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四十七章 清冷
    春风微拂,草木摇动。

    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在山道一侧慢慢过来,此时正是下午,虽不炎热,可走久了也会喉咙干,想喝些水。

    “师父,您看,前面有个摊子,不如我们过去歇歇脚吧。”掂量一下水葫芦,里面水还剩了点,可去前面一坐就更好了。

    惠道看一眼徒弟,笑着:“你啊。”

    “师父?”不知师父为何这样看自己,道童眨眨眼,脸上表情更无辜。

    就知道这孩子不容易开窍,惠道也不再提醒,只说:“过去歇歇脚也好,不过到时,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一切看我的眼色,不可妄动,知道么?”

    “师父,您这么说,徒儿有点怕。”道童也不是白痴,听到师父这样直白说了,哪还不知道前面摊子有问题?

    “前面那个摊子,莫不是妖怪所开?”道童朝着前面仔细看,不过是用木头支起来的草棚,一家三口在忙碌,煮着茶,淡淡茶香弥漫,混合着一些食物味道,令有些饥渴的肠胃,跟着咕噜噜叫了两声。

    这场景再质朴不过,可有了师父提醒,一旦脑子有了怀疑,再看时,就容易挑出各种毛病。

    反正道童怎么看,都觉得这摊子透着诡异。

    “也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路人也少得可怜,在这里开摊子,能有几个客人?”道童嘀咕:“又没有客人,能忙些什么?哎呀,看着这忙碌的程度,该不会是……”

    在磨刀霍霍,拿路人开刀,煮卖人肉?

    想到偷听的妖怪故事里,那些妖怪诓骗路人的事,道童小脸都吓白了。

    惠道面色如常,斜了一眼:“你念叨什么?有为师在,还怕不能护你周全?”

    对哦!师父可是顶顶厉害,就算有妖怪也不怕,道童立刻就直起了腰杆:“师父说笑了,徒儿才不怕!”

    “哟,两位仙长,难得贵客,进来一坐?”待走近了,老汉从棚里出来热情招呼着,惠道叹了口气:“既这样,就叨扰了。”

    用目光看一眼道童,道童立刻明白,紧跟身后进了小棚。

    “你就坐在为师身侧吧。”既来人要装模作样,惠道也装作不知,让道童直接坐下,左右看了看,问:“不知这里卖什么?”

    老汉从肩拉下手巾,走过来轻轻抹了下桌,回说:“自是茶水和一些吃食,仙长带着孩子赶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怕早就饿了吧?要不要点些吃食和茶水?不是小老自夸,这里的东西可是独一份。”

    “当真?”惠道挑眉。

    “当真!”老汉笑眯眯回着。

    “既是这样,就上一些招牌饭食吧。”惠道淡淡说着,而老汉笑眯眯应了声,就过去帮忙。

    道童压低声音说:“师父,我们还要在这里吃呀?”

    “既对方想留客,就这么走,岂不是辜负了一番心意?”惠道说,片刻,面前就摆上一壶粗茶,四样菜蔬,一盘牛肉。

    老汉说:“年景不算好,无甚相待,唯有一盘牛肉还过的去,贵客可不要嫌弃啊。”

    “怎么会?”惠道笑着:“粗茶淡饭就很好,更不要说有牛肉了。”

    说着就筷子夹着就吃,道童大惊:“师父,你还真吃呀?”

    农业社会,耕牛很重要,牛是主要耕作工具,养牛的成本很高,为了增加牛的数目,大魏颁制,除诸侯以上以及军中,官民一概代步用牛。

    大郑继承了此制,这就是为什么看见都是牛车的原因,以增加牛的数目,就算这样,未经允许私自宰牛,或判一年徒刑,或罚做3年的苦役。

    有牛肉,怎么可能?

    “味道不错,你也吃吧!”惠道说着,道童见着吃了无事,就忍不住,也狼吞虎咽起来,等吃完,暗想:“原来根本没有事,师父却在吓我。”

    只是才吃完,惠道手一挥:“不过,也就是点吃食是是真,说我等贵客,可看您这做法,哪是待客之道?拿这种东西糊弄?”

    老汉见状哈哈一笑,道童就觉得眼前一花,再揉眼去看,这周围顷刻间大变,草棚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片空地,连桌椅都消失不见。

    低一看,坐的哪是椅子,分明是一块块巨石!

    难怪师父让自己紧挨着坐,不说面前妖怪是不是会随时出手害人,就说坐到了别处,岂不是屁股一空,直接出了丑?

    道童这样想着,再看面前的人,也不是三人,老妇跟汉子已消失不见,只余下一个看着年纪不大的道人,看穿着,与师父有些相似。

    难道不是妖怪,是同道中人?

    道童可知道师父有真本事,而师父同门,有些专门学法就更了不得了。

    沈诚师叔虽与师父不对,并且总有点使自己毛骨悚然,但是对他的法术,道童还是很羡慕,只是师父却不肯教,说这是“旁门之术”。

    惠道其实早猜到了人是谁,此时露出本来面目,也毫不意外,只是起身稽:“原来是尹观派的刘道兄,这手幻术,以及搬运,实在让人惊异。”

    “不过道兄身承大派气数,又在京任职,此番下山,还到了这里,实是难得,不知有何吩咐?”

    说起来,虽惠道是桐山观观主,可淡薄名利,并不怎么管理俗事,可面前这人是刘谌,是尹观派的掌教,当然尹观派也就是大小猫十数只,可影响不小,更是有着官职,前面没有看破就罢了,看破却得表达敬意。

    刘谌的突然出现,让惠道有些无奈,不管是生了什么事,反正自己是不想趟这浑水。

    刘谌看了看惠道神色,暗暗感慨,多年不见,惠道的性情竟丝毫没变,可这样淡泊,别打搅道爷飞升的结果,只是会使所在道派迅泯没消失。

    想当年桐山观还威风赫赫,可现在呢?

    刘谌摆了摆手,说着:“道兄不必如临大敌,我并无恶意,此番也不是为你,我是追杀大敌到此,在此守侯。”

    “既是追杀大敌,道兄竟还有空闲,在这里捉弄与我?”惠道轻笑一声,明显不信。

    刘谌笑着:“毕竟多年未见,摆弄一二,不想道兄果不愧是当年怀慧师叔的弟子,任凭我觉得天衣无缝,你一眼就看穿,这天机之术,怕是炉火纯青了吧?”

    就知道刘谌前来,没有好事,惠道亦轻笑一声:“道兄术法越精进,我远远不如,刚才不过是凡人之智——谁会在这处开棚店呢?”

    “道兄这样胸有成竹,想必所作必成,我就提前恭喜了。”惠道明显不一副并不想蹚浑水的姿态。

    眼见惠道这态度,刘谌暗暗感慨,却也知道,当年大郑立国,桐山观也是扶龙庭,七人战死,可谓牺牲惨重,可不但没有多少酬功,还牵连到太子斗争中去,结果怀慧还被赐死。

    桐山观因此立下规矩,以后弟子不许参与扶龙。

    可惜,可惜,实在可惜,刘谌有些遗憾,要是有着此人帮助,再有烙印,必可找出大敌,趁着大敌最虚弱时杀之。

    现在看来是不成了,刘谌随口说:“说起来,本郡也算是人杰地灵,难怪桐山观定在此地,时隔几年,越是人才辈出了。”

    “哦?道兄可是看中了哪个?”惠道其实也有过类似感慨,不想素来谈不到一处去的刘谌,在这件事上有了个共识。

    刘谌随意说:“郑应慈根基不凡,我顺便过来看看,是不是可收在门中。”

    惠道微微挑眉,没想到刘谌注意到了这人。

    就在刘谌还想说什么时,突脸色一变,朝着府城所在方向望去,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就连惠道也不例外,朝着注目。

    只见得“眼”中,原本死水一波的蟠龙湖,有一道赤虹冲出。

    “何人坏了蟠龙湖的封印?”刘谌阴沉着脸,连话也不说一句,转身就走,只是几步,人影就消失不见。

    “师父?”三人中唯一看不到这景的道童,不解扯了扯师父的袖子。

    惠道望着良久,才轻轻一叹:“龙宫开启,炼丹士猎杀妖族就会受到遏制,整个大势或要更改,这天数,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清,道不明。”

    “哼,就是这样,我才越不想介入,师父临死时才明悟教训——先扶龙廷只可锦上添花,不可雪中送碳,一切官府都会过河拆桥,其次分果果,从来不是功劳,而是实力。”

    “就是这原因,下代,我连密法都不想传,只授炼气之道。”

    “泯于众道,也就没有人时刻窥探本观了。”

    想想,惠道就觉得心寒,桐山观付出那样多牺牲,立了多少功劳,不但没有恩赏,还猜忌赐死,这还罢了,自己修行天机,岂不知道,这二十年来,朝廷隐隐监视的气机?

    就连自己好师弟沈诚,也与朝廷有着一丝联系——不是直接联系,可隐瞒不了自己。

    经此赐死和这些年监视之事,惠道对朝廷和万民再无半点感情,他也知道,自己有这觉悟,可下代没有这切肤之痛,自然会忘记,说不定又投靠朝廷——别说下代了,沈诚就满怀忠心,这也是朝廷为什么肆无忌惮的原因——反正下代记不住痛。

    因此,就把那些密术,付之一炬吧,等自己死后,就再也没有懂了,日后弟子想投靠也无门了。

    想到这里,惠道目光越是清冷。

    杀其父(师),用其子(徒),想的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