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十四章 阴影
    酒楼

    年轻人扫看了一眼,见因吓退了张老大,顿时就成了目光焦点,并不想引人注目,就直接起身,说:“罢了,兴致已尽,这酒是喝不下去了,我们走吧,去信鹿茶肆买点茶叶。”

    这就借故要离开了。

    “两位且留步。”苏子籍不想占便宜,更感激出手相助,起身对着二人一躬:“良言一句冬天暖,何况还出钱相助,实在感激不尽,不知可否留下尊姓大名,以及地址,待我回头送还银两。”

    年轻人回,目光落在苏子籍脸上,略带审视,又想起谁也不认识自己,不必多心,就是一笑。

    “不必了,太祖曾言,身列胶痒者,尽是齐民之秀,著概免杂差,辅以衣食,俾得专心肆业。”

    “区区五两银子,对我们来说,只是随手的事,你若感恩,就好好进学,来日若能为官,做得一任好官吧!

    说着,年轻人一摆手,就跟着中年人出了酒楼。

    “做得一任好官?”因对两人身份有所猜测,苏子籍没有追上去再问,返身就是一揖:“诸位同窗,刚才出手相助,凑足了十二两,小弟感恩不尽,还请各位留下名贴,以后多多来往。”

    酒楼内的几个学子连连推辞,苏子籍仍借了纸笔,写了借条,递与他们,并再次道谢。

    经过了这一番事,余律跟张胜也没了立刻庆祝的心思。

    张胜索性提议:“不如明日约了时间再小聚吧,我现在,连酒都喝不了,恨不得回去睡上一觉。”

    因考试的事,精神一直绷着,现在一松懈,实在让人觉得疲惫,更不用说是他这种没中的人了,心中更是失望。

    “善。”

    “就依你。”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苏子籍微微沉默了一下,约好时间地点,离开酒楼,各自回家。

    回去路上,苏子籍初时还张望,防备张老大找麻烦,可转过一条街,就摇摇头醒悟过来,觉得自己把张老大想得过于愚蠢了。

    “既惧怕那二人,在他们离开这临化县前,怕不会对我动手了。”

    “官府的威慑力,果然了得,不过这狐假虎威有点不可靠,我要尽快取中秀才才是。”

    苏子籍没有立刻回家,而去了叶氏书肆,将自己中了童生的事说了。

    “你能中童生,我就放心了。”叶维翰其实长的不错,只是脸色腊黄,不时闷咳一声,听了这话,顿时露出些喜色,看了叶不悔一眼,说着:“我们得庆贺庆贺才是。”

    叶不悔有点迟疑,家里银子不多了,还有要买药,又要额外开销?

    苏子籍微微侧了身,说着:“已经庆祝过了,才吃了宴回来,叶叔,有件事,我给您说下,你给我参详下。”

    当下一一说了。

    叶维翰听了,凝神细想,突然身体一摇,连忙伸手扶墙,而苏子籍度更快,一把扶了上去:“叶叔,你怎么了?”

    “没事,一时恍惚了下。”叶维翰直起了腰,轻咳了两声:“官银都是上解省、户部,下用时又会剪开,拿的是官银消费,可不是一般人。”

    “你这是遇到贵人了。”叶维翰一笑。

    苏子籍听了,微微松了口气,说着:“我也这样想,不过,这贵人的人情,可不好收啊!”

    这五两银子,怕是以后五百两,五千两都难摆平。

    “没有关系,等你能还人情时,也不在乎这点了。”叶维翰拍了拍肩:“既已经吃了,那就不留你了,县试一年一次,府试二年一次,今年在四月举行,一郡只取25人左右,你得用心考才是。”

    “到时你过来一次,我送送你。”

    “是,我会努力!”苏子籍觉得有点诧异,似乎叶维翰有点赶人的意思,不过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转身离去,等他走了,叶维翰去了里面,就见叶不悔正在叠衣服,轻叹一声:“不悔,你刚才有些不开心?”

    “不,我没有!”叶不悔不肯承认,见着父亲目光盯着,良久低声说着:“是,我有点憋屈。”

    “苏子籍中了童生了,我什么时能去棋赛?”叶不悔昂着小脸说着,一副倔强的样子,自己明明棋艺不错了,可父亲还不许自己去考。

    她可不想被苏子籍拉开差距。

    叶维翰怔怔的看着她,这是自己珍之重之的女儿,此时神态,似乎一个容姿与她重叠,这样不肯居于人下,他很是理解,可是……

    转念,一层阴影袭上心去:“有贵人来临化县这小地方,这是偶然?”

    一念如此,顿时剧烈咳嗽起来。

    “爹,你怎么了?”叶不悔连忙上去扶着,以为自己倔强惹得父亲生气,顿时泪花都出来了:“爹,如果你不喜欢,我不去……”

    “不,去吧,今年就去比赛。”叶维翰止住咳,突然说着。

    再不舍,也是她展翅高飞之时了。

    出了叶氏书肆,走在因天色渐晚人迹渐少的街道上,苏子籍却不知店中的后续,心情很愉快,笑了下。

    “当日庙中少女说,才气能压下霉运,竟是应验了,莫非,她是来助我的鬼神不成?”

    不过,就随意一想,当夜无话,次日换了身干净衣裳,苏子籍如约到余律请客的地点,不是原本酒楼,而是一处挨着城门的小饭馆。

    不远零星洒下雨珠,总算不下雪了,门面不大,两间摆了六张桌子,都点着豆油灯,稀稀落落只有三桌客人喝酒闲谈。

    “上壶酒!”余律已经到了,坐在靠门的一桌,见人来了,就招呼:“按我点的菜上。”

    伙计笑着答应,转眼端过一个托盘,红烧鲤鱼、香菇炒肉丝、五香花生米,不是余律舍不得出钱,而是这里饭菜不错,而且也可以与苏子籍有来有往,不必花销太大让苏子籍还欠债的人为难。

    苏子籍自然领情,等张胜也到了,三人的酒已温好,饮了一杯,见余律透过敞开的窗,望着一辆行过的牛车怔了片刻,随即面现忧色,苏子籍好奇问:“余兄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余律可是刚中了县案,按照习惯去府试必中,正是春风得意之时,又家境不错,不愁花销,怎么就面现愁容了?

    余律苦笑:“是有点家事,不过没有啥要紧,说了倒给你们徒增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