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五十八章 驱逐
    苏子籍看到这一幕,忍不住过去,伸手顶了顶它的小爪。

    “你想进来?”

    “……唧!”小狐狸拱拱手。

    苏子籍想了下:“那就进来吧。”

    下一刻,白影就窜了进去。

    “你受伤了?”看着跳进来的白狐一身的伤,背部有一块被天火烧过痕迹,皮肉翻着,有焦味弥漫,苏子籍蹙眉,“我去借一些东西给你包扎。”

    “……唧!”刚走出一步,就被叼住衣摆,它双水盈盈的眼睛里写满了不赞同。

    “不用我去的意思?”苏子籍试探着问。

    “唧!”它轻轻叫了一声。

    “那我给你拿一些清水跟食物,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关于你的事,你可以暂时留在我的房间里。”撸了一下狐狸头,苏子籍感觉和撸猫没有区别,温言说着。

    这次小狐狸没有阻拦了。

    苏子籍脚步轻快出去,回来时,手上已多了一碗热水,加二个肉饼。

    “小家伙?”回到了船舱房间,却没有狐狸,苏子籍试探性喊着。

    床下一动,一个小脑袋冒了出来,在蜡烛光下,不看它的伤痕,单看它的狐狸脸,这是一张很漂亮狐狸脸。

    苏子籍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走了,还好没有,外面可是有很多坏人,来,这些是你的,这些是我的。”

    苏子籍笑着将一个肉饼掰碎用油纸包着,放在了地上,又将热水放到一侧,示意小狐狸去吃。

    小狐狸低头看看,又看看他,点头道谢,只喝了一些水。

    苏子籍喜欢小家伙的灵性,怀疑这是成了精的狐狸。

    “是这样的话,倒不好管太多,只需先收留它就好。”

    “被现,就说是我的宠物,也无人说不可带着狐狸在身边。”就在苏子籍笑眯眯看着狐狸喝水时,离着府城不远,曹易颜翻身下马。

    才下马,马已嘶叫一声,跪跌在地,口冒白沫,显已经不行了。

    同样是湖岸垂柳,水禽拍翅追逐,曹易颜却半点欣赏精神也没有,趔趄着步沿岸走了几步,越是头眩,哇的一口,吐出一口郁血。

    吐了这口血,稍清醒过来,才觉身在蟠龙湖北岸,其实已经算是府城了,四周已黑,曹易颜脸色颇是难看。

    “留在狐狸身上的气息,一下消失了。”

    “好狡猾的狐狸!竟分兵而逃,真以为这样能逃脱追捕,我必会将你们一个个斩草除根!”

    曹易颜恨极,自然一个都不想放过,可惜逃出来的狐狸实在狡猾,不仅分兵而逃,还有一只小狐狸故意拖住了他的脚步。

    上次距离不到半里,能利用雷法对妖怪轰击,结果赶到雷火痕迹之地,现再次让它逃脱了。

    这让曹易颜更火大,本就心中憋着一股恶气,此时更誓要将它挫骨扬灰。

    “前方就是府城,莫非这孽障是借助人气来遮掩妖气?”

    “可是,就算有人气来掩盖,也不可能一下子消除我的雷法烙印。”

    “唯一的可能,就是它身上隐藏着法宝。”

    已知道胡家是借人气躲过了炼丹士的追杀,曹易颜自然不想让它们继续逍遥,虽然不敢肯定别的狐族是不是也逃进府城,但最后迷惑了追踪术的小狐狸,定是进了府城。

    只要抓住这个,顺藤摸瓜,不信别的狐狸能逃!

    想着,就想施法。

    “哎哟!这不是曹真人么?”

    前面突传来一个女人的声气,打断了术法,曹易颜看去,脸微沉,却笑着:“原来是钱妈妈,你怎么在这里,满春楼生意不做了?”

    钱芸扭着腰肢满脸谀笑,说:“真人久久不来,我还以为把我们的满春楼给忘了,我在这里开了下分店,看你这模样有点不好,是不是醉了酒,到我分店里歇歇,明天再进城!”

    别看钱芸满脸谀笑,实际上是灰衣卫在府城的重要据点的主持人,曹易颜此刻一点话也不想多说,遂说:“不用了,我以后有空再来拜访!”

    “曹真人,我劝你还是听从了,在城外熄一夜!”这时,有人站出来说着。

    曹易颜只一看,眉就一皱。

    问话的不是普通人,要是苏子籍在场,必会认得这个身材中等的年轻人,就是上次中童生时解围的那个,此时拿着折扇,笑吟吟很是可亲,但身上隐隐带着煞气,虽隔得远,可这气息隐瞒不了,必是官场中人,还是令炼丹士忌惮的贵人。

    再加上府城隐隐气机,曹易颜收起了轻慢之心,提声:“我是雾山观曹易颜,在道录司也曾挂名,领冲和殿左碧虚郎(正八品),追杀一个妖怪至此,还请让开路。”

    “曹真人。”

    这时又一个中年人过来,打量:“你刚才可是打算直接用术法入城?还想用术法搜捕?”

    “我姑且不管你这样办,是不是惊动府城龙气,单是府城百姓众多,你这样打打杀杀,误伤了人,可是不小的罪过。”

    刚才年轻人就已让曹易颜心中警惕,这中年人一出现,以曹易颜的灵觉,也只能隐约感受到,心下一沉。

    “我杀的是妖,并不是人,刚才是我追妖急了些,并不是有意冒犯,还请这位大人看在城中百姓安危上,让我斩杀了妖怪。”

    “毕竟我们虽不是同一衙门,但都是为了大郑,可所谓同殿为臣。”

    “曹真人,你是道官,我是命官,这就不一样。”年轻人笑吟吟,却是丝毫不让:“现在府城一切事,都以科举为先,这是为朝廷择取贤才栋梁,不许任何人打搅。”

    “而且我们奉旨行事,事关重大,更由不得你捣乱,你且离开吧,否则,就不要怪我们不念情分了。”

    “罢罢罢,我离开就是!”曹易颜心一悸,恨恨说着,转身离开。

    倒不是怕了这几人,而是不想与朝廷为敌。

    “呵,这些道官,个个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手上都不干净,要不是想借刀杀人,由这些道官剪除前朝宗室,哪由这人放肆?”

    望着远去的身影,年轻人看着曹易颜远去的背影,冷冷一笑。

    “侯爷说的是,更不能干预了我们寻找太子血脉的大事。”中年人接手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