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105章 学习
    “当然是除草了。”林希言严肃地点说道,“今天事情过了就不说了,这万一谁抽烟,不小心扔个没有掐灭的烟蒂,引起大火怎么办?那些可都是干草,一点就着,到时候威胁的可是整个校区。”

    “这要拔草,地里冻的硬邦邦的可拔不起来,只能用镰刀割,可除草不除根,那是春风吹又生啊!”樊书记屈指非常有节奏的点着办公桌说道。

    “那也得想办法先除草,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林希言一脸正色地看着他说道。

    “我知道,那就先用镰刀割吧!”樊书记想了想道,“还有一点是问题咱们没有那么多的镰刀啊!”

    “向附近了老乡借。”林希言积极地建议道,“趁着咱们放假正好有时间,不然会耽误课业的。”

    “我这就让大力组织人手,把咱们周围的荒草给割了。”樊书记立马说道。

    “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林希言看着他语气温和地说道,说着站了起来。

    “那好!”樊书记点点头,忽然手指点点椅子道,“坐下、坐下,我问你准备的怎么样?”

    “什么准备的怎么样了?”林希言一头雾水地看着他道,没头没尾的。

    “我问的是寒假结束老大哥的专家可就来给咱们上课了。”樊书记看着他严肃地说道,“到时候你可别给我掉链子,面子是小,学不到人家的本事,我可拿你是问。”

    “我现在只怕人家不肯拿出真本事来教我们,他们拿出多少,咱们就能吃进多少。”林希言挑眉似笑非笑地说道,“我们诚意十足,就怕他们有所保留。毕竟有前科的,半岛开打之时,他们可是说好的,有空中支援的,最后呢?”黑着脸道,“什么都没有,咱们每天要承受他们上千架次空中打击,狂轰乱炸,闹的白天都无法行动。初期损失惨重,很是被动。”

    “这次我们诚意很足。”樊书记心痛地说道。

    “是啊!人命换来的。”林希言冷笑一声嘲讽地说道。

    “行了,行了,将他们的本事学到手里,以告慰在天之灵。”樊书记双手抱拳向天空挥挥道。

    “这个你放心,我们早就做好准备了。”林希言挺直脊背看着他郑重地说道。

    “感觉不牢靠的,趁着寒假多补习、补习。”樊书记看着他严肃地说道,“尤其是语言方面,别到时候上课听不懂。”

    “是!我们已经组织了学习班,专门请的俄语老师讲课。”林希言看着他汇报道。

    “那就好。”樊书记看着他点点头道,他办事其实自己挺放心的,只不过他这心态上,就跟老妈子似的,操不完的心。

    “没事的话,我不打扰你了。”林希言起身道。

    “去忙吧!”樊书记看着他轻点了下头道。

    林希言回去没有忙多久,午饭时间就到了,看着自己饭盒里的兔子肉,有些惊讶,多嘴问了一句打饭的师傅。

    “哦!这是校医院李师傅亲自送来的烤兔子。如果刚烤好的时候吃味道肯定比现在好。现在有点儿可惜了。”

    林希言闻言讪讪一笑,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这样,光明那小家伙肯定伤心,忙活了半天,一口肉也没吃到嘴里。

    下次洗澡的时候,给他带点儿饼干,算是他的赠肉之情。

    &*&

    宿舍内,程韵铃教得很认真,甚至不惜献身,让花半枝在她身上练习。

    可包扎还行,这打针,难不成还真在她身上练习不成,那还不得被扎成筛子啊!

    “你们怎么练习的?”花半枝好奇地问道。

    “猪皮,我们用猪皮练习手感的。”程韵铃一拍额头道,“看我这记性,你不提我都忘了。”笑着又道,“这猪皮可是个好东西,不但打针时需要,这手术缝合也是用猪皮练习的。”嘿嘿一笑道,“说到缝合,我要跟你一起学。”

    “程阿姨也要学开刀吗?”周光明双手托腮看着她问道。

    “确切的说是训练手感!看你娘那么努力,搞得自己不努力觉得怪不好意思的。”程韵铃笑了笑道,“不过开刀可不是那么好学的。”抿了抿唇道,“我只是想提高一下业务能力。许久不练,这缝针都有些生疏了。”轻叹一声道,“咱们医院还是太清闲了,手都生了。”

    花半枝闻言点点头,这校医院确实清闲的很,又不接待外面的病患,只是服务于教师与学生,尤其现在又放寒假。

    真是闲的能孵蛋了。

    程韵铃忽然又高兴地说道,“不过很快就忙起来了,繁春正在做一份计划书……”激动眉飞色舞的说了一遍,一副很骄傲的样子。

    “程阿姨,那是我娘提议的。”周光明立马说道。

    “哦!”程韵铃吃惊地看着她,随即盯着她的脸又道,“你这脑袋怎么长的,我怎么就想不起来。”

    “可能你没有经历过看病难吧!”花半枝嘴里泛起一丝苦涩道。

    “抱歉。”程韵铃想起他们的事情,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的。

    “你抱什么歉啊!”花半枝看着她道,“不说这个了。”视线看向周光明。

    程韵铃忙不迭的点点头,涉及光明的母亲,还是少提为妙!

    “这么说的话,咱们得去李师傅那儿要些猪皮。”程韵铃挑眉看着她说道。

    “猪皮都吃了,李师傅那里有给咱的吗?”周光明看着她们突然说道。

    “这点儿别担心,猪皮还是有的。”程韵铃微微低头看着他笑了笑道。

    “不能用别的代替吗?”周光明指着背篓里的兔毛道,“兔子皮可以吗?”

    “呵呵……”程韵铃闻言笑了起来,“原来光明是担心猪皮用作练习就不能吃了。”笑眯眯地又道,“小馋猫。”

    “猪皮好吃啊!尤其是猪皮冻。”周光明砸吧着嘴一脸回味的说道。

    “可是不行啊!我们用做练习必须用猪皮。”程韵铃很遗憾的告诉他道。

    “那就算了,你们练习重要,猪皮什么时候都能成吃。”周光明虽然嘴馋,可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娘的学习更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