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七十三章 惨叫
    谭安深恨矮小公差泄露自己的事,忙低头说:“这事是有,但不过是些小矛盾,谈不上过节。”

    “既是这样,谭安。”

    师爷看了看天色,见天色黄昏,沉声:“今天天晚了,你就替县令大人和我,去向苏案报个喜信吧,毕竟你们住得近,又认识。”

    “明天,就有正式喜差上门,也请苏案到衙门来拜见,县令大人想亲近一下本县才杰啊!”

    “师爷!”谭安一怔,就要拒绝,却正好对上师爷的目光,眼眸中的警告,让谭安将后面的话不得不吞咽下去。

    “你不过入了个公差,熬到老,最多也就是个九品,如何能跟人家大有前途的案相比?”

    “我这是为你好,要不是你父祖二代都与我有旧,我也不会在平日里照顾,可你不识相,惹到不该惹的人,我再拿你当子侄,也是不成!”

    “……是,我知道了。”被师爷当人不留情面的一顿训斥,谭安心中暗恨,脸上还要露出受教的模样。

    “行了,快送信,苏秀才这次得中一榜案,这是喜事,就算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对付,借着这喜事也能抹去了。”挥挥手,师爷让他出去。

    “师爷,小人也告退了。”刚才说话的矮小公差看到这一幕,心中好笑,也跟着退了出去。

    才到外面,矮小公差就对着谭安阴阳怪气说:“哟,谭安,看你的脸色,怕不是还想着跟人家苏案抢人?可对镜子看看自己,不过是公人,跟我们一样一辈子最多是个小吏,你有什么本事,与人家案抢人?实在是不自量力!”

    大魏大徐,官吏一体制度已经受到削弱,底层小吏晋升有着天花板,但比地球上明清根本不可能入品好些,就算这样,一个前途无量,一个天花板,谭安劣势很明显。

    这就是为什么师爷不客气的原因。

    你们三代在公门当吏,平时也客气,我是给点面子,可要是和一府案对着干,选谁就很明显了。

    “你!”

    谭安入公门是挤压了别人名额,与这个矮小公差闹掰了,谭家是老公门了,可这人也是衙里的老人,谭安的爹还震的住,他这个新入的资格浅,可吃了不小的亏,现在矮小公差又落井下石,让他被师爷斥责,谭安心情更是恶劣。

    等阴沉着脸到了苏家老宅,谭安才停下了脚步。

    “难道,我真要去向苏子籍报喜?告诉他得了一榜案?”望着远处的苏家的门,谭安皱着眉,很不情愿。

    这样的事,虽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甚至占了喜气,与一个前途无量的人交好的机会,可对年轻的谭安来说,这是一种羞辱。

    但不去,耽误师爷和县令的事,怕要挨训斥,想到这里,只能沉脸走近苏宅,结果一抬头,看到紧闭着的大门上挂着锁。

    “苏子籍还没有回来?”谭安心里一动,暗想:“这样的话,我倒可以立刻回去交令了!”

    刚要转身离开,就听到一个声音响起。

    “你是要找苏子籍?”

    原来是住在附近的野道人,恰路过,对这人,谭安有一点印象,隐约记得,此人似乎曾劝说苏子籍借贷?

    “对,我是来给他送喜信。”谭安试探着问:“怎么,你也要找他?可是他又欠了债务?”

    “那可没有!”野道人立刻否认,反应过来:“你是来送喜信?莫非苏子籍中了秀才?”

    见谭安沉着脸,没有反驳,立刻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野道人心中一动,惊叹苏子籍的气运,说:“你要送信,可以去叶氏书肆,我在码头见到他带着叶姑娘回来,想必是回了书肆。

    去了叶氏书肆?

    本就心中窝着火的谭安,顿时脸色变得难看,甚至没有再说话,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背影,野道人皱眉,嘀咕:“不是说送喜信?这模样看起来不是送信,而是来寻仇一样。”

    又望了一眼紧闭着的苏宅大门,叹:“苏子籍真有些气运,竟然考取了秀才,幸好我在他得势前向他示好,不然……”

    想到空无一人的桐山观,以及横死的张大措,野道人摇摇头,觉得自己还是去避避风头,总是心下不安,觉得有事要生了。

    “唉,我学艺不精,明明苏子籍原本面相单薄,有贫困潦倒甚至横死之相,我才帮着出手。”

    “但转眼就中了童生,现在又中了秀才,这气运勃,完全出我的判断。”

    “路逢云啊路逢云,你总觉得自己怀才无用,现在看来,却是本来才小识短,嘿嘿,逢云,就凭你本事,还想逢云?”野道人苦涩的笑了,只是走了几步,又不甘心的停下。

    “哎,再看一次,看这苏子籍是不是真出乎预料。”

    而走远了的谭安,恶狠狠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块,眼前闪过叶不悔的模样,突然之间一股难受直冲到眼,让他立刻昂起面,不让人看见自己红了眼。

    谭安是在七岁时,看见叶不悔就想亲近,年纪小时甚至还一起玩过,只是叶父却神色淡淡,看不上自己。

    等自己稍长大,就下定决心非她不娶,可叶不悔明显被苏子籍迷了双眼,一直百般照顾。

    苏家出了事,自己还暗里高兴,不想转眼苏子籍考取了秀才,还是一榜案,是禀生,与自己拉开了几乎不可跨越的差距。

    哪怕自己是公差,有着点威风,但也不过是对县城普通百姓而言,一榜案,还是少年,未来前途只要没有差错,肯定比自己好,自己这个小小公差,还能压过,得到叶不悔吗?

    要是苏子籍考取了举人,就更能改换门庭,变成乡绅,到时连县太爷都要拉拢,自己还得行礼。

    又想到叶不悔竟然跟着苏子籍一起去了府城,路上是不是住在一起?这事叶维翰竟然也不反对,莫非也认为苏子籍适合当女婿?

    心乱如麻的谭安,很快就走到叶氏书肆的门口,徘徊着不愿意进去,怕看到叶不悔与苏子籍亲密无间的模样,更不想对苏子籍低头。

    “奇怪,怎么听到里面传来惨叫?莫非叶老板出了事?”就在这时,两个人路过,还朝虚掩着门的叶氏书肆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