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83章 漂亮(四更)
    周天阔在心里嘀咕:穷的饭都吃不饱,谁还有心情喝酒。再说了你才见过几个人。老子这么多年也只碰到一个,差点儿给吓的魂飞魄散。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给老子死死的记住了,林老师对酒精过敏,别让他接触酒。”周天阔不止是说给厉长顺,也是说给他们几个人听。

    “知道了。”他们忙不迭地点头应道。

    “俺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厉长顺声音沙哑,鼻音浓重地说道。

    周天阔看着还自责不已的他,猛地拉下脸,看着他吼道,“回去给老子跑五公里,写份五千字的深刻的检查。”

    想成为一个合格的飞行员,身体素质必须过关,没有一个好的体能怎么能承受得了长途飞行,所以体能训练必不可少。

    “是!俺一定深刻的反省。”厉长顺停下脚步立定站好,大声地说道。

    这嗓门亮的让周天阔的耳朵嗡嗡的,“走,走赶紧回去。”带着他们疾步朝学校走去。

    &*&

    前院的吵杂的动静,自然也传到了柴院,周光明按捺不住,眼睛时不时地瞟向前院。

    坐在木墩儿上的他,悄悄地搬着小木墩轻手轻脚地向外挪。

    花半枝停下来,手中拎着斧头目光转向他,他立马一屁股坐下来,规规矩矩的乖巧的很。

    花半枝笑了笑,那拖行的痕迹清清楚楚的,真是个小傻瓜!

    花半枝目光柔和地看着他说道,“想看就去看看呗!不过不许打扰叔叔、阿姨看病。也不许因为好奇心而乱摸东西。小手脏!知道吗?”

    “知道了,娘!”周光明重重地点头道,脸上扬起天真可爱地笑容道,“我去看看,回来跟娘说说。”

    “小机灵鬼儿,去吧!”花半枝看着他眼中满是宠溺地笑意道。

    周光明从小木墩上站起来,穿的厚厚的像个小鸭子似的,摇摇摆摆地朝外跑去。

    周光明到了前院,周天阔带着人已经走了,所以变得空空荡荡的了,这下子没有热闹可看了。

    站在院子中央,周光明不舍的离开,大而黑亮的双眸,环顾四周,眼波闪闪溜溜的,灵动可爱。

    正当周光明是走还是留犹豫不决地时候,突然传来了孟繁春那熟悉的声音,“哎哟!俺勒个老娘,你那如花似玉的脸蛋儿现在就跟那白面馒头点满红点儿似的。”笑容大大地道,“真好看!”

    “孟繁春!”林希言眼神深邃不见底,低沉的声音带着威胁道。

    周光明闻言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抬脚上了两个台阶,挑开帘子小脑瓜探了进去,一眼看见孟繁春道,“干爹!”

    孟繁春闻言回头看着他道,“哎!”一脸笑容地朝他招招手道,“过来。”

    周光明满脸笑容地朝他走了过去,“干爹。”目光又看见了林希言眨眨眼满脸困惑地叫道,“林老师!”

    “光明!”林希言看着他温暖地笑了笑道,“你娘知道你来吗?”

    “知道。”周光明走过去站在床边乖巧的点点头道,明亮的双眸盈满了担心,“林老师您怎么了?这是出疹子了,怎么大人也出吗?”

    “哈哈……”孟繁春闻言不厚道的又笑了起来,“出疹子……呵呵……”

    林希言满脸无奈且无语地看着他,真有那么好笑吗?

    “干爹,你笑什么?”周光明不解地看着笑弯腰的孟繁春道。

    “没什么?”孟繁春在干儿子面前,当然不能说自己笑话林希言,握拳轻咳两声道,“光明还知道疹子啊!”

    “我小时候得过。”周光明明媚的大眼睛看着孟繁春道,“干爹就不要笑林老师了,生病很难受的。”

    “呵呵……”林希言闻言眉峰轻挑笑了起来,盈满笑意地眼神看着孟繁春:该!

    孟繁春心里那个郁闷啊!被干儿子给教训了,真是‘敢怒不敢言’!只好怒瞪着林希言出气。

    林希言忽然心情大好,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

    周光明纯真的目光又落在林希言的身上,像哄小孩儿似的说道,“林老师痒也不要抓哦!抓破了,脸上落下坑就不漂亮了。”

    “噗……”孟繁春感觉突然间阳光灿烂,真是风水轮流转,“哈哈……”

    林希言最讨厌别人说他漂亮,又不是女人,曾经为了那张脸想晒黑些,提升一下男子汉的气概,结果根本没有时间,辗转在飞机与课堂之上,就是晒黑了,也捂白了。

    “干爹笑什么?我说的都是真的。”周光明疑惑地看着笑的莫名其妙的他道。

    “我知道,光明说的很好。”孟繁春绷住嘴角的笑意说道,眼中的笑意怎么都遮不住。

    周光明忽灵灵的大眼睛又看向林希言,此时的他脸黑黑,看起来很不高兴,他自认体贴地说道,“林老师我说的是真的,过两天疹子下去了,您就又变漂亮了。”

    林希言闻言满脸的黑线,其实以他现在这个年纪,真的不介意人家说他漂亮,爹妈生就的这样。

    难不成非得丑了吧唧才好?没这道理,爱美之人皆有之。他生气的是,眼前这个笑得跟个傻子似的男人。

    “哈哈……”孟繁春笑得肚子都疼了,弯着腰捂着肚子,“哎呀!不行了。”

    “我说错话吗?”周光明害怕地看着他们两人道,“齐阿姨也说林老师好看啊!像是戏文高中状元的秀才。”

    孟繁春闻言又笑的合不拢嘴,“呵呵……你是逃不了白面书生的称号了。”

    林希言温润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孟繁春,直看的孟繁春合上了嘴,不再笑了。

    孟繁春摸摸鼻子,明明眼神平和,他却总感觉杀气腾腾的,脖子还凉飕飕的。

    林希言见孟繁春老实了,视线转向了周光明温柔地说道,“没有,没有光明说的对。林老师一定记着光明的嘱托。”

    “林老师,我不骗你的。”周光明摸摸自己的小脸蛋儿道,“你看上面没有坑,这都是娘日夜守着我的缘故。”

    “是吗?”林希言温柔地看着他笑道,“光明有一个好母亲。”

    “我娘对我很好,我现在的娘对我也好。”周光明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