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98章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干爹您怎么没有这么好看的衣服?”周光明扭过头来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孟繁春好奇地问道。

    林希言目光瞥了一眼孟繁春嘚瑟地拍了拍自己身上并不存在的灰。

    孟繁春在心里冷哼一声,德行,我要不是因为身上的伤疤超过标准,无法做飞行员,哪里轮得到你得意。

    这话就扎心了,花半枝开口解围道,“你干爹是医生,治病救人,不是飞行员,穿的是白大褂。”看样子两人的关系挺好的,可以这么互相挤兑对方。

    “嗯!”周光明点点头道,纯净的双眸里闪着狡黠的目光道,“G命只有分工不同,都是为了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

    “小机灵鬼儿。”孟繁春闻言一愣,随即笑着说道。

    “光明不错吗?这才来了多少天,政治觉悟就提高了。”林希言眼神温润地看着他夸赞道。

    “那是当然了,我可是深受熏……熏……”周光明眼神求救地看向了花半枝。

    “熏陶。”孟繁春看着他提醒道。

    “对熏陶。”周光明赶紧笑着说道,一抬眼车子就近在眼前,激动地说道,“车,车,怎么停在这里。”

    “是我停在这里的。”林希言看着他们说道。

    花半枝看着敞篷版的吉普车,可真是超豪华哟!

    孟繁春瞥了林希言一眼好奇地问道,“你们今儿不是有飞行训练。”

    “嗯!就是从机场回来的路上,闻见了烤兔子的香味儿,才去看看谁干的?”林希言平静地说道,声调没有明显的起伏。

    花半枝却心虚起来,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犯了。”

    “老林,人家都已经知道错了,还不依不饶了。”孟繁春黑眸中尽是不满地看着他说道。

    林希言琥珀色的双眸轻轻晃了晃,“我只是陈述事实,是你想偏了。”

    “好吧!好吧!”孟繁春抬眼看着他说道。

    “上车吧!顺路将你们捎回去。”林希言微微摇头道,说着到了车前,将车门打开。

    “呦呵!今儿怎么舍得让我们坐你的宝贝车子了,你可是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等闲人坐不得。你自己都不舍得开他。”孟繁春挑眉看着他说道。

    “今儿你沾了二位女同志和光明的光。”林希言不客气地说道。

    潜台词,没有他们,你别想上车。

    “那个……我们还是走回去好了,这里离学校挺近的。”花半枝不好意思地出声道。

    林希言闻言看向她笑了笑道,“我们说笑呢!上车吧!”

    “不是,我怕把你的车给弄脏了。”花半枝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灰扑扑的,手里还拿着烤兔子,万一蹭到车上可不太好洗。

    “这车我回去就洗了。”林希言言语温和地说道,你们弄脏了也没关系。

    “你就别跟老林客气了。”孟繁春打开副驾驶门,直接抱着周光明一起坐了上去。

    林希言见状摇摇头,体贴的为二位女士,打开后座车门道,“二位上车吧!”

    “娘,上车。”周光明激动且兴奋地说道。

    “谢谢。”花半枝看着林希言点头致谢道,话落上了车。

    程韵铃紧随其后上了车,将背篓放在了脚下夹着它。

    林希言砰的一声关上车门,绕过车头,走到了驾驶座,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侧身看着他们叮嘱道,“抓紧了,我要开车了,路有些颠簸。”看着不知所措的周光明指点道,“抓着车门就好了。”

    “哦!”周光明听话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车门。

    花半枝则趴在车门上,胳膊夹着车门,以这种难受的姿势坐着,没办法,手里拿着烤兔子,放在哪里都不干净,只好手里拿着了。

    花半枝抬眼看着林希言说道,“我好了。”

    “那我们走了。”林希言见状也只好这么说道,紧接着发动汽车。

    “喂!你都不问我抓好了吗?”被某人严重忽视的孟繁春开口道。

    “你又不是头一次坐车,还用我教吗?”林希言放下手刹,轻轻踩着油门,车子动了起来。

    车子一路缓行到达医院,“孟医生,兔子交给后厨好了,我现在去秦院长那里领罪。”花半枝略微遗憾地看着那些兔子和鱼,白忙活了半天一口兔子肉都没吃到。

    “好吧!”孟繁春拿着兔子笑着说道,“托你的福,这兔子不知道最后便宜谁了。”

    “反正不会是咱们。”程韵铃小声地嘀咕道。

    “我跟你一起去。”林希言从车上跳了下来道,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这个不用了吧!”花半枝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我作为目击者,需要陈述我看到的一切。”林希言目光深邃,看着她严肃地说道。

    “我陪你去好了。”程韵铃看着他们说道,“我的话更有说服力。”在校医院,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她与花半枝不对付。

    “哦!”花半枝多说无益,朝他们点点头,垂眸看着周光明道,“光明,跟着你干爹。我去去就来。”

    “不要,我要跟着娘。”周光明坚决地摇摇头,走到花半枝面前,拉着她的手不松,“我也可以为娘说话的,是我嘴馋的。”

    “你怕不怕?”花半枝直接蹲了下来,与周光明平视道,看着他灰扑扑的小手,都没来得及洗。

    “不怕!只要不赶咱们走,什么惩罚都能接受。”周光明双眸闪着坚定地目光道,“我可以求院长阿姨的。”

    “小傻瓜,刚才还说愿意受罚,怎么这会儿又求起来了。”花半枝眸光深沉严肃地看着他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咱们做错事受罚是应该的,求什么求。”

    “嗯!”周光明重重地点头道,“知道了娘。”

    “走,咱们进去。”花半枝拉着周光明拾阶而上,走进了医院。

    “我过去了。”程韵铃看着孟繁春道,“你就没有要嘱咐我的。”

    “你我还用嘱咐啊!”孟繁春摇头失笑道,“快进去吧!”

    程韵铃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多说两句会累着咋了。一跺脚,快步朝花半枝他们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