵,与往日有着一些不同,让叶不悔的心跳了一下,再没有比这一时刻,更让她感觉到,她并非孤独一人,还有亲人在。

    “嗯。”叶不悔点了点。

    虽知道跟着苏子籍去府城,必会让他负担加重,但留下来,只有她孤单一人,这种生活,她的确不想。

    “待我去了府城,安顿下来,找些可以做的活计。”叶不悔暗暗想着。

    才出了坟岗,有两辆租的牛车,是运祭祀品,这时正好去码头,才靠近,一只小狐狸就奔了过来扑入叶不悔怀中,见此情况,野道人不由眼皮一跳。

    而苏子籍和野道人入了后面,才入车,苏子籍就冷不防问:“野道人,你这次自动前来,为叶叔挑选坟地,处处帮衬,所为者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