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81章 一团糟(二更)
    “你用这样暴躁的情绪对待病人,能让人放心吗?”孟繁春少有的口吻严厉地说道。

    “我……”程韵铃急切地辩解道,“我还不是因为……”

    “我会告诉箫护士长,将你调离现在的工作岗位。”孟繁春面不改色地看着她直接打断她的话。

    “你……”程韵铃气得浑身颤抖,双手重重的拍着桌子。

    孟繁春垂下双眸,遮住眼底的懊恼,佯装很忙的样子,翻开病例。

    好像事与愿违了,本来孟繁春认干亲的想法就是让她别在胡思乱想,可她不理智的态度,让他也跟着头脑发热。

    本不想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跟这丫头说话的,可是怎么能将私人感情带入公事中呢!

    事关人命,忍不住教训起她来,看着她红着的眼眶,眼泪打着转,疼的他心脏揪揪到一起。

    他强迫自己硬起心肠,为了今后的工作也得磨磨她着暴躁的性子。

    “程护士我要看诊了,麻烦请你离开。”孟繁春做好了心里建设,才抬眼看着她,面容冷峻看着她毫不客气地说道。

    “你……”程韵铃气的浑身发抖,抖着嘴唇看着他道,“你是个大笨……”

    “老孟我听说你认那小子为干儿子了。”周天阔挑开帘子就闯了进来,大步走到办公桌居高临下看着他质问道,“是不是真的。”

    孟繁春这么大张旗鼓的认干亲,消息自然传的非常的快。

    人家纷纷来恭喜周天阔,给儿子找了个好干爹。

    周天阔一脸懵逼,问明情况,趁着还没上课,就急匆匆地跑来质问了。

    “是真的,光明给我磕头敬茶,你儿子在医院医生护士的见证下,叫我干爹。”孟繁春身在稍稍后倾抬眼看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挑眉看着他道,“有问题吗?”

    周天阔被他平静地目光给看的毛毛的,吞咽了下口水,“老兄你有……为什么这么做?”

    “我喜欢光明这孩子。”孟繁春面色平静地看着他说道,“就这么简单。你这么火急火燎地干什么?你不疼孩子,还不许我们这些当叔叔心疼孩子啊!什么逻辑?”越说火越大道,“你说说光明来了这么多天你有来看孩子一眼吗?”

    “咋地,一个两个都这样!那孩子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药了。”周天阔惊讶地看着他道,“这么短的日子就俘获你们的心了。”

    “因为我们是人!”孟繁春目光直视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周天阔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道。

    “你想什么意思,就什么意思?”孟繁春看着他冷哼一声不客气地说道。

    “你这是拐着弯的骂我禽兽不如啊!”周天阔指着自己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孟繁春狡猾地说道,眼底看着他尽是不满。

    “既然他叫你干爹,你要好好的对他。”周天阔放在书桌上的双手捏成了拳头,看着他拜托道。

    算你还有人性,孟繁春白了他一眼道,“光明叫我干爹,我可不会白担这个名头。”

    “话说,老兄你认光明,不会是为了孩子他娘吧!”周天阔上下审视着他突然说道。

    孟繁春一脸惊愕地看着他道,“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喜欢的是光明这孩子,跟花半枝同志有什么关系?”随后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说道,“你不会以为我对她有什么吧?”又好笑地摇头道,“怎么可能,我又不喜欢她。”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道,“这话可不许乱说,毁人家女同志的清誉。”

    “那就好,你要真跟她有什么?我得膈应死。”周天阔看着他闷闷不乐地说道。

    “你这话就不对了,你膈应什么?啊!合着人家最好消失在你的生活中。”孟繁春嫌弃地挥挥手道,“快走,快走,不想看见你。”

    “不打扰你看病了。”周天阔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情愉悦地踏着轻松的步伐转身离开。

    “嗬……”孟繁春一抬眼看着坐在长椅上一脸春风拂面的程韵铃给吓了一跳,“你怎么还没走。”

    “我现在就走。”程韵铃一脸花痴地看着他站起来道,她亲口听见他不喜欢花半枝,如吃蜜一样,甜到心里;如喝酒一样,微醺,整个人飘飘然的,飘出了孟繁春的办公室。

    孟繁春重重地叹口气,他好像越弄越乱,这与他的本意南辕北辙,这丫头眼睛怎么老是盯着花半枝同志啊!

    好像把花半枝同志给择出去,看样子又把自己给搭进去。

    算了,只要她不在找别人的麻烦就好。

    至于自己真是刚才还训那丫头脾气不好,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越来越控制不住的心了。

    我该拿你怎么办?气的恨不得将周天阔给抓回来胖揍一顿,都怪他!

    这是迁怒,赤果果的迁怒!

    孟繁春深吸几口气,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程韵铃对自己的感情,只要眼不瞎都看得出来,但是抱歉他给不了她想要的那种男女之情。

    正因为喜欢她,没错他也喜欢她,但是为了她好,他不能!

    孟繁春看着灰扑扑的门帘,发起了呆。

    直到有人来看诊,孟繁春才收回心神,认真工作起来,告诫自己私人情绪不能带到工作中来。

    &*&

    “秦院长,秦院长,救命啊!”周天阔背着林希言脚步匆匆地边跑边喊道,身后还呼啦跟着一群学生。

    秦凯瑟闻言挑开帘子立马走了出来,“怎么了?”

    “秦院长您快看看老林,他快喘不上气了。”周天阔忧心忡忡地说道。

    “医生、医生,您一定要救救林老师。”其中一名学员火急火燎地说道,“俺给你跪下了。求你了。”

    “砰砰砰……”头重重的磕在青石板上。

    周天阔被他给扰的心烦意乱的,一脸的凶神恶煞,粗狂的声音震耳欲聋,厉声道,“你给老子站起来。”

    话说出根本就不管用他依然故我的磕头,气得周天阔黑着脸大吼一声道,“你们把厉长顺给老子拉起来。”

    其他学生闻言慌手慌脚的将厉长顺给拉着站起来。