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七十章 魏虽旧邦
    “你是何人,竟私闯民宅?”苏子籍心下一惊,立刻喝问。

    “你问我是何人?”

    就见出现在面前道士,满头银,挽了个髻,宽大道袍在一阵风的吹拂下,明明白日现身,硬是透出一丝鬼魅。

    “我乃是曾静,大魏敕封的真人。”道人曾静捋着须,望向苏子籍的一眼,满是锐利:“你身为大魏子孙,不但收留胡家,还与伪朝爵贵有勾结,实是数典忘祖,丧心病狂!”

    这模样不是说谎,苏子籍一惊。

    郑太祖去世,太宗继位都已十七年,此时正是繁花似锦的盛世,这老道自称是大魏真人,这明显就是怀念前朝之人啊!

    虽有这样心思的人,世上或还有,可大郑正蒸蒸日上,有几个敢明目张胆将魏朝挂在嘴上?

    这老道既敢这样说,怕并不担心我们说出去,什么人能保守秘密?唯有死人!

    这样一想,就知道来者不善。

    再加上,虽不知对方说的“胡家”指的是谁,但跟“胡”字沾只有“狐”,苏子籍一下子就想到了被叶不悔带回来的小狐狸。

    还有这大魏子孙,难道自己是前朝宗室后代?

    苏子籍在水府习得蟠龙秘术,这修炼方法乃龙族特有,人本不能修炼,依靠着半片紫檀木钿而修成,明显与妖族或者炼气士有区别,道人曾静根本看不出深浅,只会以为是普通人。

    可苏子籍对着炼丹士有感应,只一眼,就看出这突然出现的老道,比死在手里的桐山观妖道要强出一些。

    只是一人也就罢了,这屋内可有着叶维翰跟叶不悔两个普通人。

    苏子籍拳慢慢收紧,勉强一笑,说:“原来是位仙师,您说的胡家,究竟哪一个?我们这里可没人姓胡!”

    “少装模作样。”曾静目光扫向苏子籍后面:“那个小丫头抱着,可不就是个胡家?”

    苏子籍眼角余光一扫,就看到抱着白狐狸出来的叶不悔。

    “看来,还真冲着狐狸来!”

    就在苏子籍还想说时,见这道人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叶维翰身上。“不过,本来仅仅是一次小差事,不想这次有着别的收获。”

    曾静对叶维翰的兴趣更大一些,仔细端详:“我看你有些眼熟,莫非……是曾经与我认识,却漏网的余孽?”

    “让我看看。”曾静惊叹着,目光又落在叶维翰的手上。

    在叶维翰左手此时抓着一物,正是欲给苏子籍,在曾静破门时掉落在床上的绘龙玉佩。

    玉佩虽被抓在手中看不清楚,但玉佩垂下明黄坠子,绝不是一般官绅能用的颜色,这是御物!

    道人看了,脸上慢慢露出笑容,笑容越来越大。

    “这玉佩,没想到,真没想到……不想,意外在此地遇到伪朝的龙种!”曾静目光已亮得让人毛骨悚然。

    “姬子诚当年似乎的确来过这里,若在这里留下一二孽种,也不是不可能……嗯,这年纪,倒对得上。”

    “我拿他没办法,更无法伤着被人保护着的龙子龙孙,没想到,上天给了我这样的惊喜!”

    “这可真是踏破铁屑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道哈哈笑着,眼泪都掉落下来。

    这副疯癫的模样,让苏子籍心里一凉。

    “你在胡说什么?”苏子籍寻找着道人的弱点,辩解着。

    “叶叔只是书肆老板,根本不是你说的龙种,这玉佩也不过是我们在集市上买来的!”

    “什么龙子龙孙,你明显认错了人!”

    “你这疯道士,再要行凶,我可要喊人了,这里是县城,可不是穷乡僻壤,你以为无人现,那就错了!”叶不悔这时又冲了出来,怀里的小狐狸不见了,手里还多了一把剔骨刀,这模样看着凶悍,但凶着时,手都在微微颤抖。

    看她这样,苏子籍也无奈摇了摇头。

    就知道这丫头不会走!

    “喊吧。”没想到,曾静丝毫不怕叶不悔的警告,收敛笑意,冷冷看着:“被人现又如何?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魏虽旧邦,其命维新!”

    他垂涎盯着叶维翰看,又似是有着顾忌,没有立刻下手,而警惕看着四周。

    “你这样毫无慈悲,算什么道士?”叶不悔惊呆了。

    “我要凝聚大魏天命,是关乎天下苍生的大事,莫说你们本就该死,就是无辜,牺牲你们,能让大魏天命维新,这也是你们的福气。”

    “你这人不讲道理!”叶不悔被曾静理直气壮模样气得脸都涨红。

    苏子籍将她掩在身后,头也不回地说:“你带着叶叔在后面走,我与别的兄弟来拖住他!”

    叶不悔微微一怔,暗想,哪里来的别的兄弟?

    但下一刻,就明白了苏子籍的意思,这在诓这老道!

    “这老道明显怀疑屋内还有人,既是这样,不如诓一诓,趁机让叶叔跟不悔离开!”苏子籍暗想。

    只是苏子籍的小伎俩,很快就被曾静看破。

    “是我多心了,不过是遗留在民间的孽种,要是朝廷知道了,早就接了去封公封王,哪会还留在这里?怎么会有人护卫?”曾静一笑,再看向挡在面前的苏子籍时,已浮现出了杀机,只是一喝:“定!”

    接着袍袖一挥,就这一挥,直直砸在了苏子籍胸前。

    “噗!”苏子籍吐出了一口血,跌飞了出去。

    曾静根本不去理会苏子籍,见跌了出去,就扑向叶维翰:“伪朝龙子,且来受死,祭得我万千忠烈!”

    叶维翰一咬牙,虽病容满脸,仿佛一下变了个人。

    挺直着腰杆也不逃,面上不见惧色,冷冷看着曾静:“曾静?魏朝一条恶犬?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没想到,与你见面是在这种时候。”

    曾静手一伸,轻轻一抖,一声清脆的剑鸣,长剑闪着寒光。

    “大魏尚未光复,我怎能就这样死了?我还要看着我皇登基,看着伪郑覆灭,看着你们这些乱臣贼子,一一伏诛!”

    叶维翰摇摇头,冷笑:“你想复辟魏朝?哈!魏朝气运已断,大郑正繁荣盛世,乱世已结束,民心思安,这才是天命!”

    “你想让天下重新陷入争端,上天断不会允许。”

    曾静冷笑:“只要杀了你,我大魏就能多一分气数,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