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97章 建议
    “您忘了,我娘做的弹弓。”周光明开心用手比划道,“咻……砰的一声,就射中了兔子了。”

    林希言和程韵铃一脸震惊同时看向花半枝,异口同声道,“你还有这身手。”

    “这算什么身手,弹弓嘛!乡下孩子谁不会玩儿。”花半枝不以为意地说道,“至于准头熟能生巧而已。”

    “花半枝用弹弓打麻雀,一打一个准儿。”孟繁春看着他们俩惊讶地样子,亦如当初震惊不已的自己。

    林希言闻言惊讶地瞥了一眼花半枝随口说道,“乡下孩子有那么多时间玩儿弹弓吗?”

    花半枝闻言垂下眼眸,眼底的锋芒一闪而逝。不管有心还是无意,真是一刻也不能放松。

    “没时间玩儿弹弓,这准头是花半枝劈柴练出来的。”孟繁春看着他笑了笑道,“她这劈柴功力一般人还真不会。”

    瞧!有人帮自己解释了,‘谎话’说多了,就成真的了。

    “劈柴?”林希言挑眉不解地看着他们道。

    “哦!是这样的,花半枝因为力气大,所以现在在校医院后厨干劈柴的活计。这劈柴也需要技巧的,准头不行的话,一斧头下去,木头就跑了。”孟繁春向他解释了一下。

    林希言诧异地看向花半枝,实在没想到她在医院干这个,视线又落在林希言身上,颇有些不赞同地说道,“你们医院没男人了吗?让女人劈柴。”

    “林希言你那是什么眼神?”孟繁春顿时炸毛道,“我们才没……”

    “林老师你误会了,劈柴是我自己要求的。”花半枝赶紧解释道,“我力气大,以前在乡下经常干,所以干这个的,不用费脑子。”

    “可你也不能仗着力气大一直干这个吧!”林希言真诚地建议道,“得有长远的规划,柴火迟早要被煤炭代替的。”

    花半枝闻言眸底闪过一抹惊讶,这算是作为老师的关心吧!可真够尽职尽责的。

    “谢谢林老师关心,我会很认真的学习认字,积极的争取进步。”花半枝抬头感激地看着他说道,琉璃似的双眸,像是映在溪水里的星星,神采奕奕。

    林希言闻言甚是欣慰,这种乐观积极向上的心态,让他尤其感到高兴,脸上不由自主的挂着笑容。

    “哦!老林说起这个,你未来想做什么啊?”孟繁春目光沉静地看着她问道。

    “身在医院做医生好了。”花半枝双眸闪闪光,仿佛燃烧着火焰,出使人不可抗拒魅力。

    “医生啊?”孟繁春和林希言突然拉长了声音道。

    “你们瞧不起人。”花半枝顿时拉下脸来道。

    不能打击人家的积极性,林希言闻言赶紧说道,“花半枝同志敢想敢干是很好的。”目光注视着她,仔细措辞道,“但也得实际一些,医生需要专业性的素养,不是一两天就学会的。救死扶伤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并提出建议道,“你可以先从护士学起。”

    “老林说的对。”孟繁春随声附和道,说到医学上面他少有的严肃起来,“事关人命马虎不得。”

    花半枝哭笑不得的看着教训自己的两人,“我又没说现在就要治病救人,看把你俩急的。我能不知道西医有专门的学堂的地方,就是中医也是从学徒工开始的。”

    林希言和孟繁春两人相视一笑,人家可比他们稳多了。

    “想学护理的话,我可以教你。”程韵铃自告奋勇地说道,今天的事情多亏她了,才让自己快的冷静下来,“倾囊相授。”

    花半枝看着她轻扯唇角,微微一笑道,“那我在这里先谢谢你了。”

    “花半枝要好好的学,她可是正经护士学校毕业的。业务能力非常的扎实。”孟繁春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孟繁春你说的她是谁啊?我怎么听不明白。”程韵铃噘着嘴不高兴地说道。

    “这还用明说吗?”孟繁春闻言抿了下唇说道。

    “当然得明说了,我没有姓名吗?”程韵铃快走两步穿过他,歪着头看着他说道。

    “程护士。”孟繁春抿了抿唇道。

    程韵铃闻言眼睛瞪的溜圆,指责道,“你故意气我的是不是,现在不是工作场合,不许你叫我程护士。”态度强硬道,“叫我铃铃。”

    “别闹!”孟繁春无奈地看着她道,“你小心脚下。”

    林希言见状眼底充满兴味地看着他们俩,这是有情况啊!

    花半枝杏眼圆睁有些不敢相信斯文儒雅的林希言,也这么八卦兮兮的。

    高高在上的他沾染了烟火气,非常的接地气,也更加的鲜活。

    花半枝握拳轻咳两声,提醒一下程韵铃克制一下行不!要打情骂俏也背着点儿人好不,这还有孩子呢?

    程韵铃经花半枝提醒,意识到不妥,囧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不好意思的放慢了脚步,靠近了花半枝小声地说道,“多谢。”

    “你呀!别太心急了。”花半枝压低声线劝了一句。

    “嗯!”程韵铃兴奋地点点头道。

    “既然想学护理,那么要早早的从劈柴中解放出来。”林希言眸光认真地看着她,诚挚地建议道。

    “那也要过了取暖季,还有扫盲班也得合格才行。做人得有始有终。”花半枝水晶般的双眸里闪动着热情的光芒。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治病救人乃积功德之事。也不算埋没了她身上这门本事,福利待遇也好,又养活得了自己与光明,工作说出去也体面,又不给光明丢面子。

    照着自己的步伐,坚定的走下去,这一世只求平平安安就好。

    林希言他们闻言点点头,认同花半枝的说法。

    “林老师的衣服真好看。”周光明转过脸看着林希言头上的帽子道,“那帽子好特别。”水灵灵的眼睛,忽闪忽闪,新奇的看着一身飞行服的林希言。

    “那是飞行头盔。”孟繁春笑了笑道,为周光明说明一下飞行服的标准配备,飞行靴,飞行手套,飞行围巾,飞行装具等等。

    花半枝这才注意到林希言一身飞行装,熨的笔挺,穿的板板整整的。

    飞行装只有上飞机才会穿的。

    别说穿上飞行服的林希言真帅气,现在的飞行服主要是根据苏军飞行服仿制的。

    这服装好看自是不用说,质地也好,黑色布面皮飞行服,并配绒衣裤和飞行围巾。

    走在人群中绝对的亮眼,回头率杠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