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四章 指狐为妻
    话说,春雪融化时最冷,现在半夜越冷了,就算在运动,快冻僵的仆人看到前方有神祠,立刻就对马车报告:“太太,小姐,前面有座神祠,是不是在这里歇歇脚?距离临化县已经不远了,现在还不到开城门时,赶过去也得在城门口等着。”

    “那去看看神祠里有无主人,若有,询问是否可入内歇息。”马车内响起女声,虽刻意平淡,仍让管事心中一荡。

    他忙低头,看都不敢去看挑起布幔的玉手,应声:“是,太太。”

    “慢,让星竹去问。”不知里面的人为何突然改变想法,随后马车上就下来一个丫鬟,虽是丫鬟,并且年纪尚小,但眉目如画,特别是一双明眸,无端带着些媚意,被主家赐姓胡,正是太太的大丫鬟胡星竹。

    管事也是不久前才提拔上来,虽不懂胡家二房的太太,为何敢用这样漂亮的丫鬟,毕竟凡是女主人,一般都不会喜欢这种颜色,可自己是下人,又不如对方与太太更亲近,不敢露出分毫,还要陪着笑脸。

    胡星竹做事利索,直接过去扣门,苏子籍在里面听见了,问:“谁?”

    胡星竹看见篝火侧读书的少年转过来,英气逼人,她的脸就蓦的红一下,做了个屈膝礼节:“我们是胡家亲眷,赶路至此,城门未开,又有风雪,不知可否进来歇脚避雪?”

    连夜赶路的还很少见,苏子籍多打量了几眼,丫鬟脸更红了。

    “进来吧,本就是神祠,我也是借住。”苏子籍答着。

    胡星竹回去禀报太太,马车再次传来声音:“那过去歇息吧。”

    马车慢慢赶了过去,在神祠门口空地上围了一圈,少数入神祠正堂,多数在厢房暂避风雪,有个女护卫警惕盯着苏子籍,年轻、英俊、书生——高度危险!

    接着是女人们下车,她们最中间的少妇和少女都蒙着面纱,被几个丫鬟婆子簇拥着,避嫌远远坐在对面角落,也生起火堆,拿出食物烘烤,路过时,他识礼,低头不看,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虽不知二女容颜,但一瞥,能看出气质颇佳,出身颇好,不过,这与我无关,不如继续读书,经验值方是自己所有。”

    这样想着,苏子籍再次朗朗读书起来,没有注意到少妇和少女都突然一皱眉,鼻子动了动。

    “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

    “舜其大孝也与!德为圣人,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神祠飨之,子孙保之。”

    少妇和少女听了,目光一扫,盯着一处血迹,别人都看见了煮的野鸡,以为是鸡血,她们却相互看了一眼,顿时有了异色。

    不久,胡星竹就托着一盘糕点过来:“我家太太为表感谢,送些糕点过来,还请不要推辞。”

    她脸上笑着,心里却有点惊疑,自家夫人和小姐,不会这样啊,看向了苏子籍,难道是他的魅力?

    苏子籍却不知道她的想法,推辞一番,见对方执意要送,只好收下道谢,继续念书。

    一时无话,少妇满意的闭目休息,能还了这点因果就可以了,她不想和这少年有任何关系。

    而少女静静拿出一个木块雕刻着,苏子籍目光留意了一下,似乎是一辆马车,在精益求精。

    似乎觉察到苏子籍的目光,少女侧转身子,小声问着:“你是秀才?”

    “不,才准备县试,还有二天。”

    少女打量了几下这少年,她没有和丫鬟那样反应,只是摇:“我看你这一阵霉星笼罩,考不中。”

    苏子籍不信这个,但想起了野道士的话,心里一动,故意说:“我们读书人,强调的是,才学可胜命,努力就是了。”

    “才也许能,但你这点才气还不够。”少女突觉得自己说多了,掩口不再交谈,接着少妇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雕好了么?”

    “好了,母亲。”

    这群人休息了下,就又出去,离开时听到了辚辚的车轮声。

    “不行,还要问问方才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子籍犹豫一下,还是追了过去。

    可让惊讶的是,明明对方才快一步出祠门,当自己奔出祠门时,门外已空空,别说是车队,连个人影都无。

    “怪哉,难道会飞不成?”苏子籍油然而生荒诞,转身就打算回去,结果再一看,方才他休息的神祠,也不见了!

    风雪中,只有一堆火还在噼里啪啦烧着,一侧还有随手丢下的书,此时也落在了雪地上。

    “这,难道是有鬼神的世界?”苏子籍一脸懵逼,这种事简直让人惊骇,忙将书卷拾起,环顾四周,怔了许久。

    肉馒头还在里面!

    好吧,就当喂狗了,自我调剂了下心理,苏子籍怔了许久,脸色渐渐阴沉:“若是有鬼神的世界,我家族墓地被坏,导致风水坏了也就真的可能了……可恶,这些盗墓贼,果然杀之无过。”

    “按照少女所说,就算有霉运,其实才气足也可以压下去,只是比普通情况要高——可离考试还只有二天,怎么办?”苏子籍沉思,四书五经3级,可未必保险啊!

    得想想办法了。

    临化县·城门

    古代一般是卯时开,酉时关,时间一到,城门吱一声,缓缓拉开,阴郁的天空再次飘起了雪,凛冽寒风中,行人匆匆而入,其中就有一队低调奢华的马车。

    没人看到他们是何时出现在城外,也无人注意到这支车队的异样,偶有人望来,只觉得护送着马车的家丁身强体壮、神情肃穆,就连拉车的马都颇矫健,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

    车幔在晨风中微飘,其中一辆马车里,暖香冉冉,内里奢华,与外面低调相差悬殊。

    两道倩影在车中安静坐着,若苏子籍此时看到,定会认出,此二人正是之前在神祠中见到的女人。

    此时,少妇看了少女一眼,眉微蹙,略有些不悦地问:“方才你是怎么了,那般多话?”

    少女闻言,捧着书卷的手微微一顿。

    其实她自己也有些疑惑,那一番脱口而出的话,换以前,她是断不会说出来,毕竟这也算是道破天机,虽只是小事,可对于她们来说,也容易引来麻烦。

    但这些,不好跟姨母说明,免得姨母又要多想。

    “许是见他好心,想着提点一句吧。”面纱下,少女神色沉静,声音透着冷漠。

    少妇见她这样,反暗暗松了口气,少年相貌俊秀、气质不凡,少女真动了情思,可是了不得的麻烦事,如此最好。

    但即将抵达目的地,少妇少不得趁机提点几句。

    “这样的事,下不为例,须知我们在人间行走,需得小心行事,万不可大意。”

    “我们要在人间立足,都得用人气掩盖异气,所以都施恩于人,收养孤儿,培养成胡家,混入其中。”

    “就算是新迁移到这里的队伍,也只有一二个是族人,要是完全是族人,安能在人间居住,早就被识破了。”

    “特别是那些炼丹士,以我族为灵药,最凶狠不过,鼻子也很灵。”

    “再说,那个少年也不简单。”

    “神祠容他进去,就已经不简单,而且如我看的不错,地上是人血,血迹未干,怨魂还在徘徊,常人就算看不见,听不得,也会有感觉。”

    “可此人端座朗诵,任凭怨气萦绕,声声清越,要不是他所杀还罢,是他所杀,还有这姿态……”少妇摇,这种人都很可怕:“这种多半秉气运而生,哪怕是戾气,你此时,万万沾染不得。”

    被再三提醒小心行事,少女这清冷的性子,也忍不住生出一丝厌烦,不是厌烦长辈的教导,而是厌烦她此次来要履行的约定。

    “三姨,当年婚约者,真的是在这里?”少女转移了话题。

    “当年指狐为妻,以紫檀木钿为证,一言结下因果,虽数百年也磨灭不了,现在你的半片紫檀木钿已震动,必是有缘人已下降。”这事更重要,少妇立刻被吸引了注意。

    “三姨,当年指狐为妻之人是何名?为什么过了数百年,还有这样大因果,值得族内这样重视?”

    “不可说。”

    少妇似乎有顾忌,仿佛冥冥中阻止这名字,她幽幽叹了口气:“你只要知道,紫檀木钿这事,绝对是大机缘,甚至能拨动天机。”

    “我们狐族,代代有人修炼之余,还要读人之书,习人之礼,就是为了应这事。”她眼里说不出的羡慕和畏惧:“要是早了几十年,就是我了。”

    “你有这运气,我们都很羡慕,不过,紫檀木钿一动,天机就变,或就有劫应运而生,乱得你心,你需小心……现在但凡靠近你的,都是登徒子,无需假以辞色。”

    “至于胡家,不过是借来遮掩我们一族的身份,吃用上又不经过他们,我们一族在这临化县内也早就置下了铺子,进城后先去铺子巡视一番,再去胡家。”

    “明白了,三姨。”少女听得教导,不再追问,只是手在袖子里捏着半片紫檀木钿,目光放到远处。

    车外,雪花纷飞,寒冷彻骨,斜风厚雪,也让前方的路越看不真切。

    “三姨向来未雨绸缪,就不知道这胡家,知道分寸不?”

    至于刚才少年,虽有点波澜,转眼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