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六十章 大人的虚伪
    苏子籍又看了看肉饼跟鸡腿,梦里虽闻不到味道,但这模样,与自己放到桌上吃食,一模一样。

    “看来这梦境,果然是以我的记忆为主构建出来。”苏子籍这样想,将酒食推向了小龙女:“我请你吃。”

    眼见着小龙君的眼睛亮了起来:“谢谢老师。”

    苏子籍含着笑从梦中醒来,醒来时,天已出现了肚皮白,天色转明。

    “昨日做了个清晰的梦,倒是有趣。”起床,苏子籍伸了伸懒腰,就要洗漱,结果路过放着酒食的桌子时,动作一顿。

    “嗯?鸡腿跟肉饼呢?”苏子籍目光一扫,还是不信,盯向了小狐狸:“小白,多吃夜宵,其实不利健康。”

    “……唧!”小狐狸突然之间蒙了不白之冤,扣了黑锅,张大了嘴,满脸不信的样子,它才焦急的想争辩,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苏子籍,你起来么?”

    这时天蒙蒙亮,离棋赛还有两个时辰,叶不悔已起来洗漱完毕,并去敲苏子籍的门了。

    苏子籍打着哈欠开了门,望着小姑娘,很是无奈:“叶大小姐,我们船其实就靠在府城,过去只要一刻时间,你这起得有点早啊。”

    叶不悔上下打量,环胸站在那里,狐疑说:“明明是你起得晚了,往日你不是早早就起来温书了?”

    “是、是啊。”苏子籍想到自己昨晚读书逗宠物,上床比平时晚许多,又作了长长的梦,稍稍有些心虚。

    叶不悔眼神敏锐,立刻就捕捉到:“哈,你一定有事瞒着我!”

    说着就朝着苏子籍身后踮脚看去:“说,是不是里面藏了什么人?”

    这丫头直觉敏锐啊!

    苏子籍心中好笑,索性让开道路让她进去:“有没有藏着人,你进去一看便知。”

    “哼!看就看!”叶不悔这时反去了疑心,可苏子籍既这么说了,她退开,岂不是反显得更刻意了?

    本来刚才只是随口一说,叶不悔后知后觉现,这口气跟架势,有些是在捉“贼”,顿时脸一热,强撑着进去。

    进了苏子籍的船舱,一低头就看到了地上的水碗,忍不住看向苏子籍:“这碗为何放这里?”

    “因为我房里藏了一只狐狸……精。”苏子籍半真半假解释。

    叶不悔眨眨眼,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苏子籍是在玩笑,而不是在说浑话,顿时绷起了表情,她打量各个能藏着动物地方,问:“狐狸?”

    “对,我养了一只狐狸在这里,你且等一等,我叫它出来给你看。”

    “看,这就是小白。”苏子籍正要抱出躲进角落的小狐狸,没想到它这时自己走了出来,想到看到它曾在水上踏行,苏子籍若有所思,这狐狸不一般。

    但叶不悔不知道啊,她原本一副要捉贼的架势,此时看到身上明显带伤的白毛小狐狸,顿时蹲下去,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

    “它的名字叫小白?你给起的名字?”

    “……是。”

    “可我看它似乎并不喜欢!”

    “……是吗?”

    “苏子籍,它怎么受这些伤?你都不给它上药的么?”检查完小狐狸身上伤口,叶不悔又问。

    苏子籍顶着她看渣渣的眼神,也很无奈,解释:“这小狐狸很有灵性,似乎并不想让人治。再者,她昨夜来时,伤得比现在重,今日看着已好了许多,想必自有自己的办法,你我都是人,还是不要插手它的事。”

    “小狐狸,你疼不疼?”叶不悔不理他,只低声问着小狐狸。

    结果它竟然对她很亲近,还试探着用鼻子碰了碰叶不悔的手指,惹得叶不悔忍不住笑起来,苏子籍看着,有了一些羡慕。

    “这狐狸对你很亲近,对我都戒备得很。”

    “那说明我跟它有缘!”叶不悔立刻就得意起来。

    “对了,它应该是无主吧?你看它这个样子,多可怜啊!不如我们将她带回临化县?”叶不悔越看越觉得小狐狸灵气十足,忍不住生出了想要养她的想法。

    苏子籍顿时有点犹豫了:“这个……还是不了吧。”

    他暗想:“这狐狸来历不明,虽看着无害,又有着重伤,养个一两日,也就算了,若是带回去,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不过这事暂时倒不用下结论,见叶不悔立刻就不高兴了,他换了个说法:“左右离回去还有一些时间,到时你自己问它是否愿意跟着。”

    他的目光落在小狐狸身上,与它明亮的眸子对上。

    “以狐狸的恢复度,待我科举结束,想必身上无伤,就算真是妖怪,总该走了吧?”

    小狐狸看他一眼,就垂下了眸子。

    “走吧,我们去复赛。”苏子籍说着,棋盘复赛只是走个过场,距离也不远,并且还在府试考场的附近,算是去踩点了。

    “好!”叶不悔撸了下有点躲避的小狐狸,就出了船舱,上了岸,沿着道路走上二百米,就到了城门。

    城内更是繁华,又昨天下个场小雨,格外清新,大街小巷栉比鳞次,对面不远就是一家汤饼铺子,叶不悔咽了一下口水,过去买了二个饼,一人一人,也不怕别人说闲话,大魏大郑没有那样严肃,就当街咬着,只是走了几步,突然之间回:“苏子籍,你有心事?”

    “我没有,别乱说!”苏子籍连忙摇,他指着不远的棋馆:“看,到了,专心下棋吧!”

    “一次性通过府棋赛,才能去省赛和京赛。”

    叶不悔满腹狐疑,总觉得苏子籍有事隐瞒,只是这时棋馆的确到了,她不再说话,哼了一声。

    “郑兄、张兄!”门口遇到了郑应慈和张墨东,苏子籍连忙打着招呼作了揖,而这时,郑应慈和张墨东也没有表现任何异色,还身作礼,张墨东还笑着:“我就估计时光,叶姑娘也快来了。”

    叶不悔嘴一撇,想起了苏子籍昨天的话,这唯二幸存的人也应该失去记忆,但就别以为会对自己有好感——可现在一副好友相见的模样,她硬是没有看出暗里的仇怨,哼,总说女人会掩饰,这些大人才真真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