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三十七章 蟠龙秘法
    随着龙君一声“准”,顷刻间,大殿内鸦雀无声,诸位大妖都是注目。

    “有点不对!”苏子籍敏锐察觉这一点,知道自己误会了。

    原以为,这些大妖或是不在意棋局,所以才会漠视不出声,但看它们此时突然有了兴致,全看着自己和叶不悔,顿时就推翻了原本想法。

    “也许它们并非不在意棋局,而是棋局过难,大妖知道常人无法破局,才会显得不在意。”

    “此时投以关注,是我体现了特殊。”

    “看来,这棋局,比我想象的重要。”

    想到这里,苏子籍暗想:“我若能得到棋谱全部传承,教授不悔,或真能破得此局。”

    苏子籍不信龙君时刻观注的棋谱,会是寻常棋谱。

    这样想着,眼见微光照下,贝女取了棋谱,转给了叶不悔,叶不悔拜谢,就原地坐下,捧着棋谱仔细看起来。

    苏子籍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特别是看到叶不悔表情自一开始迷茫到恍然再到苍白,就明白这棋谱很难,估计这丫头也没能看出奥妙。

    这并不奇怪,除非绝顶天赋,还要棋法正巧对路,才能初看就明悟。

    要是不对路,就算是天才棋手,想要学习一个新棋谱,也需要时间,但眼下根本不可能给她几天或更久去揣摩,她败在时间与经历太少之上。

    “哞”

    一个大妖,耳戴着银环,突出了一声冷笑,一个牛头虚影在空中浮现,霸道不可抵挡,显是就要怒。

    “不好!”苏子籍心中一紧,就在这时,叶不悔擦了擦细汗,突然起身,捧着棋谱朝苏子籍而去。

    “噫,这丫头向哥哥求援了。”

    “片刻看懂,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

    就算是龙宫,下面的人也窃窃私语,直到妖官目光一扫,才静了下去。

    叶不悔小脸上紧绷,身子微微抖,脚步摇晃,显是承受了巨大压力,但咬牙坚持,稳住心神,到了苏子籍面前。

    “这棋谱我已经记下,你可以收下仔细看看,要是有机会,还可以给父亲看看。”叶不悔说着,小脸微微苍白下来。

    “这丫头将这棋谱托付给我,不可能是明悟我的用意,因为她不知道我有紫檀木钿。”

    “或是怕,虽现在我不入棋,但过会也要被迫破局,现在自己看完了,就将这唯一生机给予我,让我趁这时间参悟。”

    “要是万一能出去,也能携此绝世棋谱出去,可以当成证据,也算是没有白牺牲?”苏子籍这样想着,心中感动,又想去敲一敲她的脑袋。

    难道自己是可以眼睁睁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的人?真这样,就算逃出此地,还有何面目去见叶叔?

    “这棋谱,我收下了。”苏子籍将棋谱拿到了手里,忍住不去看叶不悔,直接翻阅起来,接着目光就看见半片紫檀木钿虚影,和棋谱重叠,带着淡淡青光在视野中漂浮,一行青字出现:“叶不悔向你转传【蟠龙秘法】,是否接受?”

    等等,这是蟠龙秘法,不是棋谱?

    苏子籍微微怔了下,但知道现在不是浪费时间时,下一刻应着:“是!”

    瞬间种种知识流淌入内,青色窗帘一样蒙上一层青纱,又似是黑客帝国里的符号瀑布!

    苏子籍感觉到这些知识非常亲切,字字印心,结合记忆,翻译成自己能理解的概念,在自己最舒服的认知体系里,迅积累大量新知识,如洪水蓄积于堤坝,然后……

    “轰!”

    惊雷一震,山洪贯穿而下!

    作者的整个思路和奥秘,醍醐灌顶一样在脑海里清晰展开来,拓宽出一片新的知识体系……

    “是棋道,更是龙君传承。”就在苏子籍沉浸在无尽知识内时,叶不悔已转身回到了棋局前坐了下来。

    直到再次跪坐,她才真正明白刚才众棋手的感受。

    并不仅仅单纯破局,仿佛有一双眼睛,在虚空中锁住了她,她的一举一动,甚至起心动念,都被看破,这种感觉糟糕至极。

    但同样,压力又让叶不悔性格中执拗韧性一下子激出来,她努力将被打扰的思绪重新理顺,专注面前的棋局。

    “我可是父亲最赞许的棋手,郡里师范都说我有望国手,再加上我已经看了棋谱,已经占了便宜,就得死里求活,不负棋士之名。”

    “哇!这丫头落子了!”就在众妖以及剩下棋手都以为叶不悔会和前面棋手一样迟迟不敢落子时,叶不悔举起了黑子,悍然一击。

    随着“啪”一声,不仅是在场的众妖神色一惊,沉浸在棋谱的苏子籍,也一下子惊醒过来。

    “这丫头,竟然就这么落了子!”原本打算学完吸收棋谱的内容,指导叶不悔,再让对方入局,没想到她在自己学习时就已坐下落子,苏子籍一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眼前的龙君,根本不是真的龙君。”

    “这些大妖,也不是真正大妖,只是时光的留影罢了。”

    “而这棋局,就是这一处的封印,只有能学会蟠龙秘法者,才能解开。”

    苏子籍目光转动,当初封印者的设计和想法,一一在脑海浮现,经过了提醒,目光扫了一眼,果见虽有微光照下,但大妖下面,根本没有影子。

    但这时,不及细看,又转到了棋盘,这一子落下,只是起一波光晕,并没有出现落子失败时的排斥。

    苏子籍心下一安:“没想到不悔这丫头,棋艺这样高,没有提示,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就连原本只是给予一点关注的大妖,也更关注了起来,小声议论,几乎看不出仅仅是留影。

    龙君坐在上,垂眸盯着棋局,神色淡漠。

    随着行了七子,渐渐到了关键,苏子籍刚刚落下的心,又跟着提了起来。

    这时,手中拿起一子,要落下的叶不悔脸色一变。

    出于优秀棋士的本能,她死死盯着棋盘,汗水一滴滴在额上落下来,似是看出接下子一子非常关键。

    要是下错了,虽未必立刻输,但也堵死接下来的生路,要挽回就千难万难。

    可要下对,同样千难万难,这棋之走向,宛是迷雾,实在看不出未来,手中一子,不知落在何处,才能打开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