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赝太子 > 第三章 夜刺
    神祠外面,夜风呼啸,似有野狼在嚎叫。

    “啧,这种破地方,遇狼都有可能,不过这里有过神祠吗?”虽知道不太可能有狼,但瘦子还是忍不住担心,伸着脖子往外看:“我怎么不觉得有?难道是我记错了?”

    口中说着,就看见一道黑影在外面一闪,顿时惊叫:“严二哥,有人!”

    “哈?”严二哥也一惊,刚才说的话,若被人听到,怕不是要惹来祸事,正要丢下手里的肉骨头出去查探时,就听到外面传来野猫叫声。

    “瞧你怂样!被只野猫吓成这样!”严二哥一口气顿时松了下来,啐了一口,瞪眼骂着瘦子。

    瘦子也有些讪讪:“我……我这不是听错了吗?”

    又过了一会,瘦子又忍不住站起来,见严二哥瞪向自己,局促的说:“那个……我去外面解个手。”

    惹来严二哥皱眉:“去,滚远点,老子在吃肉,别给我闻到味!”

    心里嘀咕:这小子怎么事这样多?

    瘦子心情也有些不佳,向外去,想着:“有什么了不起,一样都是跟着张大哥混的人,我还怕你不成?”

    手上还加快了度,解着腰带,没打算走太远,在稍稍远一点地点,就对着墙放起水来。

    二月,寒风往人骨缝里钻,瘦子匆匆放完水,正要提裤子系腰带时,乌黑的天色中,突因月亮稍在云缝中倾洒下一片光,恍惚看见,正对着这面墙上,出现了两道影子。

    “啊,这是……”

    没等惊骇转身,一阵剧痛伴随着透心凉,就在胸口慢半拍传了过来。

    低头看去,就见一截尖锐的铁尖,上面鲜血淋漓,这……这是自己的血?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随着铁刺拔出,不甘与怨恨只出一声闷喊,就无声倒下。

    “这瘦子倒好对付,里面还剩一个了。”苏子籍拖着死尸扔到墙角,看向了神祠的门。

    没有刻意掩饰脚步,提着铁刺就走了过去。

    严二哥头也没抬,以为是瘦子在外面,磨磨蹭蹭的不进来,顿时喊着:“风寒,还不快进来关门!”

    随后就是不满的咒骂,显在二人中,瘦子是被压迫的一个。

    苏子籍也不出声,直接提着铁刺进去。

    “懒驴上磨屎尿多,你这样,要不是运气好,张大哥怎可能让你跟着,活该胆小被饿死……”严二哥皱眉说,突觉得有些奇怪。

    这小子,平时好歹还会辩解讨好,怎么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才抬,只看到尖锐的铁刺,明晃晃朝着自己胸口戳来。

    “啊!”严二哥一惊,连忙翻身就躲,但地面上堆着不少东西,就有一些碎石木料,虽反应及时,还没有完全躲开,只听“噗”一声,刺入一侧,剧烈疼痛让严二哥惨叫一声。

    拔出凶器,一蓬血噗喷洒出来。

    “你,你是谁?”严二哥借着火光,看到站在自己面前是个少年,论身形远不如自己魁梧,心中稍定,随后见对方一击未中,似有惊慌之色,握着凶器的手都在微微抖,以为自己已猜到了真相。

    当下靠近,凶悍骂着:“打劫打到老子身上了,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张老大的手下,你……啊!”

    苏子籍根本不搭话,只看着严二哥,见他慢慢靠近,就要暴起夺自己武器时,一个俯冲,只是一刺。

    “噗”铁刺又刺入,这下自胸贯入,在背后透出。

    严二哥睁大眼,根本不愿相信自己竟死在了一个少年手里,死死盯着少年,颇有死不瞑目之感。

    前世打伤过人,但杀人还是第一次,杀第一个人时还不觉得,此时将严二哥杀死,苏子籍这才觉出一点后怕,手心冒汗,后背也湿透了。

    神祠内一阵阴风吹过,仿佛有人哀嚎不甘。

    苏子籍闭上眼:“这世上哪有鬼神?就算有,我也不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罢了,我不杀,他们必会杀我。”

    这样默念,睁眼时,已无惧。

    “这里虽偏僻,不能让死尸就这样放着。”

    “方才听说,这些地痞手里有人命,都是沉塘,可见这方法可行,不如让尸体也沉入河中。”

    这样想着,苏子籍就要去拖尸体离开,又止住了动作:“看看身上有无银子,人都杀了,财不走空。”

    一搜,搜出一块银饼,有五两重,还有零星的碎银和铜钱,大概也有二三两。

    “意外之喜,这就是桐山观的道长付的钱?怎么只有五两?”苏子籍转眼又明白了:“桐山观的道长付十两,张老大抽一半,天经地义。”

    将银子揣到怀里,苏子籍将两具死尸放在一块破旧木板上,连血迹也不清理,拖着木板,直接拉到河岸,绑了块石头,噗通两声,两具尸体扔了进去,转眼就沉了下去。

    “雪还在下,很快掩盖了痕迹,再说就算现了,也死无对证。”

    “这样的人,本就是灰色地带,手里也有着人命,便是人没了,也不会敢去报官,当然,报复肯定有。”

    “但有个时间差,说来说去,考取功名才是目前最大的保障。”

    雪很大,苏子籍身上满是汗,要是出去就容易变成风寒,在古代这可是非常危险的疾病,当下回转神祠,虽杀了二人,但篝火噼啪作响,架子上吊煮的肉,依旧散出令人馋涎欲滴的浓香。

    苏子籍没有动,只是摆了个姿式,闭目以平息刚才杀人的不适感,回忆刚才的情景。

    “第一次暗杀时还算可以,但第二次其实有点手忙脚乱,所以才给第二人机会,果然,杀过人和从没有杀人,完全不一样。”

    “倒不是技能上的问题,是心态,以及经验。”

    “特别是经验,这一刺偏差了一厘,就有完全不同的结果。”

    刚才时间很短暂,苏子籍若有所思,稍调整了下角度,顿时,一阵得心应手的感觉袭上去。

    “苏式拳术3级(58/2ooo)”铁刺上突然之间冒出一个提示,吓了苏子籍一跳,过了会才觉是这个。

    “升级了?”苏子籍仔细打量,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它似乎亮了一点点,但又不能明显分辨。

    “不管怎么样,先吃肉。”

    这时定神去看,见正殿里面神龛有神幔垂下,是一尊女神,附近有一些虾兵蟹将拱卫,这应该是水神吧?

    供桌上空空,别说是供物,连香炉里都只有一些陈旧香灰,显已经很久无人来供奉了。

    这样的景象,让苏子籍也忍不住摇了摇,向着神龛中女神打了一躬:“到底借了这位水神的地界来歇息,哪怕没有鬼神,也该尽一份心,权当是客人对主人的谢意了。”

    这样想着,苏子籍拿起香,用火折子点着,上了三炷香,想了想,又从怀里油纸包拿出一只冷馒头,供在桌上……这出于同情。

    当然,要是神明不吃馒头,有个吃不上饭的孩子偷吃了,也是好的。

    “骷髅是祖先遗骨,现在坟墓不安全,等事情解决了,再安葬不迟。”外面已越是阴沉,苏子籍用布包了骷髅,抵达篝火一侧,大口吃肉,并且借着火光,拿出了书就读。

    说实际,这等杀人读书,外人看了必震惊,其实苏子籍也觉得自己性格有点特殊,所以前世在一次打伤人后,有人劝说:“你这性格,又怀有武功,很容易出事,不如考公务员——人在公门好修行。”

    苏子籍觉得有理,故一年时间,就复习了功课,一举考中,可惜才通过面试就挂了。

    现在既解决了一个问题,又埋下了隐患,苏子籍更要借公门修行了——不过读书,不仅仅是临时抱佛脚,而是有着用意。

    “故君子和而不流,强哉矫。中立而不倚,强哉矫。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

    才读完一章,【经验+1】一行字在书上飘起来,转瞬消失,苏子籍不动声色,继续朗读。

    “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执柯以伐柯,睨而视之,犹以为远。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忠恕违道不远。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于人。”

    又是【经验+1】一行字在书上飘起来。

    “果然是这样!”

    根据测试,经验其实就是增加自己理解,每读一章,就有一点强迫性的经验,虽这样下去,半宿也未必能积攒下多少经验,可积少成多,已经比正常的读书人快多了。

    自己四书五经只有3级,按照理解的心相表示,自己理解越透,经验就越多,并且,教材越好也一样。

    可是教材的问题,在这时代,好的教材都是各家的秘藏,没有点交情,想手抄都抄不到,更加不要说印刷普及了。

    有些缺钱的人会出点时文,可这些时文,不止是繁体字无标点、句式语意复杂,内容也多弯绕,就算其中有真意,也和砂砾藏金一样。

    而且作者本身还有学派的跟脚,缺乏这些学派认识,对后学者来说上进门槛太高,这是士族阶层的惯用手段,粗暴而有效,苏子籍对此没有反抗余地。

    能明确的是,如果无法快攫取知识形成体系,这次考试不中,不仅仅杀人的祸端会爆,而且父亲死后,忍饥挨饿、朝不保夕的恐惧,作一个自尊心强烈的少年,却被青梅竹马的邻家女孩资助的复杂滋味,还残留在心底。

    苏醒后,成熟的心性能控制住这一切,却也知道,一味强压不是办法。

    堵不如疏,念头要通达!

    不就是科举么?

    且来看看,这古代的登天梯有多难!

    至少有着这外挂,我每读一遍,就自动理解一点,一遍不行,拼了命我读千遍万遍,看谁能阻我?

    必能考中秀才、举人!

    火在祠内微微摇晃,这是窗缝门缝间吹入的冷风导致,即便可以烤火,苏子籍仍要时不时搓一下手,活动一下,不然仍很寒冷。

    就在活动了下,再次坐下捧着书卷念诵,路上一队马车缓缓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