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一顾芳华 > 第三十二章 好戏开场
    姜皇后和白贤妃一进来,就听见钟太后的训斥,虽然只是在斥责宫女,但总有种指桑骂槐之感。

    忙低头行礼道:“臣妾见过太后,见过皇上。”

    洪正帝没有开口,看向钟太后,意思是这里是慈宁宫,一切由太后处理。

    钟太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露出一个笑脸,晾了她们十几息,这才道:“起来吧,冬春,扶皇后坐。”

    姜皇后自从做皇后以来,还是第一次在慈宁宫这里被晾站,脸色当即就有点不好,勉强笑着坐下。

    白贤妃就要乖觉得多,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可看皇上在,顾老太傅也在,就知道不是小事。静静含笑站在姜皇后身侧,一点也没有张扬不满。

    “老臣见过皇后娘娘,贤妃娘娘。”

    顾廷章按礼还是要行礼的,刚起身见礼,姜皇后就忙笑道:“老冠文侯多礼了,快坐。许久不见老侯爷,今儿怎么进宫?还来太后的慈宁宫?”

    “回皇后娘娘,犬子顾滇早逝,只留下明珠一点血脉,今儿进宫,就是为明珠而来。”

    顾廷章不动声色客套回道,姜皇后却误会是为明珠的婚事。忙笑道:“皇上,老侯爷可是和臣妾想到一块儿去了!明珠是臣妾看着长大的,以后亲上加亲就更好了。”

    钟太后语气不善,出言打断:“皇后多虑了。亲上加亲自然好,我们明珠无父无母,高攀不上九皇子。”

    这话极重,姜皇后慌忙起身,行礼道:“太后折煞臣妾了。明珠出身高贵,德言容功无一不好,何来高攀之说?”

    钟太后冷哼一声,并不答话,反而是顾廷章拱手道:“承蒙皇后娘娘错爱,只是九皇子心有所属,自有亲上加亲之人。我们顾家明珠可担不起仗势欺人的名声。”

    姜皇后心里一个咯噔,难道是小九当面拒绝了明珠?还是侄女姜雅萱又和明珠起了矛盾?

    心中暗恼顾芳华不识好歹,上次动手打了雅萱,最后也不了了之,今儿又出什么幺蛾子。

    姜皇后满脸堆笑道:“太后,孩子们还小,哪里有什么心有所属,不过都是大人做主。雅萱和小九是亲近了些,不过都是嫡亲表妹,不用在意,当不得真。”

    洪正帝转过头不忍直视,皇后怎么这么蠢,还在妄想小九和明珠。

    没看见太后和太傅都不愿意,今儿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钟太后冷冷一笑,并不接这话茬,转而道:“皇后,明珠回来说,今儿子斌那孩子打了姜勇,好像还比较严重。一会儿都要进宫,皇后不要太心疼。”

    姜皇后听说又扯出自家侄子,这才感觉到不妙,求救的望向洪正帝,却看见他正和太后低声说着话。

    钟太后低低和洪正帝说了几句,又抬头道:“贤妃,你娘家侄女一会儿也要进宫。”

    白贤妃心里一紧,脸上却温婉笑道:“白家女儿能进宫聆听太后教诲,是她们的福气,臣妾也跟着受益匪浅。”

    钟太后淡淡笑着,又扫了眼如坐针毡的姜皇后,抬起茶盅遥遥敬了一下顾廷章。

    姜皇后的脸色就更难看了,来了这么久,居然没人上茶?要说是宫女们忘了,这不是笑话吗?

    慈宁宫外的燕容凌和燕少洵,还有顾世年都没有说话。

    今儿的事,看样子是要捅破天了。不过明珠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结果,三人各有猜测,都不敢肯定。

    燕少洵觉得,这明珠郡主的目的,就是要趁机废了燕长乐,做这京城唯一一个郡主。

    燕容凌则觉得,明珠此举除了出口气,还隐有针对皇后和武平侯府之意。要知道,陈留王可是旗帜鲜明的支持九弟立太子。

    打了燕长尹,扯出燕长乐,足以让陈留王伤筋动骨,失了圣心。武平侯府再受牵连,前朝就没人敢再进言要父皇立太子。

    顾世年则在想,今儿回去禀报此事,本来父亲要出面进宫,没想到闭门不出十几年的祖父,却执意要亲自进宫。

    父亲担心祖父身体阻拦时,祖父只说了一句“时候已到”,父亲就黯然让开。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而此时,顾芳华还在内殿和方嬷嬷争执。

    “好嬷嬷,别滚鸡蛋,就要这眼睛肿着,一会儿好给皇帝舅舅看。”

    方嬷嬷笑道:“我的郡主哎,你放心,这鸡蛋也不是百试百灵的,到时候留一点痕迹就好,有心人自然能看见。”

    顾芳华想了一下,皇帝舅舅可不是那么好骗的,到时候顶着双兔子眼,好像是有点故意为之的意思。

    “好,都听你的,你弄吧,轻一点,我怕疼。”

    方嬷嬷边手法纯熟的用剥了壳的鸡蛋,在顾芳华眼睛周围来回滚动。还一边让人将珍珠碾成粉,拌上牛乳一会儿用来给郡主敷脸。

    不多时,勤国公父子也进宫了,紧接着陈留王夫妇带着燕长尹和燕长乐也到了。

    最后到的是九皇子、姜勇和姜家姐妹,以及脸上戴着面纱的白锦瑟。大家齐聚慈宁宫外,一进门就看见庭院里跪着的一群宫女、内侍。

    琥珀请他们在外面稍等,进来禀报道:“回太后,皇上,陈留王及王妃,带着长乐郡主和三少爷,勤国公父子,武平侯府小姐、少爷,以及清平侯小姐和九皇子,都在殿外侯着。”

    钟太后将云袖抬起来,轻轻掸了掸,坐直了身体,一手虚放在扶臂上,沉声道:“传,再将五皇子、六皇子和顾二郎一起传进来。”

    众人依次而进,站了三排向皇上和太后行礼问安。

    钟太后威严的声音传来:“都起来吧!今儿真是热闹,哀家这慈宁宫,怕是快二十年也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陈留王看钟太后和皇上都神色不善,忙和王妃带着儿女跪下道:“太后娘娘,皇上,臣教导无方,特带孽子孽女进宫请罪!”

    洪正帝略一打量,就看见燕长尹鼻青脸肿的凄惨样,心里莫名其妙还为小五和小六骄傲。

    钟太后紧盯着,脸上还隐有不服之色的燕长乐,慢悠悠道:“长乐郡主,你可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